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22章 权限注销
    “权限注销?这怎么可能?”

    就在句龙后土茫然失神,呢喃自语之际。远处已经有一道身影,闪现到了她的身前。

    那正是万俟天藏,此时一出手就是数十道浩大雷光,朝着句龙后土轰击而下。同时一口剑器从他袖中吐出,在顷刻间编织出了漫天剑潮,澎湃着碾压而至。

    而此时万俟天藏的眼眸,也是赤红颜色,杀机鼎沸。

    句龙后土也不得不把注意力,从张信那边抽回,转而注目着眼前,那神色已近乎疯狂的男子。

    她一声轻哼,大袖一拂,周围瞬时雷龙咆哮,与那雷光对轰交击。又抬起了一只玉臂,屈指连弹,竟是轻描淡写的将那所有斩来的剑影剑气,都全数化解,甚至是弹回。

    明明是吹弹可破的肌肤,却偏能硬撼这高达十五级的剑锋,而毫发未损。

    不过万俟天藏的身影,也紧随而至。这位明明不擅于体术,可却毫不惧近身搏杀,甚至主动来到了句龙后土的身前。二人间瞬时火焰大炽,化作四道气势恢弘的焰刀,将句龙后土的身影,尽皆淹没。

    可后者周身却缠绕起了无数的砂石,仿佛是一口巨钟般,将句龙后土的身影牢牢遮蔽住,把所有的火焰,都隔绝在外。

    而她的手臂,此时更是探出了一对细长凄冷的骨刀,挥斩之际,赫然挥带起了数百丈的刀芒。

    不过这并未能将万俟天藏的身影斩碎,后者的身后,忽然现出了一尊二丈金人,拳锋怒击,与那骨刀对撼,竟完全不落下风!甚至还胜出了一筹,将句龙后土的整个人,深深砸入到了前方的钢壁之内。

    “雷电三型——”

    句龙后土的眼神凝重,认出这是依照张信提交给篆星楼的图纸构造,据说一共有六个型号。可她听说宗门之内,哪怕已将金系法门修至登峰造极的那几位天域,也仅仅只修成了三型而已。这万俟天藏,却能与之并驾齐驱,

    而她随后,又看向了这尊雷电三型的头顶,那里赫然有一面青色的铜镜,悬浮其上。

    只凭这雷电三型,自然是没可能与她这个伪神抗衡,可如果是加上这件神宝之后,自又是不同的结果。

    故而当他万俟天藏,再次追袭而至的时候,句龙后土并没有硬接。而是身化雷电,一个闪烁,就来到了三百丈外。

    她在日月玄宗潜伏数十年,并非是全无所获,这门‘瞬影雷身’之法,也已修到了极高境界。

    “万俟师兄,竟如此不念旧情?”

    眼见那万俟天藏,依旧锲而不舍,纠缠不休,句龙后土不禁又一声轻叹:“需知小妹,只说了替代林见月的身份,可没说过你的那位青梅竹马,已经不在人世。”

    万俟天藏闻得此言,果然是微一愣神。可句龙后土,也来不及趁机施为,只因远处的战局,又有了剧变。

    那八尊兽天使,在将玄冥后土轰灭之后,就已把目标转向了宣无量,一道道炽白光束,一道道神力锁链,使得这位暗月魔主疲于应付。而那太上神卫与雷电九型,则是相互配合,轰出的各种激光炮,电磁炮,将那盘古巨人死死的压制在了一角,完全无法脱身。

    而张信本人,则是将周围一切都置之不理,只锁定了玄池蛊母一人,狂攻猛打,竟在这片刻之内,将后者逼至绝境。

    他并不现出真身,依旧是以风神无极之术游走四方,可却操纵雷霆闪电,风刀核爆,月沉星殇,不断的往玄池蛊母劈斩,而此时后者的身躯,早已是被那些风刃与核爆,轰到千疮百孔,周围的蛊虫,则是一片片的跌落。在那地面,蒙上了一层厚实的‘地毯’。

    这位玄池蛊母,虽以蛊术与体术闻名天下,可其实在此之外,也精通幻、木、石三系灵术。

    可在这座基地内,这位的一身灵术,完全没有施展的空间。在张信那都天破法神雷的压制下,更是无法施为,只能临时召出一尊巨大的土石巨人,略作辅助。

    可她体内的一身血肉,却在急剧的变异,

    此情此景,使得这生活区内的诸多强者,脸色都难看无比。他们的诸般感应之法,都无法捕捉到张信的身影痕迹,很难施以干涉。

    即便能够,此时闾丘雷严与向祁翊等人也不敢妄动。从云罗真人那边蔓延开来的磅礴剑压,已经完全将他们几人笼罩。还有一丝丝的剑气,自空中无明而生,犀利无匹。

    ——若只是如此,还不足以将他们威慑。问题是不远处的命焚天,手中又出现了一把紫玉小刀,在其手心盘旋不定,

    闾丘雷严面色青白,他听说过命焚天的名字,传闻此人曾修得一点因果之刀,在天穹大陆的中原地域纵横无敌,手中的‘紫罗天刀’,发则必中,从无人能够例外。

    旁边的那位云罗,就在一千年内,被这位斩了四刀之多——

    “命兄,这只怕不是做客之道?”

    向祁翊深吸了口气,看着那命焚天:“命兄既已允诺过要袖手旁观,此举只怕不太合适。”

    命焚天闻言莞尔:“说笑了,命某何尝允诺过,我只说命某之道,在于因时而动,顺势而为。可如今天时大势,都不在你方呢!”

    玄星神使闻言,眼神顿时更显阴冷。此时命焚天元神锁定的,正是他玄星与织命师!

    这位中原魔主,看来是决意已定,要与他们神教为敌。

    就在这刻,那玄池蛊母的身躯,再一次被雷电劈中,她的口中也蓦然一口黑血吐出。刚才借助张信的雷电轰击,她将体内变异了的部分血肉,攻灭了大半,全数排除于体外,可这冒险之举,也使她体内的元气,剧烈的损耗着。

    而此时玄池,看向眼前的狂风,满含无奈之意。张信已经不止是身化狂风而已,更有高速的粒子流,在这片空域中刮卷。

    她心中也升起了一个明悟,此间诸人中,唯独自身最让此人忌惮,也是这位神威真君,不惜代价也要诛除的。

    且此间的形势已变,随着玄冥北武被暗算轰灭,八尊兽天使倒戈,双方的战力已完全逆转来。句龙后土等人,已经没法为她提供任何助力。

    而她玄池蛊母,若不欲在这里陨落,只有尽管从这里撤离,且越快越好。只有出了这座摇光要塞,回到外面那片广阔天地,她才有与张信抗衡的本钱!

    思及此处,玄池蛊母就已毫不犹豫,身躯蓦然隐没于虫群之内,随后分成了数十余股,往四面八方的通道疾飞而去。

    “要逃么?”

    此时张信却笑了起来,言语中满含冷酷之意:“难得蛊母你自蹈死地,本座岂敢放任阁下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