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五四章 复合灵术
    张信现身之时,也微一拂袖,将那御天环招回到了身前:“天尊看来是已无意再战?那么你我二人,何妨坐下来谈一谈?”

    “谈?”

    问非天的目中,满含着淡漠之意:“神威真君果是气魄宏大,可在老夫看来,如今你我二家,还没有商谈的必要。若真君以为此战之后,就可与老夫分庭抗礼。那么我期待天元战圣渡劫,或者阁下亲率大军,进发灵龟岛之日!”

    这一句,却顿使巩天来心中一寒,仿佛一桶冰水,从头顶灌下。

    他已从刚才的惊喜,恢复过来,也意识到了今日这一战的不妥之处。

    今日张信确实能与问非天抗衡不败不错,可这毕竟只是二人之间的私战。问非天对张信固然是无可奈何,可张信也同样不能拿这位无相天尊怎样。

    而如果是战场之上,这位无相天尊也完全可将张信置之不理。此人的无相神斩,可斩碎一切有无形之物,任何阵法,在这位的面前都形同虚设。须臾之间,就可破去十万人的道军大阵。

    ——他巩天来这些年,之所以能与问非天对抗,只是保证了双方在战场上,可以相互摧毁而已。

    同理可证,自己如欲渡圣灵劫,那么张信能否压制住这位无相天尊,依然是未知数。

    “原来天尊是这般看的?”

    张信依旧斜挑着唇角,依然饱含笑意,更隐隐透着几分嘲讽之意:“看来天尊对你的无相神斩,极有自信。然则当阵战之时,本座可也自信不会输给天尊,”

    他说话之时,周围狂风大起,无数金属颗粒,开始悬浮于空。这正是‘灭世风灾’的前奏。

    只是在场的几人,很快就发现其中的一些金属颗粒周围,有着丝丝白色电光闪耀。赫然就与之前的两仪都天破法神雷,没什么两样。那些电流以一种极度玄奇的的方式排列,形成了一圈菱形的网格阵列。只是这阵列,极不稳定,似乎随时随刻就会破灭消散。

    可只是如此,就已足够。那问非天的气息,这刻是益发的冷凝;远处的织命师,也同样将瞳孔再次收缩。

    而巩天来则是意外惊喜之至,心知这是张信将‘两仪都天破法神雷’,附加在那些金属颗粒上,规模大约百余颗,而且极不稳定,想必这就已是张信能够做到的极限。

    不过这已足够了,毕竟当阵战之时,张信的法力与战境,也远不止现在这个程度。在大阵加持之下,张信的整体实力,至少可提升一倍有多。

    ——完成此术,绰绰有余!

    那么附加了‘两仪都天破法神雷’之后的灭世风灾,会有什么效果?那同样可将天下间的法阵,视如无物。

    问非天可以在十息之内,破去日月玄宗的十万道军大阵;他这师侄,却也同样可以做到,将对面同等规模的道军大阵,强行击溃!

    而如论到杀伤效果,问非天的无相神斩,是无论如何都及不上张信的这门无上级超杀伤!

    “问天尊如觉本座,还没有与你商谈的资格,那么这样如何?”

    就在张信语落之际,周围的那些狂风,又忽然散去。而此时那御天环周围,再次滋生白色光电,仿佛是一杆长枪一般,将那御天环包裹。

    若只是如此,那与之前的‘两仪都天破法神雷’并没什么区别,可随后张信,又在这‘长枪’之上,覆盖上了一层黑膜。

    这门复合灵术,同样是极不稳定,那黑膜始终无法将这两仪都天破法神雷完全覆盖,而那些白色光电过处,这层黑膜也会出现些许的破损。

    可此时场中的气氛,却更为冷凝。

    巩天来的唇角,也同样浮起了笑意。张信这是以天元霸体,来覆盖‘两仪都天破法神雷’,使后者获得虚空穿梭之能。

    问非天的无相神遁,确实超群绝俗。可如张信真能做到,将这门神通结合为一,那么这世间再怎么超绝的遁法,也很难将之摆脱。

    “这升级后的灭世风灾,本座将之命名为灭法神劫。而现在的这门复合灵术,则名为天元破法神雷。”

    张信的目光幽深,竟含着几分压迫之意:“天尊以为我这二门灵术,可有与你一谈的资格?”

