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02章
    十五日之后,在剑原山巅,独孤伤眼神阴冷的,看着七百里外的那艘不到三十丈长的小型空船。

    “看来此人,还真有踏平我剑原宗的自信——”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出此狂言。”

    出言之人,是一位白发老者。此人亦是剑原宗的天域强者,法号广信:“可这位的能耐,究竟是否能够撑得起他的信心,又是两说。”

    “我以为,此子不可小视。”

    在二人身后,此时又有一位青年闪身而出:“弟子近日查阅史料,发现以大规模流星火雨,摧毁神威皇朝一事,在许多宗派的典籍中都有记载。而这张信,不但是七万年后,唯一继承摘星术之人,如今更是天下间,有数的神域战力之一。其一身天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到三十岁,就已登凌绝顶。”

    “你的意思,是他真有能耐,摧毁我们这座剑原神山?”

    广信上师双眼微凝,回望身后的青年,那是独孤伤最得意的一位弟子,所以他的语声,颇为温和:“此子之能,我略知一二,无论是摘星术,还是那灭世风灾,都是无上超杀伤,确实使人忌惮。所以我宗,才未阻止大罗玄宗,撤走山下百姓。可要说他能踏破我们剑原,实在过于荒诞。”

    “我知师叔之意,这张信昔日,就仅仅只摧毁过两座天域灵山而已,且都是孤立无援的山体。不似我剑原宗,八山一体,内外相合,根基稳固。”

    那青年说到这里,却眉头微蹙:“可那时的神威真君,只是区区灵师,法力低微。而如今这位,却已是可与云罗真人,天地第一散修林天衍抗手的存在。”

    广信微一愣神,随后就若有所思:“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可时至如今,难道要我宗放弃抵抗,向此人屈膝求饶?”

    “这不可能!”

    独孤伤打断了二人的言语:“我看那人目空一切,气冲志骄,傲慢无礼。只怕我宗无论怎样的让步,都难使他满意。难道还真要让我宗所有神师以上,都全数自绝?然则虎儿所言,也不无道理,不可大意轻心。”

    “那么宗主之意为何?”广信蹙眉询问。

    “继续增强山体,不惜代价,最好使七座天域灵山,全数石化。再扩建一些避难之所,可抗击陨石轰击。那座太白两仪分光剑阵,也需继续增强。先使我宗立于不败之地,然后再求其他。”

    独孤伤明显是胸有成竹,随后又从容自若的将一张信符,甩给了广信上师。

    “我剑原宗,可绝非是孤立无援!”

    广信上师略有些疑惑的,将那信符接到手中,随后精神一震:“这其中,太一神宗的那两位也就罢了,可另二人——”

    他的神色,略含犹疑:“云罗真人,已将这两家势力,列为死敌。而我宗日后,终需仰大罗鼻息——”

    “这又不是我宗主动邀请他们前来,那位树敌众多,难道还能怪上我剑原宗?”

    独孤伤说到这里,又微一拂袖,以一层音障将二人立足之地隔绝,这才用悠然的语气说到:“何况这天下,已是变数丛生。这大罗玄宗,还能否镇压住这中原之地,可是两说。”

    广信闻言惊怔不已,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师弟。而后者此时,也将一枚金黄色的铃铛,抛将过来。

    “不过为防万一,还是得做第三手准备。还请师兄,尽快降服此物。那时无论应敌,还是逃遁,都会更加从容。”

    广信信手将那铃铛接在手中,他不用去看,就知此物正是夺自于日月玄宗的十七级神宝太浩钟。

    ※※※※

    无独有偶,此刻的云罗真人,也正在远远看着云层中的那艘金乌号。不过这位时不时的,也会注目那剑原山。

    而在这位的身旁,有一人半阖着眼,目蕴异色:“太白两仪分光剑阵?看来这剑原宗,下了不小的本钱,也并无轻敌之心。”

    此时如果张信在此,会认出这位,正是当日主持过神石要塞一战的照墨真人。

    云罗真人则久久未曾答话,半晌之后,反问照墨:“你与这位神威真君,相处过一段不短时间。在你印象内,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外似骄狂,然而言出必践。”

    照墨知道这位在问什么,所以答得简洁明快:“据我所知,北地很多人都曾因他的狂妄之语,而心存轻视。可事实证明,这位神威真君从无空言,真正螳臂自雄的,另有其人。”

    “也就是说,照墨你认为,这位神威真君,真有夷平剑原宗之力了?”

