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04章 不过如此
    “对面没有回复之前,真人还是不要太早下定论才好。”

    张信也心想今日,除了夷平剑原宗之外,也确无其他可能了。不过他面上却是平平淡淡,不喜不怒,依然静候着剑原宗的答复。

    那云罗真人了然一笑:“真君曾以摘星术闻名天下,今日莫非是打算重施故技?”

    张信正待回答,就见远处剑原山巅,忽有一道剑光闪现,将他发过去的剑符,斩成粉碎。随后那独孤伤的声音,也自山内传出。

    “真君缘何多此一举?你既要战,那就战便是!本座与我剑原宗上下,都在期待真君夷平我宗之时!可如果你张信做不到,那就给我滚!”

    张信脸色,顿时微青,不怒反笑。他虽在发出信符之前,就有被拒绝的准备。可对方如此举动,却无疑是一个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

    不过只瞬息之后,张信的神色就又恢复如常,他堂堂神威真君,何需与一些将死的蠢货计较?

    “这还真是——”

    云罗真人也颇为诧异,随后摇头:“看来这位剑原宗主,也是信心十足,是一点都不肯给真君颜面。”

    他一时间,也无法评价这剑原宗的作为,只能笑道:“那么接下来,老朽就坐候真君大展神威了。”

    此刻不止是他,想必这附近云集的所有看客,也都期待不已。

    在这短短二十天内云集在此的,可绝不仅是雷焱天君闾丘雷严,太一音仙向祁翊,以及神教,巫神庄等人。

    还有无数中原灵修闻风而来,欲一瞩这位神威真君与摘星术的风采,或者看这位最终灰头土脸的笑话。

    “自不会令真人失望!”

    张信哂然一笑,而此刻他的神念,已经最大程度的释放,往云空之外攀援。同时他的身影,也在随后不久,直接冲破了罡风层,来到六万丈的高处,劫念层的下方。

    这个世界,所谓的罡风层,是在二万丈到四万丈之间,而所谓的劫念层,则是在六万丈到十万之间。劫念层之外,便是所谓的‘平流层’,大气极为稀薄,距离宇宙太空已经不远。

    而一丈等于三米,一万丈就是三万米,等于三十公里。

    也就是说,他现在距离这所谓的‘平流层’,已经只有一百二十公里之遥。

    此时的张信,已将罡风层视如无物,可他对劫念层,还是颇有几分忌惮。身体再继续上升的话,也就只能到七万丈而已,却会极其吃力。不过如只是一丝念头从这里穿过,这些劫念,并不会成为他的障碍。

    所以张信干脆到此为止,只以自身的意念,继续往外攀爬。

    而此时他虽非灵感师,可在两仪都天破法雷诀小成之后,以后天补先天之不足。在不求巨细感应,只求距离的情况下,他灵念最远所及的距离,已经可达到四千四百里之遥!

    又因从平流层之外,大气淡薄之故,这个距离,还可增加数倍,甚至十数倍。

    而仅仅须臾之后,张信的意念,就已经接触到了他在星环之中,布置到的那些陨星。

    数年之前,他只能依靠祖师留下的法阵,以及叶若的帮助,通过放大过后的天元之力,来召唤导引祖师在太空遗留的群星。

    可现如今,张信只用自己的力量,就能够办到。他甚至能够借用法阵的力量,以念力为刀,在这些陨星之上篆刻符印,为自己增加弹药。

    只是一直以来,张信自身并无空暇,只能将此事交给叶若操办而已。后者也不负他的所望,在星环之内,早已储存着一群数量异常庞大的陨星,在等候他的召唤。

    而此时就在那虚空之中,星环之内,正有一枚枚的陨星,在闪动着异常的灵光。随着那表层的外壳,在灵能激荡下,被次第粉碎,一个个玄异的符文,暴露在了星体之外。

    云罗真人以护法之姿,一直追随在张信身侧,看着后者的一举一动。此时他也察觉到了张信的灵念异常,顿时双眼微凝:“真君这是在外感群星?”

    “不错!”

    张信微一颔首,并不讳言:“原本以我的天元之力,就可以完成群星牵引。不过对面既有一座神域灵山,那就不能等闲视之。一些较大的陨星,仍需我灵念配合,才可将之召下。”

    说到这里,张信又似笑非笑的看了云罗真人一眼:“真人你是在给我护法,还是欲窥我宗摘星术之虚实!”

