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28章 神主枭雄
    当那海量的信息流,冲击而至,张信不禁微微蹙眉。

    即便以他现在,第八层的战境造诣,在瞬间接收了这三千多g的资料之后,还是有了脑袋快要爆炸的感觉。

    而等他适应之后,对这些信息的梳理与分析,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张信又在原地驻足了大约十分钟之后,才又睁开了眼。

    “有意思!这狄拉克龙,居然也是这些战神兽的一员——”

    这应是摇光基地最早制造出的战神兽,所以形状不伦不类,可战力却是强大无比,凌驾于此间众多战神兽之上。

    这头狄拉克龙也被首先利用于战场,可却在一次意外之后,脱离了神教与万魔会的控制。

    如此说来,当日北海之上,狄拉克龙对观澜神使不依不饶,其实是有缘故的。并非是全因自己的设计,使观澜‘惹’到这狄拉克龙。

    还有那尊盘古巨人,这东西也同样是战神兽的一员,而非是由鸿钧创制。

    不过真正的‘盘古’,此时正被封印在另一个n7号核心区,不在此间。那应是所有战神兽中,除了狄拉克龙之外,最强大的一只。

    开天道所谓的十二‘巫神’,应该只是从‘盘古’的身上,截取了部分基因片段。

    而自己见到的那尊巨人,也只是阉割版本。

    ——与那些真正的战神兽不同的是,后者只是神教与万魔会,尝试对战神兽完全控制的产物。

    张信微一转念,就继续询问身边,那位活着的‘上古史料’:“晨光,你对这些战神兽的始末,还知道多少?”

    “略略知道一些,这涉及到神教内部的争斗。”

    张晨光微一颔首道:“之前与主人说过,是量子神主战败之后,量子神教分裂。一部分去了现在所谓的太一大陆,以复苏量子神主为第一要旨。另一部分,则对现在的量子神主产生怀疑,之后制定战神兽计划,准备以量子神教携带至这颗星河的基因库为基础,结合各种新发现的变异基因,以及四维世界那些虚空异种的血肉,创造出了这些强大的战神兽。”

    张信听到此处,仍不动声色。这是他通过叶若转译的那些试验资料,就已经了解的事情。

    那些将量子神教引诱过来的四维生物,在进入三维的第一时间,就也陷入了奔溃状态。可最后仍有部分躯体残留了下来,适应了三维的环境。

    而战神兽之所以强大,正是因这些虚空异种们,残留下来的血肉。

    “可战神兽计划,在施行短短一百六十年后,就有神教的主祭发现,他们灾难的源头,那些源自于四维世界的虚空异种,竟有一小部分,不知何时从它们的监牢中逃脱,陆续篡夺了教中高层的身份,潜伏于神教内部。而所谓的‘战神兽’计划,只是它们重获强大肉身的途径之一。”

    张晨光目光闪动着:“不过这个计划,同样失败了。那位量子神主,早就察觉到了神教中的异常。所谓的‘沉睡’,只是示敌以弱,引蛇出洞而已。这些战神兽,早就被他动过了手脚,不但早早觉醒了自我意识,更会本能的猎杀对他们的生命,有着极大威胁的虚空异种。”

    张信的眼中,顿时显出了释然之色,结合叶若破译的这些资料,他已经将前因后果,了解得七七八八。

    结果这些虚空异种的计划,非但功败垂成,反而为自家,制造出了诸多强敌么?

    不得不说,这位很可能就是李玉成本人,‘量子神主’,确是一位枭雄——

    “看来神威真君,已经有所得了?”

    云罗真人再次出言,将张信的思绪,拉回到了眼前:“还请真君告知缘由,为我二人解惑。”

    “只是了解了一些大概,并未得全豹。”

    张信没把话说满,随后就微一弹指,将两枚玉简打向了云罗与命焚天二人。他是嫌言语解释起来太花时间,所以直接以意念,将前因后果印在这些玉简之内,

    “这是我了解到的部分真相,至于你二人信与否,与本座无关。”

    云罗真人先是神色青白变换着,为张信印在玉简内的信息而震惊失神,许久之后,这位才醒过了神,当即就笑了笑:“神威真君的信誉,老夫自然是信得过的。”

    他语中全不顾之前还曾亲口置疑过张信的事实,反正眼下,张信无论说什么,他与命焚天都只能姑且信之,无力去证实的。

    而他随后,就又把目光转向了那些培养槽后的战神兽:“这么说来,这些所谓的战神兽,也是这些虚空异种的大敌?”

    按照张信提供的信息,那神尊也好,鸿钧道主也罢,都很可能是存活至今的虚空异种。

    如此说来,这两家实力,在最后都未将这些战神兽唤醒,倒也说的过去,那将是自掘坟墓——

    也难怪这神教与开天道,不愿放弃此地。这座摇光要塞的重要性,超人意料。

    “按照本座获得的信息所示确是如此。”

    张信微一颔首,随后就微含讽刺的笑了起来:“不过本座奉劝二位,最好不要打这些战神兽的主意,否则后果莫测。”

    “这不用阁下提醒!”

    命焚天此时的神色,亦是惊疑不定。张信在玉简内阐述的所谓‘真相’,太过耸人惊闻,也让人匪夷所思。

    可如再仔细深思,就会发现这位所说的,与他自己所了解到的一鳞半爪,确可互相印证,并非是凭空捏造。

    思及此处,以命焚天的城府与战境造诣,也不由浑身毫毛竖起,生出了毛骨悚然之感:“在确证它们无害之前,谁会蠢到将这些战力可比肩你我的存在,贸然放出?”

    ——那很可能将是一场灾难,无论是对天下间的诸多灵师宗派,还是他们这些邪修,都是如此。

    整整二十四头最顶级的神域,甚至实力很可能还凌驾于他们之上,却又不知是友是敌的东西,最好的处置方法,自然是让他们永远沉睡下去。

    “非吾族类,其心必异!”

    云罗真人亦微一颔首,眼神凝然:“这些战神兽,既已融入了虚空异种的血肉,与我等就非同一族类。”

    严格说来,它们与现今的诸多邪兽灵兽,也有着本质的区别。

    “二位能有此念,那是最好不过。”

    张信也不再多说什么,他知这二人,都非是不知轻重之人:“可你我可以保持理智,其他人却是未必。”

    闻得此言,云罗与命焚天二人,都再次神色微动,若有所思。俱知张信说这句话的目的,是为联手罪恶天城与大罗玄宗二家,封锁这摇光要塞。

    只是此刻,他二人的心境,却已与先前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