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五一章 圣贤寂寞
    此时的金翼,早已是陷入了疯狂。它的双目赤红一片,神色则狰狞丑恶。

    “竖子,竖子,你胆敢杀我,可知本座的兄长,乃是极东妖神”

    “很重要么?”

    张信打断了金翼的话语,语声冷漠无情,似能将人心冻结。

    而此时他的月沉刀,也已腾飞在高空五万丈。

    “阁下插手我北地纷争之前,难道就没想过,要为此付出代价。”

    当他那刀光劈下,就仿佛是古代传说中混沌初开时,那道劈开了天地的灵性之光,又霸气绝伦,壮气吞牛,遮天盖日!

    三千丈的刀芒坠落,生生劈散了金翼大仙的残躯,随后又化为成千上万道的细碎刀气,追杀着金翼大仙的每一片魂识,每一点血肉。

    而这一刀之后,张信就不再关注。这一刀名为斩鬼神,亦是‘斩神劫’中的一式刀招,威能可与斩天怒并列。

    既然金翼大仙受了他这一刀,那就再无生理。

    此时张信的视线,已望向了南面。那太一剑圣古千岁,早已逃到了他视野与灵感范围之外,远去一千七百里,却仍在疾驰狂飙。

    幸在有太上神卫与小吞天尾随追击,还有若儿的监控系统,依然紧紧的锁定着古千岁的踪迹。

    而张信的唇角,也在此时露出嘲讽的笑意,随后他就将手中的‘御天环’,猛然甩出。

    这一甩,倾尽了他一身,上百万点的法力,也将‘御天环’内的所有符阵,都全数激发。随着这件神宝,就化为一团黑光,蓦然消失在张信的身前。

    然后仅仅不到一千分之一个弹指,就来到了古千岁的身后方。后者微微变色,忙御剑回斩,当剑环相撞,这方虚空的所有的物质,赫然都在崩溃瓦解。包括周围一百里内,所有的群山,所有的草木,所有的血肉生灵,都在巨震之中,化为齑粉。

    古千岁手中的剑器,此时已在哀鸣震荡,而他的浑身上下,也溢出了丝丝血点。

    可更糟糕的是,太上神卫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

    “汝远来不易,不妨埋骨于此!”

    随着张信的声音,那太上神卫也一拳印下。这一刻,古千岁只觉自己周身的时序,被放缓到了极致,而太上神卫的拳锋,则快到非人,

    不过古千岁依然在千钧一发之际遇,将他的剑器回防身前。而下一刻,这天地间又是‘当’的一声重鸣。

    随后古千岁的整个人,就似如流星般坠落,他那高达十六级的本命剑器,也在此时现出了丝丝裂痕。

    古千岁面色发白,全力挣扎。可此时的那只雷角魔犀,已经踏雷而至,气势狂暴,直扑他的落点而来。

    不过首先凌至的,却是由犀骨雷珠,打出的整整十八道超电浆炮。

    而上空中的御天环,则更将一道黑光投下,遥遥摄住了古千岁的身躯。使得后者的眼中,现出了绝望之意。

    “古来圣贤皆寂寞,目空四海嗟无人”

    张信在丢出了御天环之后,就彻底清闲了下来。他停在原地,目望四方这一片狼藉,随后就一声轻叹:“我有预感,一二十年内,本座在这世间,又要饱尝寂寞之苦。”

    叶若不禁抽了唇角,无言以对,只好疑惑道:“好奇怪啊主人,若儿现在竟然能够感觉到,什么是恶心了。这种感觉,真的很新奇呢。”

    “是么?那说明若儿你现在的灵智,又更进一步了。以后要继续努力!”

    张信失声一笑,随后就一个闪身,来到了一座山窟之前。也在这时,一千八百里外,又传来一阵剧烈震荡。无数碎散的剑气,自天空横扫而过。

    这令张信不禁侧目,往那边剑气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是太一剑圣自爆元神,所引发的动静。这位伪神的临死一搏,也几乎就让太上神卫与小吞天遭遇灭顶之灾。

    好在只是‘几乎’而已,前者凭借升级了的相变盾,终究还是扛住了太一剑圣的剑气轰击,身躯虽千疮百孔,伤势沉重,可却在须臾之间,就以自愈之能恢复。

    而独角雷犀,则是临时在身外招出了数层重甲,加上本身的狄拉克神体,将大半的冲击力化解。之后又有太上神卫的‘生命神光’照射,助他化险为夷。

    至于神宝御天环,早就在太一剑圣自爆之前,就已经撤离了。神宝之属,都有着一定的灵智。而十七级的神宝虽不如人类,却也有着相当八岁孩童的智慧。

    “看来这位,倒也有着几分烈性。”

    张信摇了摇头,从那边收回了视线。随后他的目光,又指向了山窟之内,那个六丈高的巨大身影。

    这窟内还有着些许禁法残存,不过对他而言,这等同于不存在。

    不过他并未第一时间动手,而是微含好奇的,看着这神圣战傀。

    “为何不逃走?你的天元霸体,还有那神宝无形剑,用来逃命还是很不错的。”

    “问这个做什么?假惺惺的让人恶心。”

    那神圣战傀体内,一个少女的声音,冷冷回复道:“我知道我逃不掉。”

    自始至终,这尊神圣战傀都在张信神念锁定中,被强大的天元之力遥锁,所以别人都可以逃,唯独她们不能。

    此时张信也注意到了神圣战傀的躯体内,除了这少女之外,其余人等,早就没有了声息。他顿时明悟,这五位‘沉睡’状态的神子神女,只怕早就通过特殊的方法脱身。即便是这个天元神女,只怕也一样是有了脱身之法。

    “原来如此!”

    张信微觉遗憾,知晓自己还是来的太晚了。可他的出手,依然毫不容情,瞬时数十道虚空裂隙产生,斩入到那神圣战傀体内。后者也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就被张信的太虚斩分割肢解。

    而就在那天元神女死亡的刹那,张信探手一摄,一张浩大的雷网,包裹四方。

    他原本是欲阻拦,或者强行摄取天元神女的元神,看看能否窥知这六人复活的奥秘,可结果功败垂成,毫无所获。

    张信不禁微微摇头,微觉失望的重新回到了半空中。

    此时叶若,又再次在视界里问道:“这边的埋伏都已解决了,主人还不回去吗?”

    她深恐张信不明白形势:“那个织命师,距离这里已经不到七千里,还有那个无相天尊问非天,也只有一万五千里之遥,很快就可以赶到。”

    “不用!”

    张信探手一招,将那回归的御天环拿在了手中,同时语声凝然:“我就在这里,等他们到来!”

    他的目中,既有着几分期待之意,也有着些许的兴奋与忐忑,可都被他很好的压抑住了,随后心如止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