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五三章 破法神光
    张信也很快就放弃了施展‘风元破’的努力,开始尝试起了其他的灵术,风神斩,雷击术,庚元斩,太虚斩,斩神劫,大日琉璃神光,天雷贯日,九霄雷神等等,都一一施展。

    可这些让他纵横此世,将金翼大仙与太一剑圣等人,如屠猪狗般的强横灵术,却都在问非天的面前铩羽而归。

    要么是在斩至问非天面前的时候,就被问非天以无相神斩,直接破坏了灵术的根基,要么就是完全没有成功施展的可能。

    便是天雷贯日与大日琉璃神光这样的灵术,这位同样都可以量子纠缠的方式,来干扰破坏。

    此时他非但伤不到问非天的分毫,反倒是自身,被这位无相天尊,追斩了近四百余次!

    那问非天似乎掌握了他风神无极变化的规律,每一次‘无相神斩’的斩击,都距离他本体所化的粒子流更近数分,逐渐封堵着他的变化。

    此时的问非天,也再次睁开了眼,目中闪动着冰冷光泽:“就只有如此而已?如果只是这程度,那么今日这一战,已无必要。”

    “只是一些前戏而已,天尊可稍安勿燥。”

    张信说话之时,也暗暗一声叹息,心想自己,还是小瞧了这问非天的无相神斩。此人的量子纠缠之法,几乎是无懈可击。

    不过他随后,又振奋起了精神:“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天尊今日斩我六百多记。如今也该我狂刀,稍作回敬!”

    下一须臾,就有一道白色的光电,从空中劈斩而起。这与之前张信打出的雷电,完全不同。那赫然是以‘御天环’为核心,周围的雷电,也以一种极度玄奇的的方式排列,形成了绚丽而又美轮美奂的网格阵列,更使得周围的所有物质,还有那时序虚空而微微震荡。且是迅捷异常,几乎直追光速,让人肉眼难及。几乎就在张信打出的霎那,就已凌至到问非天身前。

    同时张信的声音,也再次响起:“如天尊能受我这一记而不死不伤,那么今日本座,就只能逃命奔亡!不过在我看来,不论本座这一击结果如何,今日此战,都已可宣告终结。”

    可早在他语落之前,问非天就已闪身离开了原地,出现在了三千丈外。这位在沿途,更布下了重重术法,那灵壁盾,玄金盾等等,一层层的布于身周左右。

    可那御天环与白色电光的追击,却是不死不休,不依不饶,直追着问非天的身影而去。沿途气势惊人,浩大磅礴,将所有一切有无形之术,都尽数扫灭。

    无论是什么样的术法,都不能阻其分毫。

    眼见此景,千里之外观战的‘织命师’,顿时瞳孔收缩,眸中波澜起伏。

    而那巩天来,此时亦是眉梢微扬,眼现出了惊喜的神色。

    “竟是两仪都天破法神雷!”

    此事再次大出他的意料之外,他是真没想到,张信竟然已将这门绝顶的神功**,修到了小成境界。

    而此时距离北海之战,仅仅数月而已。此子的天赋,竟然恐怖如斯。

    这刻他是真没法确定,眼前这位,是否真是那位上官玄昊。

    如果之前这位的一切修为造诣,可以用前世的积累来解释。那么现在又该如何理解?

    两仪都天破法雷诀这门功法,上官玄昊可从未修行过。而哪怕是昔日的雷神简无敌,也是用了近百年的时光,才将这门**,推升至圆满大成!

    不过他现在,已将那高悬在喉咙口的心脏,又落回肚内。

    ——如果只是单纯的‘两仪都天破法神雷’,可能还拿问非天无可奈何,可如果加上那神宝‘御天环’,这份量又截然不同。

    前者可破尽天下之法,而‘御天环’的杀伤力,也是冠绝天下宝物,更胜于许多无上极招。这二者相合,任意的一位神域,都难正面抗衡。想必这位无相天尊,也不例外。

    除非是这问非天,有着更胜‘御天环’一个阶位的神宝,作为助力。可这如何可能?

    接下来的战况,也印证了他的看法。那问非天在都天破法神雷的追击之下,只能不停的挪移方位,近乎疲于奔命。

    而此时的张信,虽也是被无相神斩持续追杀,可那些无形刀刃打出的频率,却已是急剧下降,这使张信的处境,急速的好转。

    这使双方战局,完全陷入到僵持的状态。如果那位无相天尊,再没有其他手段破解。那么如今唯一能决定此战胜负的,就是双方灵能量的高下。

    这原本是张信的弱点,可巩天来却知,他这位师侄之前可是维持了整整九十息时间的‘灭世风灾’,将九万神教大军,俱皆埋葬。

    他不知张信,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可显然这法力的短板,已经被张信补全。

    似乎他这师侄,真能够办到!以神师之身,抗衡这世间,最顶尖的神域之一——

    思及此处,巩天来不禁握紧了双拳,心脏则似是雷鸣般的跳动!

    这真是天佑日月玄宗——不对!这是群山之灵庇佑,天不负他巩天来!四百年的守候,今日终迎成道之望。

    “果然,本座这门两仪都天破法神雷,最能克制天尊你这无相神体。”

    狂风之中,张信再次大笑,满含着得意之情:“那么天尊你,是否还欲再与本座继续下去?”

    那无相天尊的目光,一阵阴翳莫名,不过这位的性情,也是干脆之极。随后他的身躯,蓦然停留在了原地,随后就在那都天破法神雷与御天环的冲击下,被轰为粉尘。

    不过此时在三百里之外,无相天尊问非天的身影,却已再次出现,上下都毫发无伤,依旧气息磅礴,压抑人心。

    张信也随后现身,狂风聚结化为人身,随后就似笑非笑,眼神自傲的与那问非天遥空对视。而此时他面上,虽是志骄意满,可瞳孔之内,却也现出了几分忌惮之情。

    此人最后施展的这一手遁法,也是量子纠缠之术,问非天在三百里外,瞬间编织出他的另一具躯体。

    这无疑是向他示威,此人并不畏惧他的两仪都天破法神雷,只是在近距离之内,暂时拿他无可奈何。

    不过此情此景,并没能让张信脸上的笑容,有半点的失色。而此时的他,也确有得意自傲的资格。

    今日能够与这位威震北境千余载的无相天尊平分秋色,他就已达成目的,他张信可从没奢望过自己,能将这位在北地积威已久的神域击败!

    事实上如非是他有着‘风神无极’之术,刚好能应对问非天的根本**,他现在根本就没有与这位交手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