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394章 指点凯子(5400月票)
    举了举手,王子做了一个躬身行礼的抱歉动作:“我无意偷听你们的说话,只是刚过来的时候碰巧听到的。”

    奥蕾莉亚耸耸肩,示意她早就感知到了。

    “没关系,我不介意。”

    王子顿时有点着急地追问:“这就是你所说的‘狩猎’吗?”

    “对!如果我没有推算错,我的出现足以让部落大酋长奥格瑞姆放弃进攻银月城,进而寻求巨魔跟部落一并离去。但奥格瑞姆显然小看了巨魔的对精灵的仇恨、疯狂、还有执着……所以部落的分裂几乎是必然。最快的话,今晚部落的主力就会径自离去,只留下巨魔继续攻打银月城。”

    杜克一席话,让王子、奥蕾莉亚,还有那负责听墙脚的三个风行者立马眼睛一亮。

    “真的!?”一男四女,五个声音几乎异口同声。

    尼玛,奥蕾莉亚姑且算是他的绯闻女友,那自己传说中的未来小姨子集体听墙脚都算了,还一起露马脚,这算什么鬼?

    杜克……很囧!

    杜克只能姑且假装自己刚才不是谈情说爱,跟奥蕾莉亚交流感情,直接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举起刚才放在露台围栏边上的酒杯:“对!一场狩猎,算是我跟凯尔萨斯你友情见证的小礼物。”

    给力!

    太给力了!

    凯尔萨斯的眉毛几乎高兴得舒展到门框边上。

    当然,这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别信。

    但王子的高兴劲可不简单。

    凯尔萨斯活了一千多年,也苦逼地当了****一千多年,一直被打造成完美主义典范的他,一直生活在责任与荣耀的夹缝当中。

    生怕自己一个做不好,无法成为精灵们的表率。

    所以凯尔萨斯一直以比处女座还要处女座的完美主义信条苛刻地要求自己。

    自从他率军被击溃以来,他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压力。哪怕他不想听,不想去过问。他依然能不时听到臣下的批评声,感受到战死者家属哀怨的眼神。

    那可是两万名高等精灵的鲜活生命啊!

    族人的期盼,就这样被他毁于一旦。

    或许他可以用各种客观状况解释这次战败。

    但对于他凯尔萨斯来说,这就是最糟糕的一次初战。

    败了就是败了!

    无论用什么解释,这都是他凯尔萨斯无法抹去的一个污点。陪伴他终生的污点。

    这些天来,他强打着精神,自我安慰与鼓励着自己。然而精神上的疲惫却越发厉害,他真不知道如山一般巨大的精神压力会在什么时候压垮他。

    就在他感觉自己几乎受不了,快要崩溃的时候,杜克竟然说要把一个大功劳送给他?

    哪怕明知道最大的功劳肯定属于杜克。但他的心就是忍不住,就是不争气地雀跃了起来。

    对!

    哪怕是躺赢!也比赢不了要好一万倍啊!

    这边,奥蕾莉亚也识趣地化解王子的尴尬:“凯尔萨斯殿下是一个优秀的王子,可惜情势所逼,太早把过重的负担压到他肩膀上了。如果是一步步来,殿下肯定会做得更好。”

    “对!之前那一仗可惜了。让完全没有军旅经验的凯子……”

    “凯子?”凯尔萨斯对于这个称呼感到奇怪。

    杜克……杜克这个王八蛋一本正经地编着他自己都不信的‘大实话’。

    “呃,在我的老家,对于关系够好的男性,习惯把他名字第一个字加一个‘子’字,构成对他的昵称。所以凯尔萨斯被我习惯性叫做‘凯子’了。抱歉,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

    “不不不,凯子这个称呼,我很喜欢。”凯尔萨斯自愿进入到凯子模式:“请说回之前的话题。”

    嗯,神都救不了他了。

    “呃,人类为什么有骑士候补,有预备役士兵,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骤然让没有指挥过任何军队的凯子你指挥两万人,说真的,错的不是你,而是逼你上去指挥官位置的议会。”

    凯尔萨斯略微皱眉:“但杜克你,似乎之前也没什么战场经验啊?”

    “不不不!我有的。在我刚成为大地法师的时候,我指挥过十几人的佣兵对付豺狼人,后来是打鱼人和娜迦,接着是跟最有战斗经验的洛萨爵士带着两百多人的精锐突袭卡拉赞,然后是组织暴风城一个区的防御战。”杜克继续一本正经地瞎说着大实话。

    杜克的确是这么一步步上来的,但他遏制部落的神奇表现,全都是因为身为穿越者的他熟知‘历史’啊!

    这也没差了,反正忽悠缺乏经验的凯尔萨斯足够了。奥蕾莉亚听上去也没什么不妥。

    “所以呢,凯子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能给你实战经验,又能引导你应对眼前紧张形势并获得胜利的导师,没错!那个人就是你兄弟杜克我了!”

    听上去很玄乎,也很充满了忽悠感。无奈,杜克的战绩太吓人,一旗退万军的气势也太牛逼了。

    凯尔萨斯不得不信。如果说还有什么压倒了他最后一分犹豫,那无疑是传令兵传来的好消息。

    “殿下!好消息!刚刚部落内讧了!兽人为主的部落主力正在撤离营地,留下的只有巨魔!”

    凯尔萨斯等家伙全都吃了一惊,凯尔萨斯再看向杜克的眼神里,充满了近乎狂热的崇拜!

    杜克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我刚说过什么来着?”

    凯尔萨斯完全是不管不顾了,直接鞠躬低头,以最谦卑的口吻说道:“杜克!不!马库斯导师!请你教教我如何打胜仗!”

    杜克连忙把凯尔萨斯扶起:“尊称什么的就免了。我跟你一场朋友,指点一下当然没问题。只要你听我的,保证你一洗颓气。”

    “真的?”

    “对!首先你要做的,就是等部落主力真正离开,然后在我的援军到达之前,仅凭精灵的部队,重创巨魔主力!”

    “什么?”凯尔萨斯立时失声。

    “拜托,给自己点信心好不好?你现在面对的是一支除了少数几个领袖之外,完全不会魔法,也不会对抗魔法的巨魔军团。你们高等精灵不是用魔法虐了巨魔几千年吗?以前怎么做,现在照做就好。我教你如何收拾对面的强者……”杜克谆谆诱导,哦,不,是谆谆教唆着凯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