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七七章 力绝天下
    “堵不住?加上你帝江,那边的十二巫神,共出动了五位!还有那织命师与龙岩道人。”

    ‘烛九阴’的气息,更是近乎气急败坏:“你却跟我说,堵不住他的一尊固化金神?”

    “那可不仅仅只是他的固化金神而已,该当以分身化体视之!”

    帝江极剑的神色默默,对‘烛九阴’的指责,完全无动于衷:“一开始我等就小觑了这位,此人的一身法力,几乎完克我与蓐收。四人之中,就只有织命师能够与其抗衡。可当时后土与祝融如能一起出手,也不至于让此人轻松脱身。”

    ‘烛九阴’听到此处,不由深深一口呼吸,也在勉力压制着胸中涌出的火气。也在这刻,他心中滋生感应,立时抬起了头,看向了远方。

    只见那座小岛之上的大战,又再次生出了变局。只见那方空域,蓦然间狂风大起,在短短的瞬间,就形成了狂烈龙卷。而在这风暴之中,则有无数的金属颗粒升腾而起。

    “灭法神劫!”

    ‘烛九阴’与‘翕兹’二人的心念内,都同时涌起了这四字。也有了明悟,这正是张信放出的胜负手段。

    这位多半已知御天环回归在即,所以不再有任何保留。而一旦这位以灭法神劫,成功压制住了此间的诸多神域与伪神,他们要想将巩天来打入万劫不复之境的希望,将更为渺茫。

    “原本我还想问,你们这边的情形如何的。”

    那全息投影中的帝江极剑,此时一声苦笑:“可看来是不用问了,此人既然能用出灭法神劫,想必是还有极大的余力?”

    说到这里,他又语声一顿,满含不解:“可这也正是我奇怪的地方,这位没有了御天环,如何能在四位神域面前,支撑近一日不败?且还能这般从容?可是那位天下第一散修,已经出手?”

    这边的两人,不禁再一次以目光对视,最后答话的,是‘烛九阴’:“恰恰相反。林天衍依旧在袖手旁观,这位只是遥制住‘雷焱天君’闾丘雷严一人而已。至于这位为何能如此从容,是因即便问非天与太一音仙,暗月魔主二人联手,也未能战而胜之。”

    说到此处,烛九阴的神色,凝重异常:“此人已肉身成圣,力绝天下,世间罕有其匹。”

    烛九阴的语声未落,镜中的帝江极剑就已怔怔失神。他早猜到南方的局面,只怕也不容乐观。缘由可能是因林天衍深度介入,也可能是因日月玄宗,又另请来了强缘。可帝江极剑万万没想到,他最后得到的,会是这样的答案。

    ※※※※

    张信掀起的‘灭法神劫’,维持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宣告结束。这门由他自创的无上级超杀伤,在横扫周围百里方圆一切生灵之余,也将张信在法力上的底蕴,展现无遗。

    整整一个时辰,那狂风的强度都在不断的增长,巨大的龙卷向四周扩张,最远影响到了万里之外。而那些金属颗粒,则在风力与电磁的助推下,始终以生灵肉眼难见的高速,急速的旋转搅动,摧毁着它们能够接触到的一切。也逼得这附近的几位神域与伪神,不得不一退再退,直到二百里外才能安然立足。

    ——张信的这门超杀伤,范围确实只能覆盖一百里不错,可这只是杀伤力最强的区域。此时在那风暴核心处,不断的有金属颗粒弹出。在电磁力与风暴的助推下,就等如是一枚枚小型的超电磁炮,威力同样骇人。其中加持有两仪都天破法神雷的,只有极少的一小部分,可却让人防不胜防。

    直到太上神卫带着御天环御空而至,这仿佛末日般的情景,才开始平息。张信单手将御天环召在手中,有了这件神宝在手,今次巩天来渡劫一事,已经是十拿九稳了。

    那问非天等人,也在这之后各自再退出了一百里,直到三百里之外才停步,不再与张信接触。至于那几位伪神,更是远走到了四百里处立足。

    这一是因巩天来周围的劫力泛滥,那浩大的白雷,已经从云空中冲卷而下。在巩天来周围方圆三十里内,已经没有人立足的空间,而在周围三百里范围,则随时都有被波及的危险;其二则是重掌御天环的张信,在风雷二法上的威力大增,只是这位的‘灭法神劫’,就可再增五十里范围,此外更使人忌惮的,则是那风神无极与瞬影雷身,前者更变幻莫测,

    而张信虽是自信十足,却丝毫都不敢大意,依然警惕如故,紧盯着这几位的举动。

    这几人暂时的退让,可不意味着他们打算就此罢手。那仅只是暂时放弃了,围杀他张信的希望而已。

    一旦对方见到了机会,再次出手时,必是雷霆万钧之击!

