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九二章 邀请同行
    当张信赶至灵宝殿,取出了观澜留下的那件信物,那位负责接待的灵宝殿执事颇为意外。不过这位很快就让人将这只秘藏箱取出,送到了张信的面前。

    张信以观澜的玉符将之打开,只看了片刻,就微微一叹:“竟然是他——”

    他曾调查过这观澜的具体身份,最初他以为是这位是二十年内失踪的某个圣灵,结果却很让人意外。

    “这个人,这到底是谁哦喵?”叶若也很好奇的问着:“主人你都查了这么久。”

    “一百三十年之前突然消失的天柱级法域魏龙象,精擅烈炎神诀。不过这位最擅长的,还是水系**。”

    张信凝眉说道:“此人昔日,也是日月玄宗的支柱之一,这与当年观澜,对我叙述之言不符。”

    他想既然此人,认得上官玄昊,就该是近几十年内的人物。听其言语,也应当是近期失踪才是。

    “可这也不排除有其他原因吧?或者他是从观澜那里,得知了上官玄昊?又或者是这人自己记忆,出现混乱。”

    叶若猜测道:“搞不清楚的话,主人不妨放一放。我现在倒是感觉,这个观澜如果真是百年前的魏龙象,那么此人的价值会大增哦喵,这人很可能是与元神机同一时期出现的问题。”

    张信听到此处,顿时精神微振,心想他的若儿,最近是越来越聪明了。的确如此,如果这魏龙象是与元神机在同一时期出现问题,那么自己很可能由此寻踪觅迹,追查到神教的真相与源头。

    魏龙象是天柱级法域,留下来的遗产,自然是价值亿万。就如那留给上官彦雪的镶天石,就是一件可以铸造神宝或者伪神宝的器物。

    不过对于张信而言,这些东西却是有些不够看了,他现在手中的财富,至少是这魏龙象的百倍之巨。

    而之后不久,张信就从那诸般事物中,取出了一枚玉简。当他细细感应了片刻之后,就神色凝然的,注目着南面方向。

    这是一处疑似起源之地的方位,很凑巧的是,这处所在,也位于中原某地。

    ※※※※

    张信返回日月本山要做的第三件事,就是为教导谢灵儿与周小雪,墨婷这三姐妹。

    尤其前者,被他骂到狗血淋头,贬到一无是处。让谢灵儿委屈不已,明明张信把她救出来之后,还是和颜悦色的。

    便是后二者,也不好过。

    “——灵儿这丫头的脑子里进了水,你们也跟着进水?既然猜到了是陷阱,还赶着往里面跳?”

    “朋友是你们这样做的?正己度友,问心无愧,才是做朋友的道理!不是一昧的纵容!不能因为担心坏了你们姐妹的情分,就坐视她去跳火坑,还把自己坑进去!”

    周小雪与墨婷二人,也是面色苍白。这一次,她们的确理亏,也做的差了,所以无话可说。这也确实是一次教训,让她们这些年来积累的自骄之意,冰消雪融——

    张信训了足足半天之后,才感觉疲累,无力的挥了挥手,示意三女退下:“你们回去之后,自己好好想想。我听说古时有儒家之人,要一日三省自身,问自己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意思是替人家办的事又没有尽心尽力?与朋友交往是诚心诚意?从老师那里学到的,有没有时时温习、实践?我希望你们三人日后,也记得这个道理,时常反省自身。”

    说到这里,张信略一犹豫,随后还是一声叹息道:“似你们这般,如何能够让人放心?如今有我在,还能照拂你们的安危。可如哪一天我不在了,你等该当如何?你们三人,日后终究还得靠自己遮风挡雨,”

    墨婷闻言,下意识的就感觉不妥。张信的这些话,就好像是在交代后事的感觉。不过她随后又心想,这又怎么可能了。

    如今的神威真君,可是曾力敌三位神域而不落下风的。世所公认,这位或者不是当时最强的神域级战力,却是世间最难被杀死的人物之一。且已肉身成圣,岁元八百载,比她们这几个神师悠久得多。

    说这些话的意思,多半还是想要她们,能够尽早有独当一面之能吧?

    谢灵儿也同样以为张信,是在吓唬自己,当即就嘟起了嘴:“灵儿知道了,以后必定会小心谨慎,三思后行,绝不会再让你信哥哥担心就是!”

