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七五章 力压魔主
    “暗物质与暗能量么?”

    张信的眼中,闪现过一丝了然之色。暗能量与暗物质都不会吸收、反射或者辐射光,甚至不可实质接触,可它们对这片宇宙的影响确实存在,否则这片宇宙就不该是在继续膨胀中,而是在坍塌了。

    而这位暗月神魔,就是将他轰过去的小半力量,都转嫁给了这些肉眼不可见的能量与物质来承担。

    张信的凝思,只是霎那,此时既已猜到了对方的根底究竟,那就好办得多。他身影一闪,就再次来到了这暗月神魔的身前。

    而当他拳锋再出之时,张信的周身已经环绕着紫色电光。宣无量的神色一肃,随后就手结符印,周身之气抱圆如一。

    “暗魔体!”

    这一刹那,宣无量周身的血肉,骤然膨胀到了近三倍之巨,以巨人之姿,面临着张信的酷烈拳锋。

    而后这片天地,一阵剧烈的摇晃,就仿佛天塌地陷。周围的海水,赫然卷起了数百丈,仿佛山墙一般往外潮卷,呈现海裂陆沉之势。

    在那中心之地,则是一切气化,所有物质,都湮灭为微尘粒子。天空中则似多出一团烈阳,与大日争辉。

    这一拳过后,宣无量的身影,竟赫然抛飞出了数十里之巨,身影翻滚,一直都无法稳定身形,最后似陨石般,沉落地面,

    此情此景,不禁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心绪一沉。便是宣无量本身,亦是眼现错愕惊怔之色。

    他知道张信有阵法加持,一身之力霸道超绝。可他自问自己这门无上级的神通‘暗魔神体’,足可抵挡这位的拳锋而绰绰有余。

    可二人交战的结果,却是如此的不堪——

    不过这位到底是身经百战之人,此时心绪只略一转念,回思了一番方才交手的情景,就已知大概——那应是两仪都天破法神雷!

    张信使用的这门无上**,虽无法增幅其近身肉搏之能,却可破坏干扰他的血脉神通。

    而如自身不能将张信的巨力转嫁,那么此人的浩瀚拳力,顷刻间就可将他击溃打垮!

    “看来所谓暗月魔主,亦不过如此!”

    张信哈哈大笑,不依不饶,再次闪化雷光,坠落在了地面。浑身光焰乱舞,就仿佛古老传说中的魔神,坠落大地。

    那宣无量见状顿时骇然,这位竟再没有了与张信正面接触的打算,提前以暗影之遁,挪移到了十里开外。

    而下一瞬间,他原本立足之所,就再次爆发出一团烈火炎阳。周围三里完全湮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而接下这位暗月神魔的身影,就借助暗影之遁,不停的闪逝挪移,变换方位,同时施展神通,在自己所经之地,布下了数十团危险暗影。

    可惜其遁法,却还是略逊张信一筹。无论是后者的‘瞬影雷身’,还是‘天元霸体’,在遁速方面,都可超越于宣无量之上。而仅仅二十个呼吸之后,这宣无量的周天上下,就已爆出了数十个血口。

    张信裹挟着那两仪都天破法神雷,气势锐不可当,如摧枯拉朽般,将宣无量打出的种种神通,全数破除,身影半点都不曾停滞。就在这短短二十个呼吸中,一共追上这位暗月神魔十七次,轰出了二十七拳,几乎每一拳都使宣无量周身血肉爆裂。

    而半空之中,四处都是张信的冷笑声。

    “本座就喜以力欺人如何?你宣无量体术不如本座,神通被本座克制,拿什么来跟我斗?”

    也就在宣无量的眼神,阴翳到了极点之时。那向祁翊的分身化影,再一次在他身旁显现,这位似已重振旗鼓,一出手就是七具化身,七道强横莫当,沛然浩大的白色光束,在极近的距离内,直击张信。

    神音天照轰击之下,张信周身的斗战圣甲,再次颤动,外壳处更隐隐现出了裂纹。

    张信却全不在意,大手一挥,月沉刀顿时出鞘而起。

    “雨横风狂三月暮,区区手下败将,给我滚!”

    当那刀光乍起,瞬时气横万丈,不过张信的刀势,却并非是指向周围的向祁翊的分身,而是直指其本体所在。

    一瞬间山河开裂,长达七百里的海面都被斩开,大量的海水,都被高温蒸发,而地面之上,更是现出了一条深达千丈的巨大斩痕!

    ——这并非是因他在御刀术上的实力下降,而是战境提升,御刀术的总等级突破一定之后,对力量的控制更为精准,更为集中,也更随心所欲。

    故而当向祁翊再次出现在了一百里外的虚空时,身形已狼狈之至,不但口中再溢鲜血,他的眸色,也是暗沉无比。刚才张信的刀势,可不仅仅霸道而已,更缠绕着几丝两仪都天破法神雷,让他的水遁无法自如施展,几乎被这一刀,正面轰中。也使他伤上加伤,元神忍受着撕裂之痛。

    而此时某位远在千里之外,正遥望此间之景的某位青袍修士,不禁唇角微挑,面色中微含感慨。

    无人能当之力,世间超绝之遁,破尽万法之雷,这三者配合,几乎无解——这个日月玄宗的后辈,终究还是成气候了。

    此时的雷焱天君闾丘雷严,却是别有感官。这位的瞳孔收缩,目中除了意外与震惊,就只剩下强烈的忌惮。他似欲动作,却见林天衍的剑器,正在轻轻颤动。

    这使他双手招出的磅礴雷龙,只能是停留在聚而不发的状态,不敢造次。

    也就在这位三十里外的另一处,无相天尊问非天的面皮,赫然微微抽动,他随后就把视线,转向了不远处的另一座小岛。

    张信与巩天来带至此间的七万道军,正在这座岛上结成上元两仪大阵。张信能压制向祁翊与宣无量这两大神域,此阵可谓居功至伟。如果能破去此阵,张信的一身实力,当骤降三成。

    不过似感受到了他投射过去的目光,那小岛的上空,蓦然传出了‘昂’一声兽鸣。那声如洪钟大吕,便是不远处接连不断的核爆,也无法将之镇压。

    问非天的视线,也随后集中在那声音的源头处。那正是张信的灵宠,那只同样使人头疼万分的雷角魔犀,正在上元两仪大阵的中央处,展开法相天地的神通,化身成一头体型庞大的巨型魔犀,身高数百丈,双目含蕴紫电,向他盯视过来。

    而此时那座上元两仪大阵之外,则张开着一层透明的紫膜——这就仿佛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海洋,不断的吞噬着外面的所有能量,也包括了人之神识灵念,也令他的无相神斩,暂时无从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