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五零章 神宝入手
    “汝等蝼蚁,当知自身之卑微!”

    就在张信语声落下的这一刻,天空中蓦然一道狂雷劈下。那仿佛一杆巨大的长枪,刺穿了天地。随后那些隐于狂风中的金属颗粒,都在顷刻之间,加速到了让人肉眼难及及至。

    这片天际,先是响起了一些零星的铿锵碰撞之声,随后则似雨打芭蕉,接连不断,最后越来越密集。等到三个呼吸之后,天地间已被那些尖锐高亢的声音充斥,且越来越强劲,越来越让人难以承受。

    百余里之外,那七百艘神军战舰之外,神光磅礴。恢弘的浩瀚的神力,此时就仿佛是一座巨大的庇护所,牢牢的庇护着里面所有的圣灵,且越来越显辉煌,越来越显刺目。

    可在这刺目的光辉之下,正有一枚枚的符文,在那些金属颗粒的碰撞下次第粉碎。外围那些新造才不到十年的舰船表面,也是木屑纷飞。先是一个个凹痕出现,随后就扩大为孔洞。而只要有一个缝隙出现,就有大量的金属颗粒冲入,在那些船舱之内,掀起一场血腥风暴。

    “已经有二十九息了!”

    高元德看着那傲立于虚空之中的张信,目中闪动异泽:“记得前次在神石要塞,此人的灭世风灾,维持了大概八十息时间。”

    仅仅是八十息时间不到,就摧毁了诸多的神能卫士。

    白帝子的额前,已经溢出了斗大的冷汗,不过除此之外,他的脸上,就再无其他的表情:“那是有上元两仪大阵!此子的法力,当时已直追神域!”

    可此时他的心念之内,还是生起了一丝疑惑之意。这个张信,如今真的仅只是神域而已?这浩瀚无穷的法力,究竟来自何处?

    今日之战,实是屡屡超出他的意料,他已准备好了应对风神无极,也有了短暂压制瞬影雷身与天元霸体的方法,可张信却偏偏将这三门防身之法,都弃之不用。

    他事前也设想好了,该如何应对张信的风元破,该如何面对那太虚斩与御刀术,可这位却自始至终,都未施展这些手段。

    而此刻张信展示出的法力,也让他极度的不安。难道说,这家伙真有把握,将这门无上超杀伤,维持一百个呼吸以上?要将这九万神军全数覆灭在此!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就在他思虑之间,时间已悄然过去了五十息。此时不止是他们这边的‘不动神威大阵’,在那灭世风灾的压迫下,不断的溃散。便是那四大伪神,亦是只得苦苦的支持,金翼大仙与太一剑圣二人,都已无容身之地,不得退出到五十里外,以避开那些金属颗粒,最为爆裂猖獗的所在。

    张信周身面临的压力,也随之大减。而他眼眸中的讽刺之意,也随之愈发的浓烈:“就只能支撑到这个地步?你等还真是让本座失望。”

    随着他一拂袖,就有一层层的银白色装甲,就陆续覆盖在他的周身上下。而张信的周围,也瞬时电光笼罩。那强大的电流,仿佛是缠绕在他手臂上的一条飘带,却又随后蔓延伸展六七十里,仿佛是一条巨龙。

    “原本还欲尽借助你等之身,印证本座新成的数门神功**!可是汝等,即便是作为蝼蚁,似也无资格。既是如此,那么本座还留你们何用?”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意兴阑珊与失望。而下一瞬,就蓦然间天摇地动,巨大的罡风气浪,向四下潮卷而起。那些神军舰船的上方,也升起了一股巨大的蘑菇云团,规模赫然超出了之前风云破的十倍以上!

    在这风元爆的轰击之下,那不动神威大阵之外,近三分之一的神文,都陆续崩溃消失。

    此时张信的人,也忽然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就已生生跨过了百里之距,来到那‘不动神威大阵’的前方。

    而当他一拳轰下,那悬浮于低空的七百艘神军战舰,就猛然下沉。直接被张信这一拳巨力,硬生生的砸落地面,在周边掀起更大的烟尘!

    外围那些战舰,更是直接粉碎。无数的金属颗粒趁隙而入,掀起更多的血腥风暴,无数人被那些金属颗粒洞穿了身躯,随后在连续不绝打击下,化为粉末齑尘。

    此时在附近不远,紫刀侯的脸上已是彻底褪去了血色。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办到?”

    这是开什么玩笑?在使用‘灭世风灾’这门无上超杀伤之余,这位居然还有能耐施展另一门超杀伤。

    这位掌握诸般的顶级神通,委实太多,多的让人心惊胆战。不过更可怕的,还是这位的法力,有着将这些骇世惊俗的超杀伤,一一施展出的能力

    “主上,不能再这么撑下去!”

