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399章 跳崖吧,巨魔(5600月票)
    杜克也目瞪口呆。

    他万万没想到,凯尔萨斯‘全力’之下,居然能弄出如此夸张、如此丧心病狂的火墙来。

    不,这已经不是火墙。因为这种会向前推移的火墙应该叫【火浪术】才对。

    一般大地法师是无法施展火浪术的。天空法师大概能短时间弄出一个二十米宽的火浪。

    杜克稍微计算了一下自己的极限,估计两百来米宽,自己就受不了了。

    没错,晨星法师的确已经可以自己当个小型核反应堆自己生产魔力。但正如晨星之名,那仅仅是星辰之光级别的魔力输出。

    考虑到凯子现在只是辉月,按照系统提示给出的估算,凯尔萨斯顶多弄个五百米宽的火浪就很了不起了。

    现在足足有两公里宽,哪怕这是短时的魔法,这不难想象,当中所需的魔力和控制魔法不暴走所需的精神力都是天量。没有一大堆顶级的史诗级魔法装备,根本不可能撑下来。

    果然土豪,哦,不,这应该说,果然不愧是帝王之家。

    传承了将近七千年的逐日者王家,家底之丰厚,果然是外人难以想象的。随便流出一件半件看不上的低级货,在外面已经是足以让达拉然一大票法爷内战的稀罕货了。

    王二代,我们做好朋友吧!

    当然,自封为诚实可靠小郎君的杜克,是绝对不会打凯尔萨斯主意的。嗯,心中默默想起穿越前他刷了凯子的本无数次,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下面的巨魔就惨了。

    谁都不会想到,符文石法阵还可以这样用。

    符文石本身可以在永歌森林内任何一个地方升腾起一条巨大的风雷龙卷,将里面的所有生物杀个精光。杜克反其道而行,在无法聚拢风雷之力的当下,直接从地脉里抽走更多的力量。

    枯竭的地脉,很容易形成巨大的地下空洞。

    本来还没什么问题的。

    可是前不久这里才被兽人各种巨大的战争机器折腾过,杜克再抽空了地脉,变相让大地失去了支撑,然后在系统计算下,就变成了一个完美的陷阱了。

    现在,凯尔萨斯要做的仅仅是逼这些巨魔入坑。

    狂暴的火焰,从整个战场平原上横扫而过。烈焰使周遭的温度节节升高,空气被大幅度加温。姑且不论那些紊流当中不停飞散的火苗,如此高温的空气,哪怕吸入肺部都会被严重灼伤。

    火苗一旦落在任何易燃物上,就立马升起熊熊烈焰。大火在凯尔萨斯推动下,焚烧着沿途的一切。

    每个巨魔心中都升起一段悠远的回忆,他们赫然发现自己就像他们的先祖一样,被施展魔法的精灵无情地驱赶着。离开他们所站的土地,离开他们居住的家园,一步一步迈向死亡与破灭。

    滔天的烈焰,很容易让他们联想起被焚毁的阿曼尼帝国首都……

    “啊啊啊——”巨魔们发出了惊恐的尖啸。

    这声尖啸一如他们的先祖,恐慌而绝望。

    “不——不可能这样的!”祖金发狂地催动着自己的狂风之力,企图用狂风对抗凯尔萨斯的烈焰。

    此时此刻,不用凯尔萨斯提醒,更多的精灵强者出手了。

    星术师卡波妮娅把自己的火焰汇入了凯尔萨斯的烈焰当中。

    凯尔萨斯手下首席大星术师索兰莉安也做着同样的事。

    不光是她们,更多的银月议会议员投入了战斗,鼓动着这个巨大的火浪向巨魔席卷过去。

    “哔哔啵啵!”烈焰炙烤着一切。

    这股狂涌不止的烈焰之墙,让巨魔们想起先辈们口口相传的遥远黑暗时代,那时候往往一场森林大火就能把一个巨魔氏族毁灭。

    现在,这份恐惧正直逼向战场上每一只巨魔的心灵深处。

    他们不停退缩着,因为惧怕火焰与坠崖,将近五万巨魔沿着颀长的深壑挤成了一团。

    所有巨魔的心脏因为过于恐惧而收缩,同伴面对死亡时的惊恐叫声加深了队伍的混乱。

    开始有巨魔被挤下深深的大地裂缝当中。

    这个倒霉鬼惊恐地挥舞着四肢。血液从全身各处倒涌,视野从满眼都是炽烈的光芒瞬间变成一片漆黑。他不自觉地张大了嘴巴,任由下坠时的狂风冲入肺腑。不知下坠了多少秒,他在一阵猛烈得难以形容的巨力冲击下,直接失去了意识。

    “啊啊啊——”凄厉的叫声从深邃的黑暗中传出,不断回荡的回音,让他们根本无从判断这条裂缝到底有多深。

    恐慌,进一步蔓延。

    火浪近了,越发逼近了!

    有巨魔不顾一切冲进火浪中,企图冲过火浪朝精灵发泄自己最后的愤怒。可没走几步就全身焦黑,化作一团焦炭,跪倒在火焰当中。

    更多的巨魔在慌乱和推搡中,成团成团地被挤下深壑当中。

    城墙上,无数留守的高等精灵激动地按着自己的胸口,他们白皙的脸庞上涌起一片激动的潮红。他们死死盯着这一幕,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这是可恨的巨魔的末日!

    这是屠杀了他们的同胞,他们的亲人,应该杀千刀的巨魔的末日!

    而在这一刻,他们伟大的王子殿下——凯尔萨斯*逐日者替他们报仇了!

    他们疯狂地喊着口号,激动得不能自已。

    火浪已经有众多高等精灵强者接手,凯尔萨斯总算放下了最大的包袱。他唤出了他的凤凰坐骑‘奥’,以几乎悬停的态势,矗立于战场上空。不自觉地,他回眸看到了伫立于城墙上的杜克。

    杜克很平静,漆黑幽深的眼珠子像是那无尽的星空,带着一种谈笑间可决定千万生灵生死的淡然。

    杜克平和地注视着整个战场,但却给凯尔萨斯一种错觉,仿佛整个奎尔萨拉斯都在杜克的掌控之中。

    出奇地,凯尔萨斯并没有任何的恐怖或者不安感。

    相反,凯尔萨斯居然产生一种如果把国家交托到杜克手上,人民或许会过得更好的恍惚感。

    他不敢向谁说出这种感觉。因为这种感觉,绝对不是一个未来要掌控整个国家的****所应有的。

    凯尔萨斯微笑着向杜克挥了挥手,却被所有精灵认为是王子在向他们挥手。

    顿即响起一阵海啸山呼的欢呼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