    幸在巩天来那边,也未负他所望,渡劫的过程,一直都很平稳,并未给人以可趁之机。即便是那劫力持续滋长,亦未能使之动摇。这位总数十五层的总战境,可以轻松裕如的调动法力,以最微小的代价,应对周围劫雷,以及一切因天劫而起的自然异像。

    直到一日之后,劫力最极盛之时,巩天来的一身法力,依然处在全盛状态。只是他身周的天元霸体,稍稍不稳。

    张信神色微冷,第一时间就散布法力,一面覆盖周围二百里的雷光电网,顿时在小岛周围生成。

    这些雷电,虽无什么杀伤力,却可最大程度的压制各种感应之术,干扰那些神域,使之无法锁定巩天来的气息元神。

    也在此时,那位一直没有动静的‘北神天象’首先悍然出手,这位在四百里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搭弓张弦,随后一枚银色的羽箭化为流光,蓦然穿梭而至。

    张信双眼微眯,随后就身化成雷光闪烁,拦在了这银色流光之前,同时右手微抬。这一刹那,他面前的这片虚空赫然被强行撕裂,出现了一片巨大的断层。而那银色羽箭,没能锁定着巩天来的元神气机的坏处,也在显现。始终被阻在这断层之前,无法前进分毫。

    随后这箭,就轰然炸裂,先是周围的物质与虚空,纷纷湮灭,之后又爆开无数紫黑色的毒烟,向四方弥漫。

    张信一声轻哼,立时将袍袖一卷。他身前瞬时狂风大作,将那些毒烟全数卷开。随后他又立时还以颜色,一击风元爆,轰中了‘北神天象’立足之地。可惜后者,早就逃得不见形迹,在箭出之刻,其身影就已散化于天地之间。

    这人明显打的就是一击不中,远扬千里的打算,并没有拼命之心。

    张信并没理会之外,此时那问非天与宣无量等人,亦再次出手,目标都直指巩天来盘踞之处。前者先将一道黑光打出,穿梭之速,竟完全不逊色于那银色羽箭,

    张信意念一扫,就知那是一枚大约三个拳头大小,绘满了符文的虚空石。不过这可并非是乾坤神符,也不具有虚空挪移之能。如果他猜测无误,一旦此物被送至小岛上空,必定可将巩天来的天元霸体,彻底撕碎!

    那宣无量,则是自天际间打出了一道紫光,同样是轰向了小岛中央,气势恢宏,将沿途的电流,都收拢于其中。

    张信剑眉一挑,随后将那御天环寂于半空。仅一瞬之后,又有一层黑膜,笼罩于那座小岛的外层。

    此时张信的天元之力,已修行到极高境界,能够忽略战力在一千二百五十点以下的所有灵师,直追巩天来。

    ——可这并不包括御天环的力量,有了这件十七级神宝的助力,他的天元之力,还可提升八成以上!

    故而他现在,可以轻松自如的,将周围的空间,任意的折叠扭曲。这些天元之障的效果,也立竿见影,无论是那虚空石也好,还是那疑似阴离子炮的紫色光速也罢,都偏离开了他们的原本路线,前者直到距离小岛的百里之外爆开,一瞬间爆发出了成千上万的虚空裂刃,后者则轰中了附近的海水,将数达十万吨的海水,瞬间蒸发。

    这两位神域使出的手段固然可怕,可在灵感术被阻断,未能锁住巩天来元神的情况下,也如那银色箭羽一般,轻易就可被他干扰甚至完全阻绝。

    张信甚至都无需动用他蓄势已久的两仪都天破法神雷,就使巩天来安然无恙。

    此时那林天衍的剑器,也蓦然一声长鸣,随后散化如虹,分散成了一丝丝白光,缠绕在那雷焱天君闾丘雷严,太一音仙向祁翊的周身,使二人的神色怒恨,却又无可奈何。

    而巩天来现出的破绽,也只是霎那而已。这位瞬间就已重整旗鼓,周身的天元霸体,再次稳固如初。

    张信也终于放下了心,他这位师叔,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接下来再出意外的可能,已是微乎其微。

    先是以无比犀利的无相神斩,将环绕于巩天来之外的那些劫雷,强行斩开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