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七三章 四大神域
    有着叶若制造的中继系统,张信对两万里内发生的事情,都了如指掌。

    此时他眼神,阴翳异常,心底深处,亦是阴云密布。尽管他前生,就对这些隐藏在北方深水之下的暗流,早就有预料到了。可也没想到,在神教之外,还有着如此庞大的势力潜伏。

    “半魔么?”

    张信低声呓语的同时,也陷入了凝思。他发现那蓐收虎拳,帝江极剑等人的特征,无不与半魔相仿。可半魔一类,虽也有一些强者,可其中绝大多数都受‘魔化’,或者‘人化’之症困扰。由于自身基因的不稳定,所以这些半魔,无论是灵师的灵能,还是魔灵的血脉之力,都无法完全掌握。

    此外还有这一势力的财力来源,也让他万分不解。如此规模的庞大势力,究竟是怎么做到不露半点形迹的?

    日月玄宗的内外情司与暗堂,之前因被神教浸透,确实废物了些。可这个势力,光是供养那十二位巫神,就将是一笔很大的开销。那内外情司再怎么无能,也不至于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察觉到?

    诸如那灵山,矿脉,药材等等,这天下间的财富,总不会平白无故的冒出来,只要这势力经手过,就总有些痕迹可寻。

    可完全没有,哪怕是他前世的时候,也只是隐约感觉到北方的水面下,有些不正常的暗流。

    “我想主人你可能想多了。”

    叶若突然插言,打断了张信的思绪:“这个势力,能瞒过你们的内外情司与暗堂,可总不能连我也瞒过的。若儿的天眼系统,还有那么多的监控器,这几年一样没察觉到一丝半点的异常哦喵。”

    张信听到这里,不禁心思微动:“你的意思是说——”

    “我想这个势力的主体,应该不在北方。。”

    叶若不等张信说完,就主动接道:“可能是在中原,南疆,西海,甚至地下,又或者其他什么地方,不在天眼系统的监测之内。他们在北方的势力,应该只是一些分支。”

    张信的眼中,浮现着深思之色。叶若的猜测,是解释得通的。他甚至进一步猜测,这家势力与神教之间,有着一定的联盟关系。在北方的一切行动,都是借神教之手来完成,所以才能做到近乎完美的潜伏。

    可在此之外,还不能排除其他的可能。

    不过有一点,张信已可确定。这北方的局面,对于这家势力而言,应是至关重要。否则也不至于在神教败退之后,就急急的跳出来。

    正思及此处,张信忽听远处巩天来出声询问:“神威真君,不知在忧心何事?”

    张信微微一楞,随后就知是自己刚才的犹意,被巩天来感知到了。他当即微一颌首:“确有心忧之事,不过与师叔渡劫无关。等到师叔踏入天域,弟子自当与师叔详叙。”

    巩天来的虎眼微凝,仔细注目着张信,神色半信半疑:“果真无妨?”

    话说回来,他到现在为止,还没看到这家伙的御天环。

    张信哑然失笑,语声斩钉截铁:“我说过无人能干扰师叔渡劫,就一定能够办到!”

    “好!”

    巩天来当即就放下疑惑,再次阖眼:“有真君此言,老夫还有何忧?总之一切拜托!”

    此时倒是张信,又吃了一惊。只见那巩天来的周身上下,已经开始有雷劫环绕,

    他不禁仰头望天,只见上空处蓦然乌云漫卷,此间的狂风恶浪,也在一瞬间攀升了数个层级。

    ——这就开始了么?明明还不到最佳的时间。

    可随后他就哑然失笑,谁规定一定要等最佳的时间不可?对巩天来而言,只需这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把握就可。

    而随后张信,就看向了自己的手,就在这一刹那,他的手臂之上,忽然多出了一道血痕。

    这并非是因有人攻击,而是这周围自然生成的虚空裂隙导致。此方虚空,正处于剧烈动荡的状态。

    此外海平面也在迅速上升,尤其那小岛周围的海水,都染成了赤红色。这是劫雷未至,先临水劫。

    不过巩天来,显是早有防备,瞬时召来巨大的风压,往那四面八方冲临,将周围涌来的赤水,尽皆镇压在了数里之外。

    此外巩天来的周身,也笼罩上了一层黑幕,将他的身影,尽数遮蔽。这正是天元霸体,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今次巩天来凝聚的这层虚空之壁,异常的厚实。而这位的身体,几乎就已脱离这方虚空。

    这一方面是因此间的特殊环境,一方面则因巩天来的灵能修为,正在迅速拔升当中。

    张信兴致勃勃,注目望着,可他只来得及看几眼,就不得不收回视线。只因那些在外等候的群狼恶鲨,已经闻风而至。

    而接下来第一个现身的,就是问非天。这位立在三十里外,目含深意的,凝视张信:“没有御天环在手,你也依然如此自信?”

    张信闻言,不禁哈哈大笑:“无相天尊为我担忧的话,不妨出手一试!”

    此时一身气势冲霄,无尽狂雷,直贯天际。

    不过那问非天,却并未出手,这位反倒是偏开了视线,注目着小岛深处:“希望神威真君,不是自负。”

    就在他话落之刻,此处又陆续有数人赶至。

    ‘雷焱天君’闾丘雷严,‘太一音仙’向祁翊,都不负张信所望的陆续现身,可此时远处虚空,更有一枚剑器穿空而至。

    张信认得那是林天衍的本命剑器‘天衍神剑’,说明这位,同样已赶至此间,人就在附近不远。

    之后是北神宗的北神天象,‘北神天象’是北神玄宗,历代宗主共用的法号。而这一代的北神天象,是一位上位天柱级的天域。

    不过这人既敢身临于此,必有依仗,要么是使用了什么秘法,要么是携带了某件神宝。总之此刻,这位北神天象,必定是伪神境的战力无疑。

    而紧随这位到来的,则是两个半人半魔的身影,一个龙身人面,通体金鳞;一个人面鸟身,浑身黑羽。二人的一身气息,与之前张信见过的蓐收虎拳,帝江极剑,相差仿佛。这应该也是伪神境,观其形象,多半是十二祖巫中的烛九阴与翕兹。

    之后又是一位伪神,正是神教的神圣战傀。被张信摧毁之后,这东西仅隔半年,居然又恢复如初了。

    最后到来的,则是一位神域魔主,不过这位,却是以人身出现,身披日月山河袍,头顶着十旒平天冠,气度雍容。向巩天来所在的方向注目时,目中赫然电芒滋生,杀机恢弘浩大,弥漫着此方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