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354章 打破心灵的障壁(求订阅)
    国王的讲话,很多时候也是一种艺术。

    有些话,是不能直说的。

    反正这番话下来,杜克懂了,奥蕾莉亚懂了,西莫斯也懂了。

    看到西莫斯默默地去拜托矮人紧急打造两万个杜克的私兵徽章,不知什么时候,奥蕾莉亚握住了杜克的手。

    她很清楚,杜克已经是把他的关系动用到了极致。

    谁都知道,整个暴风王国,最能打的除了洛萨直辖的王家骑士团,就是西莫斯的狮鹫军团了。前者能打,人数太少。后者才是暴风王国真正的主力。

    经过了再三的扩充,狮鹫军团已经扩编成两万人的超大军团。最核心的,依然是当初从赤脊山到暴风城一路撤下来的那个狮鹫军团。

    这些历战的勇士,全是暴风王国复国的老本,军队里的精华所在。

    现在杜克一个请求,莱恩就允许他弄来假扮私兵了。

    而且三万人,这也是一个大公爵所能动用的极限。

    没有违规,胜似违规。

    或许可以解释为战略需要,但谁都无法忽视,当中所需承担的巨大风险,以及沉重得几乎无法负担的情义。

    要一个朋友以一个百万人口的王国的未来作为赌注,救自己数万同胞,想想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自古忠义两难全,按照杜克所说,他陪她去死就已经是尽了朋友的情义。拉上三万精锐,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她奥蕾莉亚在杜克的心中早已超越了朋友的定义。

    不知什么时候,房间里就剩下奥蕾莉亚和杜克了。

    蓦然发现自己的手还握在杜克的左手背上,奥蕾莉亚一阵尴尬,不知该抽回去,还是不抽回去。犹豫了两秒,奥蕾莉亚还是缩手了。

    谁知道就这时候,杜克反手一抄,抓向她的手。

    轮反应,奥蕾莉亚完爆杜克九条街。一个最高级的游侠不想被一个法师在近战中用手脚抓住,起码有三位数的方法。

    奥蕾莉亚的手被抓住了,只证明一件事,她不愿伤了杜克的心。

    “我……”曾经的大魔王现在就像只惊慌失措的小白兔。

    杜克左手抓住她的手,右手搂向奥蕾莉亚的腰。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有了第一次,很容易就有第二次。被醉酒状态的杜克抱住一次之后,再次犹豫的奥蕾莉亚失去了反抗的时机。

    奥蕾莉亚的腰肢很软,也有着饱经锻炼的柔韧感。论起手感,跟希尔瓦娜斯真有一拼。或许是奥蕾莉亚的身材略为丰腴了一点点,搂上去的手感更好。那是一种明明也很健美,依然有种搂上去连手都会化掉的舒爽感。

    意识到杜克很可能要把话挑明了。奥蕾莉亚迅速深呼吸两口。

    “抱歉,我还没准备好。一个高等精灵若是要跟人类结合,意味着她要准备好应对百年之后的无尽孤寂。我……我……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杜克一听,顿时哑然失笑,他太想当然了。

    高等精灵自诩是永生,实则不然。

    在人类与兽人爆发战争的一万年前,艾泽拉斯世界只有一块被无边海洋包围的巨大陆地——卡利姆多。许多不同种族和生物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与恶劣的自然环境作斗争。在这块黑暗大陆中心是一片充满神秘能量的湖泊,这片湖泊被称为永恒之井,是整个世界魔法和自然能量的源泉。从这个世界以外无边黑暗中汲取能量的同时,永恒之井向整个世界源源不断地释放能量,为世界上形形色色的生物提供营养。

    这引来了恶魔之王萨格拉斯的窥觑,这就是一万年前的燃烧军团入侵。后来由于这场战争的余波,一连串的魔法反应干扰了井水的能量,发生了大爆炸,引发被后世称作天崩地裂的大灾难,整个卡利姆多大陆被分裂成好几块,主要为西边的卡利姆多大陆、东边的东部王国、北边的诺森德和南边的潘达利亚,原本井水的位置则崩塌成为永无止尽的大漩涡。这场惨痛的战争被称作上古之战。

    因为伊利丹的私心,他留下了一小瓶永恒之井的井水,再次人为地制造了一个永恒之井。

    只要永恒之井存在,燃烧军团就不会放弃征服这个世界的念头。为了保护永恒之井,红龙、绿龙、青铜龙三大龙王联手在永恒之井边上施以祝福。

    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种下的、可以治愈大地伤痕的巨大橡树,就是后来的世界树诺达希尔。

    时间之王——青铜龙王诺兹多姆对世界之树附加了魔法:只要这棵世界之树存在,暗夜精灵就永远不会衰老,也不会得病。

    这就是精灵永生的来源。

    事实上,在被暗夜精灵放逐之后,高等精灵就失去了永生的力量。只不过对于人类来说,精灵的寿命依然是长得不得了。

    杜克明白奥蕾莉亚的顾虑,他也无法告诉奥蕾莉亚,在不久的将来精灵的永生传说就要被无情地打破。

    当然,他有另一种方式安慰奥蕾莉亚,以及打破她的心防。

    杜克掏出了他的鸟头,啊!不要想歪了,想歪的都面壁去。这仅仅是神器法杖埃提耶什的杖头,正好是一只木制的鸟头形状。

    “这是……埃提耶什的?”感受着上面强大的魔力波动,奥蕾莉亚完全可以想象这把法杖在完整的时候,威力是多么惊世骇俗。

    “前代守护者艾格文,好像八百多岁了吧……”杜克貌似说着不着调的东西,却是在提醒奥蕾莉亚,获得了麦迪文传承的他,其实还有别的方式获得接近于永生的生命。

    奥蕾莉亚的脸霎时间通红一片。

    如果说之前她死活不肯打破心防是因为寿命,那么现在,在彼此都拥有几近无尽寿命的前提下,她自己所设置的一切障碍都是不成立的。

    “不,我,那个……其实……”奥蕾莉亚整个人都乱掉了。面对杜克渐渐逼近的脸庞,她完全不知所措。

    杜克给了她轻轻一个吻,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凝望着奥蕾莉亚绿宝石一般的眼瞳,杜克潇洒地笑了:“我知道,你惦记着你的同胞,现在无暇分心。不过在那之后……”

    奥蕾莉亚跑了,飞也似的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