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03章
    “因祸得福?”

    张信闻言微一扬眉:“这该怎么理解?”

    “以前的晨光天使,是没法自主成长的,三级念力,就是他的极限。可现在,我与主人,为他打开了阀门了喵。”

    叶若解释道:“尽管他现在,比之百万年前弱很多。可一旦我为他修正了基因隐患,又掌握了自主修行之法,他的潜力可以进一步的释放,未来也将更让人期待。”

    “也就是说,你认为他有希望突破三阶?”

    此时张信看这晨光天使的目光,却有些复杂。

    在神域之上,是否还有道路?这是他们灵师有史以来,所有神域圣灵的夙念。几十万年来,几乎每一位神域,都为此付出过极大努力,却无一例外,倒在了这条道路的前方。

    可此时叶若却告诉他,一个人造之物,可以突破他们灵师数十万年,都难以打破的枷锁。

    “以若儿现有数据库的计算,他突破三阶的概率,确实比主人更高。”

    叶若语声一顿:“不过,这是在离开穹星的情况下。如果还是在这穹星,他与主人一样,没有进阶的可能。”

    “是么?”

    张信的目光闪了闪,就又继续收敛起了心神,开始自身的日常功课。

    他这些日子,确实是将绝大多数精力,放在路西法身上不错。可张信自身的修行,也并未落下。

    不过此时他修行的重点,已经向自创的‘玄元一气虚空返照**’转移。

    那两仪都天破法雷诀在修行到第七重之后,就已经被他暂时放下了。

    十二重完满的高阶功诀,固然有着诸多好处,他除了可进一步掌握‘都天破法雷域’之外,还能够再增一重战境。

    可问题是,张信预计自己,如要将这门功法的第八重修成,至少需三十年以上的时间。而如果是十二重天完满,则至少得四百年的时光。

    这对急于提升战力的他而言,无疑是不可取,也很不划算。

    张信只能将之束之高阁,看看日后是否能有什么机缘。而此时他与那些积年神域的差距,也开始显现。后者数千年寿元,总能将一道两门高阶功法,修至完满,这是他很难追及的。

    张信现在,也只能在‘博杂’二字上取胜。既然他现在还无法专精,那就只能通过多变的灵术体系,来抗衡这些神域。

    幸在他在这方面做的还不错,在‘玄元一气虚空返照**’这门新创功法上筹备数年,屡次修正之后。此时的张信,已经一举将之修至到三重境界。

    而之后的三重,也已推衍妥当。一旦完成了第六重,他就可掌握‘虚空返照’之术,能够反弹所有近身的动能、热能与电能等等——

    此外与斩神劫,金灵力士配套的功法,也在创成当中。有叶若的辅助下,张信直至现在,都没遇到什么无可跨越的障碍。

    时间在沉寂之中迅速流逝,直到第十六日的清晨,他的眼皮才微动了动。

    他感觉到了两道熟悉的气息,其中之一,正是织命师,而另一位,正是玄星神使。

    而与之前不同的是,后者外散的灵念,竟是异常的强大,超越两年前,至少十倍!

    这使张信心绪微沉,此时的玄星,毫无疑问是伪神一级!寻到天国之路后的神尊,竟能使天域级的玄星神使,增益至此!

    那么再进一步,那些能够组合‘神圣战傀’的神子神女,本就是伪神级一级的织命师,甚至神尊本人,又将提升到何等地步?

    他现在只能庆幸,日月玄宗已将神教势力彻底驱逐出北方地域。如今首当其冲的,也是中原的这些大宗皇朝。

    第十七日,张信又感应到一人到来,这又是一位熟人。正是在紫薇玄宗,他曾见过一次的百丈巨人。

    可惜的是,这巨人依然谨慎。现身时的方位,恰与织命师及玄星二人,呈犄角之势。彼此之间,气机相连,遥相呼应,打消了张信的出手之念。

    在太一神宗两位神域的窥视下,他今日即便试探出这巨人的破绽,也无可奈何。贸然行动,只会使对手惊觉防备。

    当这位也赶至之后,林见月的呼吸,又变得沉重起来。不过当她看了一眼,依旧镇定自若的张信之后,还是渐渐镇静了下来。只是她那握着乾坤神符的手,又攥紧了数分。

    接下来直到第二十天的清晨,张信才又有了动静。他先睁开了眼,看向那剑原山的方向,随后拂袖而起。

    “稍后此地,难免天翻地覆。你可将这艘船降至地面,自己小心。”

    当张信对林见月说完这句时,人踏至百里外的云空中。而此时那云罗真人,也再次出现在他的身侧。

    “总算是不辱使命,剑原山下两千里方圆,总数三千二百六十万人,已撤走了九成七。”

    云罗真人眼神深深的,看着张信:“还有不到百万人不愿离去,逃入深山野林之间,我大罗玄宗,无法一一去搜寻。”

    “无妨的!机会已经给了他们,这是他们自己寻死,要为这剑原宗陪葬,如之奈何?”

    张信神色无奈的笑了笑,他不愿对普通人下手,可当无可奈何之时,也不会犹豫。

    无论是前世的上官玄昊,还是现在的张信,都非是心慈手软之辈。

    “这次要多谢贵宗,让本座少了许多杀孽。若日后大罗玄宗有什么用得着本座的地方,只要是本座能力所及,真人尽管开口。”

    “真君言重!”

    云罗真人微微一笑,眼现欣然之色。

    这次他们大罗玄宗,确实花了不小的代价。不但动用了包括周围数十家附庸在内,总计达十二万艘的云船,百万计的灵师。更是不顾宗门声誉,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

    而他们这般兴师动众,就只是为张信的一个人情而已——

    他不知张信,今日能否完成‘踏平’剑原宗的豪言壮语。可一位初入圣灵之境,就可抗衡神域的存在,许出的诺言,还是很值钱的。

    “话说回来,真君今日,是真欲将剑原宗夷平?”

    “本座是这么说过,可到底是否这么做,还得看对面这些人,到底会作何选择。”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枚剑符,弹向了剑原山的方向。

    这是先礼后兵,也是他的最后通牒。

    “原来如此,真君此举,有礼有节。”

    云罗真人闻言,不禁扫了这周天虚空一眼,随后摇头:“可惜对面,未必能够识得好歹。”

    此时的剑原宗,强援众多,换成他是对面的独孤伤,也不会做除顽抗之外的第二种选择。

    换而言之,张信今日除了将这剑原宗夷平,或者直接退走之外,就再无其他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