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七九章 准备南下
    “此事本座,自然是义不容辞。”

    巩天来微一颔首,语声无奈:“希望神威真君之策,能够有用吧——”

    他对张信的做法,明显不抱太多希望。在他们这一代,或者还能够保持清醒,收束住弟子门人。可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又会如何?

    古往今来,许多曾经烜赫一时的大宗派,就是败于这一点、

    说到这里,他又想起了一事,侧眉看着张信:“你如今既已肉身登圣,那么这第一天柱之位,也该卸任了吧?”

    张信闻言一笑:“日月玄宗的规矩,就是如此,所以这些日子,我虽未向玄宗报备此事,却从未列席过天柱会议。”

    所以这次的议案,他会借甄九城与原空碧等人之力来完成,

    巩天来听了之后,却是紧蹙着眉头:“可这未免太早了。”

    他对张信极有信心,也信任张信掌控下的天柱会议。可这家伙,仅仅担任了不到四年的第一天柱,就不得不卸任此职。

    尽管张信在宗门内的盟友拥趸众多,即便卸任之后,也能继续影响天柱会议,可终究没有张信本人亲自掌握来的让人放心。

    尤其是在这关系宗门未来数千年气运消长的关键之时,天柱会议的那些小毛孩,实在太不牢靠。

    ——哪怕这些人的年纪,其实都比张信大得多。

    “我倒觉得,此时卸任,正是时候。”

    张信本人,倒没觉什么不妥的。他虽退出天柱会议,可天柱会议中的甄九城与原空碧,与他却是一条船上的盟友,相互扶持。

    之后的皇泉,谢灵儿,周小雪与墨婷四女,也都有资格,在十年之内接力进入天柱会议。

    因他布局较早,预计未来这一百年之内,这天柱会议,都将在‘明法会’的掌握之中。而作为明法会主,他对天柱会议的影响力,自然是毋庸置疑。

    而且——

    “巩师兄似乎太小视甄,甄师侄了——”

    他差点就甄师兄给说出口。

    “甄九城?”

    巩天来一声冷哼:“我倒是从没小视过他,也知他能力不俗,可——算了,先回去再说。”

    他担心的是甄九城的威望不足,名震天下,声望崇高的张信,可以轻而易举的在天柱会议中,实现自己的意志。

    可甄九城,却未必就能做到。不过他想有自己与张信这两大神域为后盾,甄九城也不会做的太差。

    接下来二人再未多言,一并架起了遁光,飞向了百里之外。此处七万道军,都已架起战舰,飞空而起。

    当见巩天来与张信二人,联袂赶回之后,这七万玄宗弟子,顿时欢声雷动,喜气云腾。

    这些人早就为巩天来的成功渡劫,而欢喜不已,此时却更显振奋,士气沸腾。所有人都知这位天元战圣,成功渡劫的意义,这意味着日月玄宗,已真正筑下未来制霸北方的根基。

    哪怕是地渊魔国,哪怕是太一神宗这样的强敌,似也再不足畏。

    不过更多的崇拜视线,却是投向了张信。

    今日就在他们面前,张信独抗三大神域而毫无败像,成功使问非天等人无功而返。尽管这是借助了阵法的助力,可这位神威真君,同样未使用神宝御天环。

    可以说这一战之后,张信已经彻底奠定了他的地位,此前只是一只脚,踏入到神域强者门槛,世间依旧有人会置疑这位的实力。可如今的神威真君,却是真正跻身于当世绝顶之林!

    之后这七万道兵,就在二人统率下,飞出了无踪峡,与外面庄玄照上师主持的百万大军汇合。后者早已在此翘首以盼,而当会师之后,自又是万众欢腾,群情澎湃。即便那些附庸道军,也颇为喜悦。

    日月玄宗早有承诺,只需这次巩天来能够的成功完劫,会拿出总计五亿大罗玉符的财物,作为诸宗的犒赏。

    只有一些大宗的高层,心情复杂。能够拿到日月玄宗的酬劳,固然使人欢喜,可日月玄宗的势大,却又让人不自禁的担心。

    巩天来却未理会这些人的心思,他注意到此处三十里外,有着不少沉船。他们日月玄宗一方的战舰,也有着一些战斗的痕迹,甚至不乏折损。

    “可是神相宗来袭?”

    庄玄照微一颔首:“三日之前,神相宗纠集大军四十五万,与我方在此大战了一场。幸在附庸各部还算得力,勉力将神相宗大军击退,击沉战绩四十余艘,可我方的各部损失,亦达三万之众。”

    这话说的有些奇怪,以百万大军临四十五万之敌,却用上‘勉强’二字。可巩天来听了之后,却毫无异色。

    毕竟己方的百万军,大多是附庸拼凑而成。而神相宗的四十五万人,质量却高的多。

    他也没问西庭山上院那边,为何没有出兵牵制,此时只一声轻哼,目光冷然的看向了北面:“看来这神相宗,是定要一条路走到黑了。这个祸患,是越早解决越好。”

    “我也早有此意,之前一直隐忍,只是因时机未至。”

    张信语声淡然道:“如今也确是到了这个解决祸患之时。”

    不过他说到这里,却又语声一转:“不过还需等等,等我从南方回归之时。”

    “南方?”

    巩天来的神色错愕:“你要去南方作甚?”

    “有些机缘要去取回来。”

    张信笑着回复,此时他自不会与巩天来说,若儿最近已经确定了一座古代‘要塞’的方位。

    且最近神教在中原的进展,已经让他再次感受到了压力。可惜的是,他一身战力踏入神域的时间,实在太晚,否则的话,倒是可以尝试阻止一二——

    思及此处,张信又摇了摇头,止住了这不切实际的念头。他再怎么努力,也没可能将自己肉身成圣的时间,提早到一个月前的。

    “此外,不久前紫薇玄宗,也给了我邀请函,让我近日去他们的本山一趟。”

    “紫薇玄宗?”巩天来闻言而知雅意:“紫薇玄宗有人要渡神域劫了?是那位水剑仙,还是费长明?”

    后者亦是紫薇玄宗的神域强者,一身实力据说还胜过水剑仙玉明皇一筹。

    近年紫薇玄宗之所以会对日月玄宗鼎力支持,也正是为自家的天域圣灵考量。此宗地处中原,天域圣灵渡劫的凶险程度,不逊于日月玄宗,必须得寻找外援不可。

    “自然是费长明,玉明皇虽也不错,可还缺了些火候。”

    张信淡然说道:“他们一直准备到今日,多半是十拿九稳了。如今缺的,就是神域镇压。这对我宗而言,也是一桩喜事。”

    这句话,他是真心实意。以如今天穹大陆的形势变化,他们在中原一带,的确需要有一个稳固而又势力强盛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