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六一章 炼体圣境
    在离恨天结束教导之后,张信又开始研习起了御剑术。

    当年那位神天上师创出的那门‘斩神劫’,本来就是可刀可剑,刀剑俱可施展,

    此时他在御剑一道,除了前世的积累,叶若搜集到的海量数据视频之外,更已在刀道之上,建立了雄厚根基,

    而无论刀剑,本质都是兵器,许多道理,其实是相通的。

    故而张信,没用多少时间,就将他的御剑术,也推升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可惜没有合适的对手参考,张信虽知自己在剑道上的造诣很高,可到底高到什么程度,他心中却没什么概念。

    而此时在张信眼前的数据图表中,那‘斩神劫’依然是残缺状态,

    不过随着他在刀剑二道上的造诣日益高深,他已将所有的斩神劫残招,都全数加以复原,并尽量精简,以增加实战能力。

    所以这条数据,看似一点变化都没有,可其实与半年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语。

    此时张信,只是没有一套系统的修行之法,将这些招法的威力,推升到极限而已。

    这需要他对灵能的运用,拥有极高深的理解,并需更深一层,掌握天地法则与劫念的本质,此外还得有大量的时间,将之推演完善,

    张信并不着急,这斩神劫是他突破上空这层‘天穹’的希望所在,可他还有至少二十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一切。

    而就在张信将御刀术与御剑术,都修行到极点的同时,他的天元**,也如其所愿的,推演到了第二十五层,本身也将这门**,修炼到了二十一层。

    除此之外,还有他一直都不曾放下的《太清仙体》。在历经一年多时间,持之以恒的苦修之后,这门功法,也终于被他推升到了第六重境界,

    这个修行速度看似缓慢,与之前那五重境界的势如破竹,完全不能相比。可其实已经极快了,也是张信运用大量丹药的结果。

    换成其他天资超卓的超天柱,在不用丹药的情况下,十五六年晋升一阶才是正常情况。

    事实上,张信在进行下一阶段的修行时,就已没有多少药物可用,且随着功法的境界提升,修炼所需的时间,只会越来越长。

    预计他要将《太清仙体》提升到第七重,在没有其他际遇机缘的情况下,至少也得五年时间,

    可好在第六重天的《太清仙体》,已经为他撬开了炼体圣境大门!

    “真的好期待,再过不久,主上就可尝试晋升三阶基因武者了。真难以想象,主上才用了仅仅十年而已,这个修行速度,在我们地球联邦,也是旷世绝俗——”

    叶若在为张信唏嘘感叹的同时,眼中也发出丝丝异泽:“主人你现在如果返回地球联邦,一定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刮目相看的。”

    张信却微一摇头,懒得回应。那是别人对‘张长治’的观感,他自己只是想了断与此人的因果而已。

    也就在这时,他忽然神色微动,心生感应。之后仅一个呼吸,一道剑符就蓦然从远处穿空而至,悬停在他的身前。

    随着剑符之内,一道光影投出。巩天来的身影,也显现在张信的眼前。

    “我已请示过掌教,你的面壁处罚,可提前结束!”

    张信唇角微抽,他剩下的‘刑期’,总共也就只剩下七天而已,

    不过他已猜到了巩天来的用意:“这么说来,巩师叔现在,已有了把握?”

    “把握很早就有。”巩天来嘿然一笑:“这段时间,只是为准备一些东西而已。有你这个神域在,我现在能够拥有更多的野心,”

    说到这里,他又神色肃然:“倒是张信你,可有把握?这一次,我不准备在群山法域之内渡劫,”

    张信早就猜到了这点,巩天来如愿将就,也不至于拖了几百年,仍是法域圣灵。

    而这个世间,适合天元霸体渡劫之地,也就只是那么几处而已,

    “这个倒是无妨,不过,能否再给我十五天时间?我这里,同样需一些准备。”

    此时他还有最后的一步,未能完成。

    “准备吗?”巩天来眯起了眼,仔细看着张信,随后就一声轻笑:“那我期待备至,谁不知神威真君的每一次‘准备’,可都让人惊喜万分?”

    张信则是唇角微挑:“本座自不会令师叔你失望。”

    他语声落时,也将袍袖一拂,结束了与巩天来的通讯。随后也干脆利落的长身御剑而起,遁入到了空中。

    这面壁之地,虽是适合静修,可如他想在现在的修为上更进一步,那就不得不返回伴山楼,只有那里,才能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

    不过叶若,此时又担忧的问着:“十五天之后?这时间,会不会与灵儿小姐那边重叠了?”

    “这个倒无需在意——”

    张信的神色冰冷,唇角则流露出了一丝嘲讽之意:“我如不是分身乏术,他们又怎会轻易下手?”

    叶若想想也对,可仍无法放心:“可主人你真就这样放手不管吗?这万一有个什么意外,主人你可能会后悔一辈子的。”

    “放手不管是没可能的,不过得看时机。”

    张信说至此处,不禁神色复杂的看向了南面方向:“灵儿她一直都在我羽翼中成长,这些年经历的所谓历练,其实都不值一提。而我如今,已没可能照顾她一辈子。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她若不能惊醒,那么她对广林山,对上官玄昊的执念,迟早还有被人利用的一天。”

    叶若听他说不会彻底放手不管,就已松了一口气。至于张信在巩天来渡劫之时,怎么分身去顾谢灵儿,她并没询问。

    作为张信的辅助智能,她对这位主人的实力,实是再清楚不过。

    就在二人说话之时,张信已经返回了伴山楼,不过此时,他也将附近的那座昊月居,映入到了眼内。

    张信不禁抿了抿唇,从月峰那边返回之后,他终于可以解脱,不用每天面对林见月的纠缠,

    可其实他对此女做出的那些饭菜,还是蛮喜欢的。尤其最近,林见月不知怎的,居然又厨艺大进,已让他有了上瘾的趋势。

    此时一想到日后,再没有机会品尝林见月的手艺,张信就不禁嘴里口水大增,心中失落,

    不过他很快就压下了这念头,转身飞入到了下方一座小楼中,

    之后张信,也没做什么准备,等到他在静室之内盘膝坐下,就直接将一枚暗红色的丹药服下,

    而随着这药物入体,张信周身的肌肤,渐渐转为霜白之色。他周围二十丈内的温度,也在急速下降,那地面甚至覆盖上了一层薄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