    “我不知道,也无法确定。便是师兄你,只怕也没法否定这可能吧?否则也不至于出这么大的力气,移走此间千万之民。”

    照墨真人却是苦笑:“师弟想不太明白,他既有夷平剑原宗之能,为何不立时出手,而要再等二十天?这段时间,足可让这里的消息,传遍南北。而这位真君,可从来不缺敌人。”

    “这正是我不解之处!”

    云罗真人仰起头,眺望那无尽星空:“众神窥视,他该如何达成所愿?除非——”

    他却没再说下去,只若有所思道:“总之还是先做两手准备,如果这位神威真君真能办到,那么师弟你说,我宗该如何应对?”

    照墨的神色,不禁凝然。在几位神域的干涉,依旧能够摧毁剑原宗吗?

    这个可能,简直微小的可以忽略,想想都觉荒诞。不过如张信真能办到,那么这整个中原之地,都必须在这位神威真君面前低下头颅,颤栗心惊,都再不敢直视北方。

    于是他心内,又升起了一个可笑的想法,

    那位真君的目的,难道是打算借这剑原宗,立威中原?

    ※※※※

    第十五日的时候,张信首次睁开了眼。他先若是所思的,看了天空一眼,随后就微一抬手,将十数枚乾坤神符,丢给了林见月。

    “这几天如有战事,你可直接捏碎逃走。有我在此,无人能够阻拦!”

    乾坤神符珍贵异常,尤其今年,整个天下间,已知的神符数量,下降到了不足五千,使得神符的价格暴涨。

    不过这些符,都由他自制,不费什么钱。

    他现在法力强横,又身具天元霸体,制作这东西,自是轻而易举。

    此时林见月也开始紧张了,她感觉到云层中,已出现了两股熟悉的气息。那正是太一神宗的雷焱天君闾丘雷严,以及太一音仙向祁翊。

    这二人并未返回太一神宗,此时竟又阴魂不散的出现在这里。

    “不用太担心,没有万全把握,他们不会轻易动手。”

    张信也看出林见月的不安,语声随意的安抚:“这两位一定在想,与其现在与我交手,倒不如等五天之后,让本座丢人现眼来的妥当。”

    他说完这句,就又再次进入到‘入定’的状态。开始在叶若的指点下,继续为晨光天使进行‘电疗’。

    后者沉睡百万年,导致肉身神魄的全面衰退。不过叶若早有方案,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晨光天使的实力。

    其中绝大部分,都由叶若负责。包括药物与器械,以及晨光天使自身基因的进一步优化等等。可张信的任务也很重,他需得以操控入微的雷电,去刺激路西法的血肉细胞,以风压来压迫他的肌体骨骼,以‘风雷淬体诀’的方式,来淬炼路西法的肉身,使之进一步的强化。

    与他自己修行‘风雷淬体诀’的时候不同,路西法暂时只能依靠外力。

    不过效果却很不错,张信在自己身上,有过一次完整的‘风雷淬体诀’修行体验。而此时他的风雷之法,已是出神入化的境界,与当初完全不能比拟。

    顶级的微操与经验,再加上叶若的指导,这‘风雷淬体诀’在路西法身上的效果,不逊色于他自己修行。

    此外张信,还得引导这晨光天使,进行灵能方面的修行。

    一百万年以前的天使之王,在神力蕴养之下,元神在诞生之初就很强大,超越于最顶尖的念力师之上,根本无需修行。可如今躯体蜕化,又失去了神力,就只能另寻途径恢复。

    好在路西法的身体结构,是模仿人类,可以参考灵师修行之法。而张信需要做的,就是在这晨光天使的灵智未开之时,引导他修行。直至其神魄成长,恢复意识。

    至于这位由量子神教赋予的天赋之能,只能依靠他自己去挖掘掌握。

    让张信欣喜的是,这路西法的天赋,比之他所知的最顶尖资质的灵师,还要更强大的多。他引导路西法修行的功法,几乎每一刻,都在疯狂成长着。

    而这位眼中的光泽,也渐渐灵动,不似之前的呆滞之态。这说明他的元神,已经壮大到了一定程度。

    “灵能已经有一阶念力师顶峰的强度了喵,相当于主人你这边的八级灵师。估计再有十天,他突破二级念力师之后,就可初步恢复灵智。”

    当张信对路西法的指引告一段落之后,叶若就在他的耳旁感慨着:“这对他而言,说不定是因祸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