    张信也不为己甚,没再说什么。等到三女离去,他就微一摇头,又发出了一声轻叹。

    随着他现在修为日渐增长,自己待在这穹星的时间,的确所余不多。所以张信很担心,这三个女孩脱离自己羽翼之后的未来。

    只是这些话,他还不便对她们明言。只希望这次,灵儿她真能吸取教训。

    而下一须臾,张信又长身站起,来到了窗旁。随后就远眺窗外,看着那距离自己的伴山楼,不到十里的昊月居。

    此时他的脸上,也再次显出了迟疑之色。而此时的叶若,则躲在张信的视界一角,眼中现着疑惑之意,她感觉张信,此时心绪异常的复杂,脑电波也在剧烈的波动着。让她无法清晰辨别,只依稀感觉到,这其中夹含着怀念,柔情,犹豫,决意等种种情绪。

    说来她这位主人,每一次与昊月居内的那女孩接触,就从来没有正常过,让她从没法判断张信,对林见月的真实情绪。

    足足两刻时间之后,张信终于回神,发出了一声轻叹:“罢了!我终不能过于自私!”

    之后就将大袖一甩,将内中一张信符打出,投向了十里之外。

    叶若见状,顿时精神一振,兴奋不已:“嗷呜!主人你这终于压抑不住爱意,要展开行动了吗?”

    “什么乱七八糟?”

    张信闻言,不禁满头的黑线。他根本就没有搭理这家伙的念头,在将信符激发之后,就从窗边退回,再次在这静室的中央处盘膝坐下。

    这次他返回本山的第五个目的,是为梳理自身——自从肉身成圣之后,他体内的许多地方,都出现了微小的变化,需得一一去梳理调节,去感知适应。只有如此,才能做到对自己**的入微掌控,可惜的是,巩天来当时并没给他足够的时间,提前赶往无踪海,打乱了他的步骤。

    偏偏这梳理的过程,还极其危险,稍有不慎,就会导致体内气脉疏乱,甚至受到不可逆的损伤。也只有在他老巢之内,张信才能安心去完全这肉身登圣之后,必须完成的一步。

    ※※※※

    十天之后,在神玄峰顶的殿堂之内,张信与归真子相对而坐。

    日月玄宗历代以来的所有真君,本就有着与掌教真人分庭抗礼的资格。而如今他肉身成圣,又有了神域实力,身份贵重又与往日不同。

    而此时的归真子,正是眉头紧皱:“师弟你定要南下不可?可以为兄之见,这日月本山,还离不得师弟。至于紫薇玄宗的求援,只需让巩师弟走一趟就可。”

    张信闻言微一摇头:“本山之内无论是由巩师兄,还是师弟我来坐镇,都是一样。可师弟我,却有不得不南下的理由。不过师兄放心,这次南下,应该用不了多少时间,最多半年之内就可返回。”

    “半年吗?”

    归真子微一凝思,随后无奈的应允:“既是如此,那我也不再阻拦。不过师弟你,定需记得这半年之期。如有变故,需得及早通知宗门,让门中早作准备。”

    半年之后,就是之前天柱会议议定,日月玄宗东征之日。可如张信这个主战力不至,那么这一战,自然也没有了发动的可能。

    “师弟省得!”

    张信得了归真子允可之后,就直接飞出了这间大殿。而此时他的座舰,早就候在了神玄峰外。

    这并非是他的独霸号,而是日月玄宗新近为他打造的空舰‘金乌’。传说上古有大日金乌,居于烈阳之中,可以在一日之内环绕天地,从日升之所,至日落之地,是速度最快的一种神鸟。

    而日月玄宗的灵宝殿,之所以将此舰取名为‘金乌’,正是取其迅捷的蕴意。

    这金乌号,也的确担得起这个称呼。整艘船只有二十五丈长,六丈宽,像一艘飞梭更多于空舰,体积也不到独霸号的百分之一,却有着数十倍于独霸号的速度。在不惜神脉石损耗的情况下,这艘船能够飙到三十倍音速。

    自然,张信如果使用太上神卫变化的翼鸟飞行器,最高可以达到九十倍的音速,可谓速绝尘寰。可论到舒适性,却远没法与金乌号比拟。此舰虽小,却五脏俱全,且飞行时平稳之至,可以让人在里面安心修行。

    而就在张信,踏上这艘‘金乌’的时候,就望见一个熟悉的窈窕身影,正持着一张信符,身姿俏丽,笑盈盈的立在甲板之上。

    见到张信赶至,此女就用似莺舌百啭的声音说道:“见月奉召前来,与真君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