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章 不知卑微
    紫刀侯眼神万分不解:“这个家伙,他哪里来的这么多的法力?”

    此时的张信,不但是以大范围的雷脉神禁,镇压着邪语莫罗,更是时不时的援手那头小魔犀,以风元破与之交锋对撼。

    更后方的‘神圣战傀’,则始终都在这位的雷法轰击之下,东躲西藏,无法在五十里内立足。

    倒是那金翼大仙,因那尊太上神卫自具法力,张信的损耗倒是不多。可刚才那一剑,斩裂了天空,将这位伪神级的邪兽皇,也几乎一斩两段!

    那可绝不仅仅只是普通意义上的,将金翼大仙的身躯断裂而已,后者的元神,分明也承受了巨大的打击,所以在那太上神卫的追击下,这金翼大仙才会没有还手之力。

    故而这一剑,亦必是百级以上的无上极招无疑!

    可此时的张信,既无阵法加持,也无法域可以依凭。他的一身法力,难道就没有穷尽么?

    “还有机会。”高元德眯起了眼:“此人独抗四大伪神,余力应该已所剩不多,”

    ‘我知道!”

    白帝子一声轻哼,望向了左侧方向。只见那处方位,已是大片的沙尘扬起。数以百计的战舰,腾起空中。那赫然是整整七万规模的神军,正在迅速结阵,气势宏大。

    远处的张信,亦是微微愣神。心想司神命的人,莫非都是吃干饭的?这等规模的神军埋伏在此,居然都没察觉。

    可他随后又微一摇头,心想无论是邪语莫罗,还是织命师,都是精擅幻术。斩神组的那些人,能发现这里的陷阱,才叫奇怪。

    幸在他对眼前的情景,也早有预见。

    “所以汝等,想要倚多为胜,借助法阵加持是么?”

    随着张信微一拂袖,那太上神卫周身的符文金甲,顿时黯淡熄灭。这使得那金翼大仙的处境,顿时大为好转,这位的一身血肉再次聚结,变化成了一个二旬左右,头戴紫金冠冕,一身紫绶仙衣的青年。同样以类似于‘瞬影雷身’的神通,躲避着太上神卫的追袭。

    后者即便没有了符文金甲的加持,一身力量也仍是登峰造极,胜出它这十六级邪兽皇,至少一筹。这使金翼大仙,不得不全力躲避。不过在躲避之余,它却可以施展神通术法,以雷霆之力,轰击张信。

    只是后者,已是再一次将那元阳神梭从袖中招出。仅仅只是一瞬,就有一面面巨大的力场偏移盾,在他的体外生成。

    于是那金翼大仙的雷霆之力也好,太一剑圣抽空斩来的剑气也罢,还有那神圣战傀打来的漫天冰火,前方战舰轰出的攻山巨弩。都被牢牢的阻拦在这些护盾之前,无论是实体还是能量,全数消弭,偏折。

    而此时更有狂风,在周围两百里之内刮拂吹卷,一个庞大的龙卷风暴正在成形。在场一些灵觉敏锐之人,也发现地面正有一点点的金属砂粒,飞起到了空中。

    整片天地,则充斥着肃杀之气。

    “小心了!这是无上级超杀伤。”

    高元德的眼神微凝:“一年多前,我曾见过张信在神石要塞,使用过这门术法!”

    “灭世风灾?”

    白帝子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忌惮之色。张信的这门灵术,他同样见过。那时数以千计的异端歼灭者,数十尊神能卫士,都在张信的这门无上级超杀伤打击下,近乎全灭!

    再如果当时持续的时间,能够稍稍延长,那么哪怕是那些二级‘神能卫士’,也就是所谓‘四翼天使’,只怕也要支持不住。

    而如今张信的修为,早已今非昔比。

    万幸的是,当日的张信,有着一座上元两仪大阵,十万精锐道军为后盾。可今日这位神威真君,只是孤身一人。

    “就没法阻止吗?”紫刀侯的脸上,浮起了一层阴霾。

    “怕是阻止不了,此子的总战境,已是十二层,风法又登峰造极,这里谁都没法将他压制。”

    紫千瞳微一摇头,语声凝重:“还有此人使用的这门防御灵术,也非同小可。此前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那些无形的护盾,居然能够抵御抗拒,威力高达十七级的攻山巨弩!在整整十五艘攻山舰的轰击之下,都能完好无损。

    世间身具天元灵体,而又修炼有成者,往往都能以一人力敌万军。可问题是,现在张信,甚至还没有动用他的霸体。就能在数万道军,四位伪神的围攻之下,毫发未损。

    “传令神军,全军下降三百丈,并更易阵型,换为不动神威阵。”

    白帝子目光似如刀锋,紧盯百里之外,那张信的身影:“再命各部主祭准备,随时修复法阵舰船!”

    他相信现在张信的法力,绝也没可能将这门‘无上级超杀伤’,维持到二十个呼吸以上!

    而不动神威阵,正是他们神教开发,专精于守御的阵法。一旦七万人结阵,便是三倍之敌,也难轻易冻结。

    只需这次,能够撑到张信的‘灭世风灾’结束,那么想必这一战,就可就此了结。

    “再请金翼大仙与太一剑圣几位全力出手,此子的防护灵术,绝不可能毫无破绽!”

    这是通行于世的常识,时间的防护之术,要么是耗力巨大,要么是有着难以弥补的缺陷,总之这世间,绝没有十全十美的防护术法。

    可这下来的十个呼吸,此间诸人却都陷入了沉寂,白帝子本人,亦目光暗晦。那太一剑圣,不可谓不尽力,十个呼吸之内,这位在压制那雷角魔犀之余,至少往张信方向,斩出了二十道剑气,莫不犀利无匹,奔逸绝尘,可却无一例外,被那阻拦在张信的百丈之外。那里有着一层无形的盾牌,隔绝着外间的一切。

    至于金翼大仙,也分明是倾尽所有,浩瀚的雷电,甚至令那十里方圆地域,都化为雷海。

    可张信的周身,却似一个永无极限的黑盾,将这位辟打过去的电浆,都全数吞没吸收。

    便是已濒临生死边缘的邪语莫罗,也连续打出十数道灵术,都是威力浩大的风木二系无上之招,可依然未能撼动张信分毫。

    整整十个呼吸之后,张信依旧立于原地,身躯岿然不动。只身侧的元阳神梭,光泽稍稍黯淡些许。

    这神梭内虽有他制造的七尊太阳炉,为他提供了浩瀚无边的能量。可在对手的狂轰滥炸之下,这些能量,也在急速的消耗着。

    不过此时的张信,也已完成了所有的术法准备,这刻他再次睁开了眼,就仿佛是神明俯瞰人世:“汝等蝼蚁,当知自身之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