    那问非天初时并不答言,只目光森冷的注视了张信良久,直到十息之后,他才收回了视线:“你要与老夫谈的,无非是让我神相宗束手降服,从此臣从于你们日月玄宗。可你我两家积怨已久,早就无可化解。所以老夫还是之前那句——”

    说到这里,问非天的身影,就开始随风化散,在众人的眼前逐渐消失。只余一句余音,继续在他们的耳旁响彻:“若真君以为此战之后,就可与老夫分庭抗礼。那么我期待天元战圣渡劫,或者阁下亲率大军,进发灵龟岛之日!”

    也在此刻,那织命师的身影,也同样化成黑雾,瞬间消散无踪。

    张信的面上,顿时满含冰霜:“就如天尊之言,五年之内,我日月玄宗的大军,必将兵临灵龟岛外!”

    可那问非天全无回应,似乎早已远去。

    而此时巩天来,也不禁微一摇头:“这问非天心志之坚,可谓天下罕有。岂是你的三言两语,就可摇动?”

    所以张信刚才的那些复合灵术,根本就没必要施展,如今只是白白让对手增加了几分警惕。

    说什么五年之内,兵临灵龟岛,更是全无必要,自困手脚。若是未来日月玄宗办不到,岂非是贻笑与人?

    “这位天尊是什么样的人,我岂能不知?可此人的心志再怎么坚韧,也会权衡利弊。神相宗倒向太一神宗是一个选择,日月玄宗这边不一样也是?”

    张信却远远望了一眼东面方向,语声则意味深长:“我这番作为,是否真的无用。还得几年之后,才可知究竟。”

    当这语声落时,他的周身上下,就已开始笼罩黑膜。

    今日此间之事,算是告一段落。他想自己还是尽早回山为佳。想必他那火冒三丈的师尊,还有门中那诸多天域,如今都在等他一个解释。

    这次他冒险出战,想必是令这些师门长辈,都惊吓不轻。

    ※※※※

    正如张信的预料,就在半刻之前,日月本山神玄峰巅的气氛,还是冷凝似冰。掌教归真子面色铁青的端坐于上首,而在其下方处,则是同样怒意隐蕴的离恨天。

    不过相较于他们惊闻张信,私自离开日月本山的时候,此间诸人的面色,还是缓和了不少。

    至少他们现在,已知张信在北漠荒原大发神威,亲手送葬了神教的七万神军,并将那大名鼎鼎的邪语莫罗,金翼大仙,太一剑圣等三位伪神,一一斩杀。更得手‘御天环’,从此屹立于当代绝世强者之巅。

    “诸位何需这么紧张?”

    殿堂之内,神思峰的李思海发出了一声轻笑:“我虽不知那位还要留在那里,到底是有何用意。可神威真君,实力既已至如此境界,想必也是有能力,在那位无相天尊面前,全身而退的。”

    日月玄宗的天域,大多都风仪严峻,威仪不俗,可唯独这位不同,平时放浪形骸,促狭任性。

    旁边皇极闻言,则不禁狠狠瞪了这李思海一眼,随后若有所思道:“以我对张信的了解,他只怕是欲与问非天,正面一战。可我真不知那家伙,到底哪来的信心?”

    神相峰玄照,也是一声苦笑:“神威真君所恃,无非是风神无极,或可克制问非天的无相神斩。可无相天尊无敌于北境这么多年,便连林天衍都忌惮三分,岂是如此简单?据我所知,这位天尊的灵感之能,早已不逊色于一般的灵感师。张信他若无反制无相天尊的手段,那是必败无疑。”

    “可如今张信,已得了御天环!其风雷之术,自然与以前大不相同。”

    施洛神凝思着道:“我想天元战圣既然放任,想必是有把握从问非天身边全身而退。”

    皇极看了这位新晋的天域一眼,心想此女对张信,倒是信心十足。

    而对于施洛神的观点,他也颇为认可,不过——

    “话虽如此,可为防万一,掌教还是随时准备好接引为佳!”

    上方的归真子并未说话,却微一颔首,随后他抬手一招,就将一枚玺印一般的神宝,招至身前。那正是日月玄宗的镇宗至宝——八卦元阳玺!

    而此时这殿堂之内,忽然都归于寂静。

    只因就在不远处,那面映照着数万里外倾尽的庞大银镜,已经现出了问非天的身影。

    这使在场诸多天域,都开始注目凝神。皇极更是悄然抚上了他袖中的剑器,一阵心神不宁。

    他不知张信这次的挑战,是过于自负,还是真有信心。

    不过仅仅半刻之后,那镜中的影像,就将惊人的一幕,展现在他们的眼前。

    此时在场的六位天域,赫然就有四人克制不住心绪,纷纷从座位上振衣而起。

    “——惊是两仪都天破法神雷!”

    而这些语声内,无不饱含着惊喜与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