    紫千瞳用死灰色的眼神,看着白帝子:“只要再有十二息时间,这里的人,只怕都将全军覆没。”

    可他已看出来了,那位神威真君,明显还行有余力。

    甚至也无需等到十二息之后,在这灭世风灾的压迫下。那太一剑圣与金翼大仙,都已无余力牵制。

    此时那御天环,正向张信方向疾速坠落。

    一旦这人宝一体,这位神威真君,就更不用担心法力不足!

    高元德则语声淡淡:“织命师据此仍有一万七千里,无相天尊问非天则尤在三万里外,这一战,我等已经败了!挣扎何意?以我之见,当保全自身为上。”

    他说到做到,直接就已扭动了一枚玉符,随后就身化黑光,消失了原处。

    白帝子并未阻止,此时他心中,也已挥去了所有的侥幸之念。何况此时正在撤离的,并不只是高元德一人。那古千岁与金翼,同样在撤离,

    此时任谁都情势不妙,这一战,他们确已无任何希望。

    “蝼蚁么?我等在那位的眼中,后者真是连蝼蚁都不够资格。”

    白帝子一声苦笑,神色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就如高兄之言,通知神军各部,自谋生路”

    而此时他袖中,虽有诸多可用于逃命的符与宝物,可白帝子却没有任何动用之意。

    那紫千瞳与紫刀侯,则不禁互视了一眼,都各自现出无奈与绝望之色。都猜知他们这位主人,已经生出了死志。

    今日与张信的这一战,显然已将白帝子的复仇之念与所有雄心壮志,都彻底粉碎,踏入泥尘。

    不过就在下一瞬,那尊神圣战傀,就蓦然出现在他的身侧。这六丈高的金属巨人,只轻轻一按,就使三人的周身,黑光笼罩。只是须臾,就也在原处消失。

    而此时在神圣战傀之内,那天龙天冥等人,都已陷入沉寂,只有天元神女一人清醒,目中微光闪烁,注目着远方的张信。

    就在二十里外,大地开裂,此间所有残存的战舰,都被张信的恢弘巨力,一点点的压垮,粉碎。

    而那宝光萦绕的御天环,已经缓缓落入到了张信的手中。就在这一人一宝,接触的刹那,这周围的狂风与电磁场,瞬时更为狂烈。

    仅仅三个呼吸,那些残存的舰船与神军,就已被陆续那些金属风暴一一撕裂,轰成了血肉齑粉!

    不过此时张信,已经不关注那些神军。他的注意力,已经转向了在场的四位伪神境。

    那‘太一剑圣’古千岁,已经逃到了三百里外,而金翼大仙,则已化为一只不到一丈大小的金鹏,飞入到了罡风层外。

    至于‘邪语’莫罗,这位化身的地藏蛊,正艰难的往地层之下深入。

    “本座其实该感谢你们,十载苦修,今日本座终至世间绝巅。有这御天环入手,天下间能为我狂刀之敌者,已不足五十”

    张信一声唏嘘,目中闪现着复杂之意。兴奋,激动,怀缅与伤感,不一而足,可终究还是被他一一平复下来了。

    “可本座今日至此,正是为收取汝等性命!岂可半途而废?”

    而第一个承受雷霆重击的,就是土层之下的‘邪语’莫罗。这位附身的那些地藏虫,赫然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引,被一一从土层中强行扯出,随后在浩瀚雷电的轰击下,一一碾为粉尘!

    当土层之内最后一枚地藏虫,都被雷电诛灭,张信不由异常满意的,看了手中的御天环一眼。

    这件神宝,的确是能够大幅强化他的天元之力。

    之前他的‘源一神引’,虽也强大,可也没有强到能够让伪神强者,都无力挣脱的地步。哪怕这‘邪语’莫罗,已经处于重伤状态。

    而随后张信的,又周身笼罩黑光,驾驭着这天元霸体,仅一个闪身,就到了七百里外罡风层上。

    在他的下方,那以雷遁之术闻名天下的金翼大仙,正在雷磁助推下,振翅疾飞。

    “所以说阁下不智,你金翼待在极东逍遥自在,岂不快哉?却偏要来自寻死路!”

    轰!

    瞬时一团炽白的光华,瞬时在天空爆开,就仿佛是第二颗烈日出现于空中。

    不过这风元破,仅仅只是令金翼大仙再受重伤。后者的残躯借那爆炸之力,反而加速了遁速,继续往南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