    云罗真人的老脸微红,不过他很快就压制住了,并转移话题:“老朽听说,昔日的日月祖师,为日月玄宗留下了七座阵盘,用于招引群星。想必真君你,已经脱离这阵盘的窠臼。可以常理而言,似这等规模的奇术,终不能是真君你想用就用?可这些时日,我既未见真君你布阵,也未见你做过什么特别的准备?”

    “流星火雨,我将之视为我的无上超杀伤。”

    张信淡淡的回应:“既然是超杀伤之术,那就是在战场之上随时可以使用,而对手难以破坏的术法。否则有何资格,与本座的‘灭法神劫’并列?”

    他说到这里,就遥目看向了天空:“本座岂不知,此间有雷焱天君等诸多神域窥伺之侧,本座无论想要施展什么**神通,都是难如登天?”

    就在这刻,云罗真人已经望见了高空之上,出现的黑点。总数上百,每一枚都是纵横达七百丈,仿佛一个小型山丘,前赴后继,从远达十数万里的云空中刺入到了大气层内。

    随后这些陨石,就剧烈燃烧着,发出刺目的光焰,并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往剑原山的方向冲击而去。

    只仅仅不到一百个呼吸,这些火点距离剑原山,就只有不到万里之遥,半边天空,都被那赤目光华,映成白茫茫的一片。

    云罗真人的神色凝重,仔细注目。今日张信召唤的陨星,虽只有一百二十,远不及这位扫荡天东那一战的规模。可只论质量,却远胜于前。

    这些陨星,每一颗的重量,都不会低于一万万石!

    可也就在那些陨石接近到距离剑原山只有不到三千里的这一刻,那剑原宗的山体之内,赫然有无数的剑光闪耀而起。纵横交错,密布于那些陨石的前方,以开山裂石之势,将那些陨星,一一斩割切碎。

    瞬息之间,这整片云空中,都充满着金铁交击之声。

    ——那些陨石中的绝大多数物质,都已在坠落的过程中燃烧,只有金铁与燃点较高之物,依旧留存于内。

    不过这依旧挡不住这些剑气,所有的陨石,都被一一粉碎,化成一个个细小的火点,坠落在剑原山八座峰脉周围,却再难以撼动这座灵山分毫。

    当最后一颗陨石,也在距剑原山体二千里处解体,并从空中坠落。那些剑光,也在顷刻间收束一空。独孤伤的冷笑声,也在此时响起:“看来贵宗所谓的‘火雨天灾’,也不过如此!”

    这一刻,周围虚空中,所有在观瞩着一幕的各方灵修,也是神色各异。有些眼神释然,有些面含轻蔑,还有人,则有失望不已。

    “只能如此么?”

    “都没法接近二千里距离,该说是这位的‘火雨天灾’太弱?还是剑原宗的太白两仪分光剑阵,太强?”

    “看来日月祖师,所谓亿万群星夷平神威皇朝的记载,果然是夸张之言。哪里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我就知道,这所谓的摘星术,只能欺负小宗小派而已。”

    “果然是骄横到了目空一切,说什么神师以上,尽皆自裁,才肯放火剑原宗,结果如何?这中原之地,可非是北地那些宗派可比!”

    “不过,这也太不给这位神威真君颜面了吧?这毕竟是被公认的神域,实力不俗,人又不到三十,潜力无限。剑原宗这般得罪,就不愁以后?即便现在,这位如是放下身段,一意要与剑原宗为敌,后者也受不住的。”

    “我看剑原宗这位,怕是有恃无恐。就不知是借了哪一方的势?”

    “这就有趣了,我却要看看,这位无敌北地的神威真君会如何反应,是恼羞成怒,还是就此罢休?”

    此时剑原山内,所有剑原宗的弟子,都是一片海啸般的欢呼声。巨大的音浪,震荡着山内山外。

    独孤伤负手而立,面现自矜之色,以睥睨的视线,看向那远据数百里外的少年身影。

    “宗主之言,是否太过分?”

    此时一位白袍青年,眉头紧皱,略含忧意:“这位毕竟是神域之一,若刺激到这位不顾一切,与我宗纠缠不修,只怕这个代价,我宗承受不起。”

    他大约是剑原山诸人中,唯一还能维持冷静之人,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

    “本就是不死不休之局,又何需担忧鱼死网破?”

    广信上师一声冷笑:“如今之局,便是我等跪地求饶都没用,那又何必再奴颜屈膝?即便今日宗主在言语上服了软,你就能保证这位神威真君,能将我剑原宗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