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八零章 神教崛起
    也就在同一时间,位于天穹大陆中原某地的一座广阔地下空间,一位浑身金紫袍服,神光萦绕的身影,正浮于半空,手中笼着一团仿佛印玺般的白色光纹,神色欣然。

    “总算是成了!”

    后方的玄星神使,此时也同样笑容满面:“今日降服这光辉天使乌利尔,我神教终可一扫颓势。”

    ——就在二人前方不远,正有一位近乎完美的人影静立。这人有着世人难匹的美貌,以及强健绝伦的躯体,背后则是六对羽翼挥展,往周身挥洒着圣白光辉。

    而神尊的一众随从,亦是喜不自禁。一位量子神教的神权天使,就等同于一位神域。这必将使神教的实力剧增,日后在中原的处境,也会大幅改善。

    “确是喜事!”

    那神尊微微一笑,却并未看那光辉天使乌利尔,他依然眼含深意,注目着手中的光纹:“不过这乌利尔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本座这次,终于寻到了天国所在——”

    “天国所在?”

    玄星神使微微一惊,随后就眼现狂喜之色,朝着神尊俯身拜倒:“恭喜神尊!只需天国在握,神尊不日就可高举神座,从此我族夙愿可偿。”

    其实这‘天国’的意义,何止如此?那意味着他与辉煌,观澜三大神使,都可在现在的基础上,再进一步。

    “说这些还早,我虽已寻到了天国之路,可还远谈不上掌握。至于神座一事,更有许多周折,没那么容易。”

    那神尊说到此处,又以阴翳的目光,抬头看向了北面方向:“此外这天穹大陆,强敌众多,且在日益增长。即便本座真有高举神座那一天,也未必就可得偿所愿。所以接下来,依然不可怠懈。”

    玄星神使闻言默然,他知这位说的是巩天来,已经成功渡过天域劫一事。

    就在半日之前,北面已传来了消息,日月玄宗的天元战圣,在四位神域,数位伪神的环伺下,成功踏入天域境界。

    这使玄星神使颇觉心塞,这一次,他们能在大罗玄宗等势力的干涉下,成功夺取光辉天使,固然是一件极大的喜事。可日月玄宗再添一神域级强者的消息,却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噩耗。

    尤其是当他知晓,这一战张信在未持神宝御天环的情形下,独身应战三大神域不败之后,至今都无法平定住心绪。

    ——当初那个屡屡破坏他们神教的竖子,已经羽翼丰满,真正跻身当世至强者之林,成为他们最感忌惮的强敌!

    “日月玄宗近年实力增长太快,确是我教心腹之患,可如今最该头疼的,并非是我们。”

    此时的玄星神使,倒有些庆幸神尊昔日,果断断尾南下之策。若在北方继续与日月玄宗纠缠下去,只会得不偿失。

    “此事自有太一神宗,地渊魔国,还有那神巫庄去烦恼,我等无需太多理会的。”

    “话虽如此,可这也意味着北方,我等暂时是回不去了。”

    神尊微一摇头,满上微显无奈之意:“至于说什么无需理会,更是过于乐观。我知我那徒儿的性情,那家伙一旦咬定了什么事,必定会死不松口,除非是我神教再无力威胁日月玄宗,否则此人绝不罢休。当然,我是说那位神威真君,如果真的是上官玄昊。”

    玄星神使神色一凛,对于上官玄昊的性情,他也是略知一二的。昔年如非此人咬得太紧,他们也不至于炮制出广林山一战,提前使日月玄宗的诸多天域,生出了警惕之心。

    不过,对于张信的身份,他现在却是另有想法。

    “这似乎不太可能?我以前也怀疑此人,就是上官玄昊的夺舍转生之躯。可如今这位展露的天赋,是着实胜过上官玄昊几个等级。”

    “那不更加可怕?如有可能,还是尽早将此子解决为佳,否则终是心腹大患。也幸亏你让他得了御天环,否则便是我将神座高举天国,也仍需让他七分。”

    可神尊说完这句,却一声叹息,显是对除去张信一事不抱太多希望。而随后他又微一拂袖,将手中那团仿佛印玺般的神力光华散去,同时似笑非笑,眼神深意的与来自百余里之外某处的一道目光对视。

    “离去吧,这里多留无益!那边的几位,看来是对我等恶感甚深。”

    玄星神使闻言,也同样往神尊注目的方向望过去,随后他就唇角微挑,显出了嘲讽之色。

    那边的大罗玄宗,在此之前或能使他忌惮有加。可随着今次他们神教的所有目的,都已成功达成。这家中原第一大宗,对他们的威胁,已经降到了极低的层次。

    “一时疏忽,居然被这些邪教成了气候。”

    同一时间,一百二十里外,大罗玄宗的云罗真人,也从神尊等人之身,收回了视线。

    “此人不知为何,竟已实力大增,我的大罗神目,竟不能将之看透。看来他们得到的好处,远不止是这一尊神权天使。”

    在他身边的照墨真人,则是一脸的惭愧:“这都是师弟我无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酿成此祸。”

    此时他说的‘君子’,正是指张信。

    大罗玄宗很早就得到来自北方的警示,不但得知了神教的目的,更对后者在这起源之地附近的活动,了如指掌。

    可他在调查完消息的来源之后,一方面怀疑某人别有用心,一方面则与罪恶天城,紫薇玄宗与大周皇朝等势力勾心斗角,也不愿将太多的力量,折损在与这神教的火并中。

    最终败坏了大好局面,使得那所谓的‘神尊’,在各方强者觊觎之下成功得手。

    “此事倒也不能全怪你。”

    云罗真人一声叹息,若非是今日门中一位师弟,正全力冲击神域,今次这起源之地的争夺,他本该是亲自出面的。

    且即便是他,在最初时也一样在怀疑北方那人的用意,是否是要借助大罗玄宗,将那位神尊牵扯在南方。

    不过如今,想这些都已无用,云罗真人的眼神冷冽:“邪教之害,对我灵修而言,更胜于妖魔!”

    也就在此刻,旁边传来了一把饱含磁性的沙哑嗓音:“好一个邪教之害,更胜于妖魔。云罗道友,果真是如此想的么?”

    云罗真人毫不觉意外的转头回望,随后就只见一位神色凝重异常的白衣人,正立于自己的身后。

    此人三旬年纪,面容俊秀异常,气度儒雅,望之就似一个手无搏鸡之力的书生。

    可云罗却知,此人正是当今世上最大的邪魔之一——罪恶天城之主命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