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901章
    “可是——”

    云罗真人剑眉微蹙:“你这样做,等于是要去剑原宗大半法域的性命,他们又岂能答应?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给人一条路,也是给自己一条路——”

    “我现在能够听到黄道子师兄,还有百余门人,在九泉之下哭泣。这剑原宗,可没饶过他们。”

    不等云罗说完,张信就笑着打断:“难道本宗取得的证据,不是真凭实据?如果彼此是仇敌那也就罢了,可剑原宗背后暗算,狠辣阴毒,我日月玄宗岂能轻易原谅?试问贵宗遇到这样的事情,会如何处置?”

    云罗真人已是无言以对,只能一声叹道:“可如此一来,难免起兵戈之争,真君你独身而来,只怕也拿他们无可奈何,这又何苦来哉?”

    “大罗玄宗愿助我宗施压斡旋,本座自是感激。可他们拒绝。本座也不在意。”

    张信依旧淡然应之:“不是我自夸,本座此身,可当万军。一人前来,等如一军。他们今日若不给我个交代,那么本座何妨自取之?”

    就在二人说话之时,前方那剑原山内,忽有一道遁光冲出,只是转瞬之间,就已横空数百里。不过这位却不敢靠近,身影立在二百里外,眼含警惕的往这边看着。

    “鄙人独孤伤,忝为剑原宗主,见过云罗真人,见过神威真君!”

    那人一身白衣,气度雍容,先遥空一礼,随后就凝声道:“昔日贵宗黄道子与百余弟子之死,确实我宗所为。可我宗昔日,也是因邪魔挑拨,而生妄念。这些年来,我宗上下,都为此懊悔莫及,也愿意补偿贵宗。今日请云罗真人见证,我宗愿以六亿大罗玉符,来了结这段恩怨!”

    可那云罗真人闻言,却面色青冷,眼透不悦之色,

    林见月也微微摇头,这剑原宗对他们的神威真君,竟然轻视至此。连一个正式的道歉都没有,也不提那件十七级的神宝太浩钟,只区区六亿大罗玉符就想了结此事,真是痴人说梦!

    张信则是失笑,目中透出嘲讽之意:“本座的条件不变,也容不得讨价还价,三日之内,给我一个交代!否则——”

    他语声一顿,以睥睨轻蔑的目光,注视着对面的独孤伤:“本座当踏平剑原,灭你道统。”

    那独孤伤的面色微白,随后就一声冷笑,看向了云罗真人:“这也是大罗玄宗之意?”

    “半月前,神威真君向老朽通告此事,欲取得我宗谅解。而老朽不愿见中原之地,再起兵戈,故而自告奋勇,欲为你二宗说和一二。”

    云罗真人无奈的微一摇头:“可既然你们二宗意见相差太大,难以调和,那么我大罗玄宗,也只能置身事外。”

    独孤伤顿时神色微送,随即就又冷声一笑:“那么我剑原宗恭候道友,倒要看看你神威真君,要如何将我剑原宗夷平。”

    他说完之后,就欲拂袖离去,可此时张信,却又再次出言:“也就是说,谈不拢了?”

    “道友似废话太多?”独孤伤顿住了脚步,神色越发清冷:“贵方既无诚意,也不知好歹,那自然无需再谈。”

    “也好!”

    张信再次看向了远处的那八座灵山:“天有好生之德,本座也不愿妄杀无辜。剑原山下有民千万,皆为无辜之人,无需为你们这些蠢货陪葬。所以本座动手之前,可宽限你等二十天,二十天之后,就是剑原宗覆灭之时——”

    可他语声未落,那独孤伤就已远远遁离,只是一瞬,就远去数百里外。

    张信见状,不禁摇了摇头,转望云罗真人:“能否拜托贵宗,将此事通告剑原山下百姓?如有愿意撤离者,可由贵宗舰船接走,此事算我张信,承你们一个人情。”

    “此事我宗,倒是能办得到。”

    云罗真人微微蹙眉:“可如这山下百姓不愿,那该如何?”

    “那就无法可想,本座终不是心慈好善之人,一应行事,只求无愧于心。”

    张信笑着答道:“所以这件事,就只能拜托贵宗了。欺骗也好,强逼也罢,甚至幻术也可以,最好是不择手段。这剑原山下二千里方圆,如能空无一人,我张信感激不尽。以大罗玄宗的威势,剑原山内的那些跳梁小丑,只怕也不敢阻拦。”

    “这也不是不能办到。只是——”

    云罗真人眼含深意的看着张信:“这剑原宗,毕竟有神山加护,神威真君是否过于自信了。”

    “真人想说的是,过度的自信,就是自负吧?”

    张信眼睑低伏:“可此事对真人何损?大罗玄宗最多折损些钱粮,山下的百姓,也不过是出门游玩个二十天而已。二十天后,本座是否狂妄自大,自然可得验证。”

    “原来如此!”

    云罗真人一声苦笑,也就再不多言:“此事我会尽力为之。”

    等到云罗真人,也远遁而去。林见月就以异样的神色,看着张信:“真君是想要动用火雨天灾之术?”

    张信毫不讳言:“自然!除了此术,我暂时也没有什么方法,撼动一座神山。”

    林见月的目中,却波澜隐现,语中含疑:“可真君真有把握办到?据我所知,神域灵山莫不是坚如金石,即便十阶的灵兵,也难在其上留下痕迹。我宗那十九座神山,可为参考。”

    她知道张信的战绩,曾以天灾火雨,毁去数座灵山,数十万道军。

    可神域灵山毕竟不同,那已近乎永恒。只因年份还在三十万载内,就绝不是人力所能摧毁。

    “连你都这么想,也就难怪他们会不以为然。”

    张信将双手负于身后,目中寒光幽冷:“昔年你我的祖师,以千万陨石毁去神威皇朝四百二十二座魔渊。那灭世之威,想必中原之人都已忘怀。而本座不才,已得当年祖师三分真传,一座神域灵山,何足道哉?”

    可他虽踌躇满志,自问是稳操胜券。可那剑原宗,却并无降服之意。之后的几天,也一直都在全力以赴加固着那八座灵山,并尽其所能的,增强着那座护山大阵,把那山上山下,都打造的如同铁桶一般。

    而与此同时,大罗玄宗也有所动作,开始全力移走这山下之民。

    那位大罗宗主,对张信的豪言壮语,固然是半信半疑,可这次大罗玄宗参与的力度,却是极大。出动舰船以千计,在短短不到十二天内,就已将剑原山周围的百姓,移走了近六成。

    张信则对这剑原山内外的形势全不在意,这些时日,他每天都在金乌号内盘坐。看似在闭目修行,其实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用在了晨光天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