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七六章 无可奈何
    问非天微微摇头,收起了思绪。随后微一挥手,远处张信的身躯,就被他打出的无相神斩,斩为三段。可这只是幻影,早在他击中之前,这位神威真君的身躯,已化为无形之风,消散在了这片天地间。

    而下须臾,一口飞剑亦朝着问非天的方向怒斩而至,气如凤翥龙翔,声势煌赫。问非天一连三发无相神斩,击斩在那剑器之上。可仅仅只这三击之后,问非天就主动放弃。他固然能在这飞剑之上斩出裂痕,可这本该残缺的剑器只在仅仅万分之一弹指之内,就完全修复。

    张信的这两口本命灵兵,果然已至十六级以上,而其御刀术的总等级,在上元两仪大阵的加持之后,也已突破到了一百七十级的高位!

    只有如此,才能做到金气贯通,圆融一体。

    问非天微微一叹,开始挪移方位。张信的这口星殇剑,外裹两仪都天破法神雷,威力不比之前的天元破法神雷逊色。

    也就是说,此时的张信,哪怕是没有御天环,也依然能做到与他两败俱伤,相互摧毁。

    不过就在他的身影,闪开到了百丈之后。却又见张信的‘星殇’剑,霍然气化成虹,分解成了数十上百道游丝,以近乎光一般的速度。在半空中盘旋飞舞,似如惊涛骇浪般的潮涌而来。

    “炼剑成丝?”

    问非天的身躯,再次微颤。随后他就右手拂动,一张符箓蓦然从袖中穿出,随后见风即化,凝聚出一面巨大的玄冰盾牌,护在了问非天的身前。

    他一向以来,都只以自身的无相神斩来应敌。自认为只凭这门无相**,就可应对一切,可今日面对张信,却不得不首开先例。

    当问非天出手之后,双方间的大局就彻底陷入僵局。张信固然是只能身化狂风,拿问非天与宣无量等人无可奈何。可这几位神域,也同样奈何不得前者,都只能不断的挪移方位,躲避张信连续轰出的‘天元破’,以及那两口本命神兵。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宣无量与向祁翊二人,更感觉自己是多余。

    问非天一人,其实就可与张信旗鼓相当。可再加上他们二人之后,战局也没能向己方倾斜太多。

    而在他们之外,无论是北神天象,还是那两位半魔伪神,都无资格参与此战。以这几位的实力,即便强行加入进来,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必定会成为张信下手的对象,离死不远。

    “你们太一神宗与神相宗,都是堂堂大派,居然也与邪魔勾结,不觉羞耻?”

    张信也很无聊,他与这三人已在这片海洋上,激战了大半天的时间,都未分胜负,暂时也没法分心其他。

    天上的四十二尊‘天神审判’,还有他袖子里的神宝‘金风元锤’,是他最后改变战局的手段。可如果没有见到杀死一到两位对手的希望,张信也不愿轻易动用。

    眼下的局面,他即便动用了这二者,也没法将这三位神域留下。

    所以张信干脆以轻挑的语气,调侃着这三者。

    这并没什么效果,问非天几人的面皮都厚如城墙,对张信之言,都听如不闻。不过张信却不厌其烦,继续施以毒舌之技。

    “难道就不知羞?都是几千岁的老古董了,加起来的寿元胜过本座几百倍,可如今联手,也居然只与本座旗鼓相当。”

    “不知今日之后,天下之人又会如何看待你等?我如果是你们,就快点找块豆腐,一头撞死了事!”

    “堂堂月皇宣无量,如今也成了无胆鼠辈,阁下之前不是很猖狂,要试试本座的斤两么?,为何总避而不战?”

    此时哪怕以宣无量的城府,亦不免唇角抽动。不过这位眼中的怒火,只燃了片刻,就已平复了下来。

    在百里之外,那‘烛九阴’与‘翕兹’二人,则是又一次面面相觑,神色骇然。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做了,今日之战,给予了他们太多的震惊,

    “确实是颜面丧尽。”

    那‘翕兹’首先长吁了一口浊气,随后又语含遗憾:“可惜今日,玄冥北武不在此间。否则的话,倒是可以压住这位神威真君的气焰,”

    “我估计没什么用处。”

    ‘烛九阴’不以为然的摇头:“此间的温度,已可焚山煮海。玄冥北武她在冰法上的火候不够,即便来了,也无可奈何。”

    此时确实只有冰系之术,能够压制张信的风神无极不错。可问题是,因前方虚空核爆不绝,那座小岛周围的温度,一直都维持在万度以上,焚灭一切。所以他觉得‘翕兹’的打算,并不可行。

    而且——

    “由此人的都天破法神雷压制,这世间还有几人能在他面前,从容施展术法?”

    ‘烛九阴’眼神森冷,又含着无奈:“我总感觉这位神威真君,越来越难寻破绽。估计再有两三年,便是庄主与那位神尊,都拿这位无可奈何。”

    “神教之人无能,被他成了气候。当初庄主也未想到北地,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局。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小子,在短短的十年内,生生的拔升成了当世绝顶!可怕的是这位,甚至都还没渡圣灵劫,只是四阶神师,肉身成圣而已——”

    ‘翕兹’语中饱含不甘,不过他随后还是抑制住了怨气:“不过此战,应该还有希望,我看那位暗月神魔,应该还保留了一些实力。”

    烛九阴则更显冷静:“保留实力才正常,这位在地表之上,毕竟毫无根基。林天衍对这位,可是虎视眈眈。且如今地渊魔国虽是一统,可我听说其内部,依然是龃龉不断,并不和谐。所以那位新晋的魔皇,一直都是坐镇皇都,不敢轻动。此时这位月皇,岂敢全力以赴,损伤根基?还有林天衍,别忘了这位,也一样是在袖手旁观,未曾发力。如今之计,只有等候,只有巩天来力不能支时——”

    他正说到此处,却忽然神色微动,大手一挥,使得一束束的莹光投射在身前,迅速生成了一副全息投影。

    之后出现在二人眼前的,赫然正是帝江极剑,后者神色灰败:“有个不好的消息,我们这边,只怕已堵截不住。张信的那尊太上神卫,距离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已经只有三千里。离恨天,也将赶至边境接应。”

    那‘翕兹’闻言,不由再一次皱眉。太上神卫即将赶回群山法域,也就意味着与之一起行动的御天环,也将在不久之后,回到张信的手中。

    这南北相距,虽远达一万八千里,可如果日月玄宗动用那些传送阵,只需不到半个时辰,此物就可被送至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