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24章 达成目标
    “命道友过誉了。”

    张信并没有什么得色,而此时他的目光,已经转向了织命师。

    要说此间围杀他的众人中,最让他忌惮的,除了玄池蛊母之外,就是织命师了。

    后者对于日月玄宗的底层弟子,同样有着莫大的威胁。尤其今日,织命师展现出的能力,较之神域都不差多少,隐隐有抗衡命焚天之能。

    而此时的神圣战傀,也已出现在织命师的后侧。

    不过他却不急于动手,只冷讽的笑着:“今次其实颇为侥幸,若没有这位的配合,本座哪里有能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织命师并未动容,哪怕是被包括张信在内的三位神域包围,也是定立如故,气机平稳。

    可不远处的句龙后土,面色却是更显青白。她虽明知张信之言,有挑拨离间之嫌,可她的眼眸深处,依然透出了几分怒意。

    她也看出这位织命师,之前隐藏了不少实力修为。而如若此人,能够在之前全力出手。玄池蛊母不会这么快,就遭遇陨落之劫。

    他们的形势,也不会恶化得如此迅速,被张信三人堵在这生活区内,已是无处可逃。

    眼下已不是在他们围杀张信,而是反过来,他们这些人变成了砧板上的肉,任其宰割了。

    还有那尊神圣战傀,又是怎么回事?为何又会被张信侵夺?

    也就在这刻,她的背后忽然一口明晃晃的长剑刺入,随后透胸而出。

    “看来主人说的话,让你分心了——”

    一句毫无起伏波动的声音,在句龙后土的身后响起:“人类总易被眼前的假象迷惑,而看不清近在眼前的危险。你明明不是人类,为何也与他们一般?难道不知道,主人他最想杀的,其实是你么?”

    句龙后土口中一口鲜血吐出,眼神惊愕,不敢置信的,朝着张信的方向看了过去。

    后者却面色冷漠,就如带上了一副面具。

    张晨光的这一剑,是为广林山死去了数十万冤魂。

    而此时那万俟天藏,更是双眼血红,俯冲而至。不等句龙后土从张晨光的剑上挣脱,就又是一剑,将此女的人头斩下。

    也在同一时刻,张信与那神圣战傀,亦默契之极的动手。一片宏大的黑幕,瞬时在一人一机之间伸展蔓延,千分之一个刹那之间,就将他们眼前这片虚空,折叠成了无数片。

    命焚天亦是目中微光一闪,手中的紫玉魔刀再次出手。一道紫光,蓦然朝着那织命师的方向飞逝而去。

    后者则是灵念爆发,竟在这刻,凝聚出了一片巨大的引力场,死死抗拒着这突兀而至的时空折叠。

    而同一时间,一尊巨大的手掌,也从虚空之中强行穿入进来,死死的按住这口‘紫罗天刀’。

    那就好似这片空间的‘玻璃幕墙’被人打破,有人将手从玻璃墙外探入。

    可在场无论是张信,还是命焚天,二人都毫无半点意外之色,

    那位神尊已至附近不远,是他们早就明了的事情。命焚天之所以与织命师对峙,也并非是因后者,而是那近在咫尺,随时都将插手战局的神尊。

    三大神域合围而不轻易动手,也同样是为这位神教之主。

    此时的命焚天,更是唇溢冷笑。第二道紫罗天刀,也自他袖内发出。

    这一刀他蓄势已久,用力更在前一刀之上,同样穿透了时序虚空,直击那神尊的本源所在。

    而那只巨大的手臂也在随后一阵微颤,再无法牢固的锁住那道紫影,使这口紫玉魔刀强行挣脱,继续向织命师的方向穿梭而去。

    后者也随后发出了一声闷哼,胸口处赫然已被这道紫影洞穿。

    可在此之前,张信就已领会到此人发出的心灵风暴,那就好似被重锤轰击般的感觉,让他的意念一阵晕眩,所有正在准备的术法,都完全溃散。

    而那尊神圣战傀内的六位神子神女,更是第一时间,就陷入到昏迷状态。

    这对神圣战傀并无影响,张晨光本就是通过那枚九号试作型神权天使的核心,在操纵这尊战傀。这六名神子神女,已论为神圣战傀的法力来源之一,是否清醒都,无关紧要。

    不过这心灵风暴,却还是干涉到了张晨光,对这尊战傀的远距操纵。人机之间的意念联系,近乎断绝,也使得这尊神圣战傀的动作,出现霎那的迟滞。

    张信也是在足足三个弹指之后,才勉强恢复过来,随后就毫不犹豫的出手,立时数道黑色的细线,向前方延展。

    只是张信此举,已没法阻止织命师,后者早已在两个弹指之前,就捏碎了手中的乾坤神符。而张信所能做的,只是继续以那些由天元之力凝聚成的黑色细线,跟踪干扰。随后一记风元破,直接轰入到那黑幕之内,使得藏身于内的织命师,筋骨碎折,血肉糜烂!

    可这一击之后,张信的脸上,却并无多少欢喜之情,反而现出了丝丝悔意。心知自己,到底还是功亏一篑,被这织命师逃脱罗网。

    早知如此,就该不惜一切代价,将太浩钟强行炼化的。有了这件神宝之助,今日的结局或有不同。

    而就在张信遗憾之际,天空中蓦然一道凄白的剑光垂落,将那盘古巨人干脆利落的剖为两段。又有无数道刃光,连续的闪耀,将这尊巨人的血肉,继续分解,消磨,最后诛灭一切生机。

    云罗真人的身影,也随后落在了张信的身前,微微一叹:“可惜了,力不能及,被太一神宗两位道友逃脱。”

    ——就在这位挥剑将‘盘古’一分为二之前,那雷焱天君闾丘雷严与太一音仙向祁翊,都已从此间逃遁。便是那暗月魔主宣无量,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位擅暗影遁法,本就是此间所有人中,逃脱能力最高的一位。

    而张信闻言,则是冷笑。什么叫‘力不能及’?是故意放水吧?

    有叶若指挥的机械大军配合,他不信云罗真人的实力,拦不住这两位。无非就是对日月玄宗与他,都有着强烈的忌惮之心,不愿全力出手,为日月玄宗剪除强敌而已。

    不过考虑到这位,自始至终都坚定的站在他这一边,毫无动摇,且他现在最大的目的,已经达成,张信倒也没怎么生恼。

    “我这边才是可惜!”

    命焚天背负着手,面含遗憾的看着某个方位:“这就是神尊?他是你云罗之外,第二个中我全力一刀,却仅伤而不死者。”

    说到这里,他又似笑非笑的看着张信:“那织命师被我重创之后,居然还有如此能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