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355章 短暂的休憩
    温馨是短暂的,如果因为私事使得奎尔萨拉斯永歌森林里的精灵住民悲剧掉,今晚的温馨反而会成为以后的裂痕。

    事实上,奥蕾莉亚跑掉不够五分钟,她又转回来了,稍微低着头,垂着双肩,紧握了拳头。

    “我也知道强人所难,部落正在前往奎尔萨拉斯,他们已经甩开了我们。我们已经损失了数日。不尽快集合部队进发只会让我们被拉得更远!”

    杜克很自然地用他的双手抓住奥蕾莉亚的双臂:“大军骤然半夜爬起来急行军,这是非常忌讳的事,我们人类可没有精灵的【黑暗视觉】。光是行军都会出很多问题。而且我还要防备那支留下来的部落大军偷袭。”

    “偷袭?”

    “对,偷袭。我不得不说,奥格瑞姆干得漂亮。他知道我们会来到这里帮助蛮锤矮人。所以他带领着主力部队前往北方,留下了部分来减缓我们的速度,比如白天作为佯攻的那些兽人。又比如潜伏在辛特兰森林深处的那支……”

    “还有?”奥蕾莉亚瞪大了眼睛。

    她突然感到一阵惊颤。如果杜克真的在她央求之下让大军连夜行军,那么无疑会遭到那支潜伏在森林里的部落的袭击。在黑夜里,人类大军的表现是很烂的,只要选对了伏击的地点。哪怕无法第一时间击溃人类,也可以把战斗拖入兽人最擅长的乱战当中。

    在乱战里,兽人单兵作战的威力会成倍增强,甚至很可能依靠乱战就击溃人类这支援军。那么,到时候的奎尔萨拉斯才是真正的孤立无援。

    这一刻,奥蕾莉亚意识到自己跟杜克的差距。或许她是一个很称职的战地指挥官,但她并不擅长谋略。在杜克和奥格瑞姆这种级别的统帅面前,她根本不够看。

    事实上,奥蕾莉亚无法想象这支援军的任务有多艰巨:追赶一支精锐军队,拼命地移动还要抵御可能受到的伏击。她只希望他们能够及时地赶到永歌森林。

    “那怎么办?兽人主力和我们拉开这么大一段距离。我们耽搁的每一秒都会变相让部落更快地接近奎尔萨拉斯。”哪怕不想承认,在这种时候,能给她出主意的也唯有杜克了。

    “没怎么办,你从奎尔萨拉斯赶来,你已经很累了,我建议你好好先睡一觉,然后……”当杜克看到奥蕾莉亚倔强的眼神后,苦笑:“好吧,我不把谜底揭开,你是不肯休息的,是吧?”

    奥蕾莉亚的明眸盯着杜克,一副你小子明知故问的样子。

    杜克耸耸肩:“这可不是一场竞技场上公平竞争的赛跑啊。奥格瑞姆可以派大军骚扰我们,我为什么不能派人绕到他们前面阻拦他们?别忘了,是谁推演出部落会走这条路线进军的。好吧,提示是fff。”

    fff自然就是杜克的火焰喷射器部队了。

    现在时间已经踏入5月的盛夏,要放火还真没太大难度。尽管奥蕾莉亚身为精灵很讨厌这种焚毁森林的做法,但一来大敌当前,二来她又不是自然至上的德鲁伊。

    甭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

    因为银松森林的大战,洛丹伦几乎抽空了后方所有的兵力,要洛丹伦派兵挡住奥格瑞姆的精锐根本不实际。能以少数兵力迟滞部落大军,除了这招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奥蕾莉亚恍然大悟,脸上蓦然变得很精彩:“混账,你早就算好了一切,然后逼我背叛祖国,当你的封臣的吗?”

    完全不管不顾,奥蕾莉亚猛扑上来,张开那口洁白的牙齿,狠狠地在杜克左肩上咬了一口。

    “啊!痛!你是小狗吗!?”不是说笑,奥蕾莉亚咬人真的很痛,那是一种整块肉都快被撕下来的吃痛。杜克眼泪水都飚出来了。

    奥蕾莉亚口牙很好,却没有再咬下去,杜克感到肩膀传来湿润的感觉——奥蕾莉亚哭了。转过头去,杜克瞥到晶莹的泪水从奥蕾莉亚那张绝美的脸庞上滑落。

    杜克一时无言。

    “我知道的,你不是故意这样做的。如果没有阿纳斯特里安和银月议会那群混账,你根本无需这么别扭……我只是觉得好累。如果明知道悲剧会发生却无力阻止,我真的会崩溃的……我好累,让我休息一下,不过我警告你,不许对我出手哦。否则我会恨你的……”

    说着说着,奥蕾莉亚就这么抱着杜克,发出了甜美的酣息声。

    轻轻抚着奥蕾莉亚那头灿烂的金色长发,杜克露出淡淡的笑意。

    “辛苦了,好好睡吧。”

    奥蕾莉亚的确很辛苦。从杜克告知奎尔萨拉斯之危后,因为海路依然有少量部落的战船,不安全。她先是带着将近千人的游侠队急行军近千公里赶回奎尔萨拉斯,在对自己的祖国示警发现无用后。又赶到永歌森林,发动民众准备好撤离。最后发现无果,才拼命赶来辛特兰找杜克救援。

    自从杜克到阿拉希高地后,一直到现在,奥蕾莉亚也没好好休息过。现在精神终于放松下来,她自然是睡个天昏地暗。

    杜克抱着她,轻轻放到自己的床上,盖好被子,然后走出大门。

    一出大门,杜克马上感应到复数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

    “哼!如果你敢这种时候趁虚而入,我一定宰了你。”希女王搁下一句狠话,然后闪了。

    杜克也没回答,就看着希女王转身离去的潇洒身影,呆了两秒,然后摸摸鼻子:就知道你这个老是坏事的小姨子在听墙脚,鬼才这时候碰奥蕾莉亚。

    杜克把视线投向凡妮莎。

    这个不怎么听话的小侍女顿时自言自语:“唉,我这个侍女真是忙碌。明明就是个侍女,却要跟着上战场。不知道我那黑心的主人是否会偶尔发发善心给我加工钱呢。”

    “噗!”无论多少次看到凡妮莎,杜克都觉得有点逗。这丫头似乎怎么都看他不顺眼,又总会恰到好处地帮他打理家务:“好吧,你主人有钱,以后你工钱是现在的两倍好了。”

    “这还差不多,我可以去换套匕首了。”

    有你这样的侍女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