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23章 形势逆转
    随着张信饱含杀意的哂笑声,近百余团爆裂的雷球,蓦然在这方虚空中炸裂开来,封锁着这生活区内外,每一条通道。

    更有一尊巨大的风神现身,将狂风搅动,形成巨大的螺旋。庞大的吸力,在前方形成了一片真空,也拉扯着那些逃亡中的虫豸,使之倒卷而回。

    “张信!”

    那玄池蛊母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怒吼,更带着丝丝的惊恐之意。

    幸在此时一股庞大的灵压袭来,不但将那风神撕碎,也将那狂风龙卷强行轰散。

    “织命师——”

    张信终于现出了身影,眼神冷漠扫了那织命师一眼。

    后者这次的出手,远不止是灵压。此时他的意念之内,幻觉丛生,几乎无法准确的辨别事物。

    而远处的命焚天,则是显现出了凝然之色。他的‘紫罗天刀’,竟无法在织命师分力他顾之后,把握住此女的死亡之因。

    这情形在他看来,简直不可思议。哪怕是真正的神域,也没可能完全避开他的‘紫罗天刀’。

    “织命师么?有意思的强者!”

    随着命焚天的唇角冷挑,他的袖中就有一道紫电的‘闪电’飞逝而出,目标却非是织命师,而是距离不远的玄星神使。

    后者面色惨变,身形连续变化,不断的闪动,试图避让。然而那刀,却无视了所有的物理规则,洞穿了时序虚空,刀发之后,直指元神。

    那织命师也只能微微一叹,放弃了对张信的干涉,掀动起了磅礴的灵压,直往那道紫电方向压迫而去。

    此时如有人能透穿那层遮蔽了一切视线的斗篷,会发现她那白玉般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而那口紫玉飞刀的速度,也在不断的下降,尽管下降的幅度极其微小,却也给玄星神使,争取到了一线之机,

    而在这几位的上空,云罗真人亦已动手。这位也不用其他的手段,直接以力压人,瞬时无数的剑气,在他身侧生成,数量成千上万,一道道弹射而出。近乎是化光而行,犀利霸道到了极点,比之雷电九型的电磁炮,还要更快十倍,更强百倍!

    便是同为神域的闾丘雷严与向祁翊二人,也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前者还能化身雷电,与云罗真人周旋,后者却只能化身庞大的水巨人,避开那光一般的剑气斩击。

    就连下方的盘古巨人,也同样是云罗的打击对象。那巍峨的身躯,一瞬间就被这些光剑,轰击到近乎千疮百孔。

    张信并没仔细去看这几位的交手,他的注意力,依旧还在玄池蛊母身上。

    织命师尽管只牵制了他不到一个刹那时间,可那玄池蛊母,却已趁势逃离。庞大的虫群,再次化成数十余股,再次钻入到那各处通道内。

    可就在片刻之后,这位就发现这些通道,并非安全的逃生之途。在她的前方深处,正有无数的战争机械,往生活区的方向推进过来。这些机械造化,虽是五花八门,比如有着六对轮子的战车,仿佛人形的傀儡,圆形仿佛碗碟的飞行器等等,可它们携带的武器,却足够致命。无数的光束,形成了一面密不透风的网络,将前方的空域牢牢的封锁,不给她任何的可趁之机。

    玄池蛊母唯一能做的就是将那些携带她精血与部分元神的蛊虫,再散入到通风口与各种管道,以博取逃生之机。

    而玄池的本体,则再次在张信的眼前显现,一身上下青筋暴起,肌体膨胀。

    “给我死!”

    当二人第三次以体术交手,玄池蛊母的躯体,几乎是瞬间溃散。一身血肉,被张信轰灭大半,化为齑尘。

    不过后者,也被这巨大的力量冲击,身影被挫退了数十丈之遥。

    那虚空中,也响起了玄池蛊母那难听刺耳的大笑声。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我?做梦!今天的这笔账,我玄池迟早会与你,与你们日月玄宗算清楚!”

    “是么?”

    张信的眼中,闪现出了一丝冷意:“有时候,还是不要太自信了。”

    就在这刻,这四周蓦然爆发数百上千道的天元之力,将玄池蛊母释放出去的那些蛊虫,或吸扯或斩杀,瞬间覆灭了九成。

    而剩余的部分,则随着一团团的黑光显现,在张信的身前不断的集中,

    就是这不到四百只的虫豸,寄托着玄池蛊母所有残余的神念。而此时这位散出的意识,却是满含着恐慌,绝望与不解。

    “不能理解,不能置信是么?我一个人的天元之力,又有盘古与天元神女的牵制,没可能做到?”

    张信的唇角,全是讽刺的哂笑:“可如果是两个人合力,那情形又不尽相同。”

    随着他这一句,神圣战傀的庞大身躯,已经出现在张信的面前。就在后者前方三百丈处,一步步的从那甬道之内行出。而尽管这东西的行走姿势,还是别扭到极点,却已颇为流畅。

    这一刻,玄池蛊母的意念反应,却更为强烈。除了深沉的绝望之外,还有着更多的疑问。

    可就在这刻,一团浩大的雷电,也自张信手心爆发,将玄池蛊母的最后一点残余,也全数炸为粉尘。

    张信并未放松,依然是全力施展着雷感术,将周围数十里都覆盖在内,直到他确认了玄池蛊母,再没有任何一点生命遗留,顿时心神微松,长舒了一口气。

    玄池蛊母这人在他面前,固然是横不起来,被他死死的克制。可这位一旦把目标转向了日月玄宗的门人弟子,她的诸般手段,却会使人防不胜防。不知会有多少弟子,要遭其毒手。

    所以张信对其他人都不甚在乎,唯独这玄池蛊母,今日他是定要拿下不可!

    等到诛灭了此獠,张信再闪身回至生活区的时候,这里的情势已经大变。玄星已进入重伤状态,而那盘古巨人,则将目标转向云罗。

    可当这位真人不再保留实力,那光遁之法,却使得那盘古,完全无所适从。

    后者的天元之力,尽管也能吸扯光线,可这位的战境层次,实在让人不忍目睹。尽管也高达十五,却几乎都是伪战境堆彻。真实的效果,比之张信的十二层战境,都要差了一截。那看似为神域的战力,已经显露原型。

    而此时的玄星神使,已是重伤逃离。织命师与命焚天二人遥空对峙,前者的肩侧,已经插上了一把小刀,却再非紫玉颜色,而是不断的吸收着织命师的血液,使得这刀,已转成了赤红颜色。

    “看来这天时大势,果然都不在你方。”

    命焚天扫了一眼周围之后,就笑了起来:“这转眼之间,就已形势逆转。神威真君,当真是好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