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08章 纵横肆意
    “我感觉到了独孤宗主的怒火,在焚烧你的心胸。”

    张信第二次出现时,却在三百丈高空之上。此时那太浩钟已经化成铃铛,落在了他的手中。同时张信仍在冷嘲热讽着:“可尔等既然做了那等样的事情,就该想到我日月玄宗的报复才是。缘何此时,又怒发冲冠?”

    独孤伤无言以对,只能再次催发剑气,继续追杀着张信。

    可后者变化为粒子流,隐于狂风之中,无法辨其踪影,并刀剑难伤。即便他有整个太白两仪分光剑阵的助力,也只能依稀辨识到张信,在虚空中掠过的痕迹。

    且他现在,其实已分不出多少余力。只因天空中的流星火雨,距离他们剑原山,已经只有三千里不到。

    “放心,本座不会破坏此间的禁法。也希望独孤宗主,能再对本座,道出‘不过如此’四字,”

    张信冷笑着,再次现身。而此时独孤伤调集过来的剑气,要么是被他的天元霸体偏折,要么是被他的神宝‘御天环’,还有太上神卫的‘相变盾’,全数镇压抵御。

    而此时张信,又探手一招,很是突兀的将一个白衣身影,抓在了手中。

    “这是你的弟子,虎天赐可对?与同门四十余人,藏身于剑原山下,准备趁陨石坠落,灵能暴乱之际,以预设的土遁之阵,趁乱离去,以保全你宗的道统。不得不说,这设想很不错,可这方法,别人已在本座面前用过一次,有一岂能有二?”

    就在张信的语声落时,这虎天赐的头颅,已瞬时爆碎开来。连同其元神,一并寂灭!

    独孤伤见状愣了愣神,随后口中蓦然大片的鲜血,从他的口中吐出。

    “贵宗昔日,也仅仅只是死了百二十人而已。阁下之举,未免过份!”

    “宗主你是后悔了?可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你们剑原宗如肯诚心悔过,给我日月玄宗一个交代,也不至于如此。本座虽心狠手辣,却不吝于让贵宗,留下道统传承。”

    此时张信,全不顾独孤伤那死灰的脸色,又将一枚虚空戒取在了手中,并好整以暇的感应:“独孤宗主的后手,想必就是这广信上师,与你这弟子虎天赐,如果再没有其他,那么贵宗就得更努力才是,如若扛不住这天灾火雨,那么剑原宗,今日就可从世间除名!又或者,你们可指望这外面的那几位神域,能助你剑原宗,抵御这次浩劫?”

    可此时的独孤伤,却已完全失去了希望,面色灰败。至于山外的那几位神域,他已毫无指望。

    这几人说是会尽其所能,助剑原宗一臂之力,可至今都无任何动作,

    而在群星即将坠落之际,剑原宗临将覆灭之时,这些人,又怎会再出现在此间。

    他只能用仿佛濒死前的野兽般的目光,怨毒的盯视着张信。

    “我独孤伤哪怕身堕地狱,也必要咒你这畜牲,不得好死!”

    这语音,似是发自九幽地底,阴寒无比。

    “背信弃义者,也敢口出恶言?”

    张信不屑的一哂,随后他又心神微动,将两枚药瓶取在了手中:“其实我之前一直很好奇,独孤宗主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敢对本座如此不逊?现如今才知缘由,贵宗是为了这里面的东西吧?十亿大罗玉符的物资,这开价很不低了,还有这两枚丹药,怪不得宗主有恃无恐。”

    独孤伤已懒得答话,深沉的绝望,正在他的心念之内弥漫。

    这些东西,连同剑原宗数百年的库藏,如今都已落入张信之手,他现在说什么都已没用。

    而此时的天空,第一枚陨星,已经临至剑原山外不足千里。

    那方圆数百丈的陨石,哪怕是经历了剧烈燃烧之后,也是大的不可思议。剑原山上下所有弟子,都已是目现绝望之意,只是本能的将法力灌入到剑阵之内。而后无数的剑气生成,斩击于那枚陨石之上。

    太白两仪分光剑阵的威能,确实毋庸置疑,哪怕是十万万石规模的陨星,也未能支撑多久,仅仅片刻。这块巨大的物体,就被斩成不到磨盘大小的碎片。

    可紧随其后,却是高达三千的陨石,前赴后继,呼啸而至。

    整个剑原山上下都寂静无声,只余剑光翻腾,白气冲霄。张信也果然一如其言,之后再未出手,只是冷眼注目着眼前。

    而随着时间推移,剑原山上下人等的面色,愈发灰败。他们倾尽全力,也仅仅斩碎了三百二十枚陨星而已。可上方离他们最近的一块,已经只剩二百里之遥。

    也在这一刻,独孤伤的眼中,蓦然闪现出决然之意。身躯轰然炸裂,化为血色粉尘,垂落在剑阵中枢。而下一霎那,那在剑阵内盘旋的两口炽白剑器,蓦然冲霄而起,同时放出了无量明光,

    那剑芒挥斥,赫然延展数千丈,凡其所过之处,几乎一切陨星,都尽化齑粉。

    这一幕,不但让张信,讶异的挑了挑眉。所有剑原山上下人等,也都一阵惊怔愕然。

    而须臾之后,这些剑原宗的门人,无不都是目光赤红,几乎拼尽了全力,往那剑阵之内,灌注真元。有些人则干脆步独孤伤的后尘,自爆了身躯,将一切血肉精华与神魂本质,都灌输入剑阵之后。

    将那浩瀚如潮的流星火雨,都牢牢阻绝在山体百里之外。

    直到第七百五十颗陨星,被斩裂之后。半空之中,却发出了一阵铿锵震鸣,声震三霄。

    这却是混杂在流星群中的‘上帝之杖’,终于凌至。这些叶若以秘方加工后的金属棒,即便是那两口十八级的剑器,也无法干脆利落的将之斩断。不时有漏网之鱼穿梭而过,轰砸在剑原山的山体之上。那似如长枪般的锥形体,轻而易举的就洞穿了剑原山的法阵防护,并在须臾之后,掀起了巨大的蘑菇云团,并有一**毁灭性的冲击力,排荡四方。

    整个大地,都在剧烈的震颤着,无尽的磁暴,覆盖着这里几乎每一方空间。

    随后那剑阵,就开始衰弱起来,在斩碎第一千三百颗陨星之后。那两口十八阶的剑器,终于发出了一声仿佛弦断般的崩裂声响,随后整个太白两仪分光剑阵,也在这刻分崩离析。

    山体之内,无数的剑原宗弟子,都在那反噬之力的冲击下,身无血粉。无数的剑器,都在这一刻崩碎断折。

    张信于是再无滞留之意,一个闪身之后,就已出了剑原山外。

    这剑原宗已临末日,而在无尽磁暴的干扰下,此间任何遁法,都难施展。除非似他这般,将一身战境,堆彻到十二层以上。

    可剑原宗内,明显已无此等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