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三章 杀王(五十二)
    这南商关前一夜,对身处其中的人而言,显得是无比的漫长。

    不过这一夜终究是过去了。

    天色终于渐渐的亮了起来。昨夜星月极明,本来所有人都以为今日将是一场大好天气。但天色将明未明之际,大风就刮了起来。风声极劲,吹得山中凋零林木一片呼啸之声。

    云朵都被吹散,阳光洒落下来。但大风之中,天气干冷肃杀,正是一个厮杀的好日子。

    宋宝几人,早早就扎束整齐,向着玄甲骑的中军处行来。玄甲骑扎营之所,就顶在离南商关最近之处,距离南商关前拱卫军寨,不过两箭之遥的距离。寨墙上的马邑鹰扬兵,彻夜巡视,弓弩彻夜上弦。

    宋宝回首,就能清楚看见寨墙上的马邑鹰扬兵兜鍪之上红缨,被风吹得猎猎舞动。

    身后弟兄凑了上来,低声问宋宝:“大郎,今日咱们怎么行事?”

    宋宝一张脸紧紧绷着,今日如何行事,他又怎么知道?

    说到底,他不过也是一个卖命吃饭的轻侠而已。虽然有些阅历,也有点心思。但到得此刻这般局面,各方势力各种盘算如此深的纠缠在一起,他哪里能够算计得明白。

    自家不过想在这乱世中寻一个好主人,然后出人头地而已。就是这么个盘算,在马邑郡中,怎生就这般难?

    宋宝在心里哀叹一声,面上却丝毫不显,低声对身后弟兄道:“咱们当然跟着乐郎君行事!”

    身后弟兄沉默少顷,突然又低声道:“大郎,要不咱们走了也罢。”

    宋宝回首,目光冷厉的扫视了他一眼:“去哪儿?怎么走?”

    身后几名弟兄默然无语,垂头丧气。

    这话问得着实,现下马邑郡中,几方已经剑拔弩张,就等着最后摊牌。谁也不知道结果将是如何,这个时候,哪里还有更换门庭的余地?而就算抛开这一切就走,现下拥挤在这条驰道之中,又能怎样脱身?

    眼下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看看最终结局到底如何。命大的话,也许今后就是别有一番天地。若是命不好,只怕就要埋骨此间了。

    刘武周欲杀王仁恭,哪里是这么好杀的?而且就算是杀了王仁恭,还有马邑鹰扬府在,这些马邑军将,能让刘武周爬到他们头上去?到时候还不是一场厮杀混战,直到只剩下最后一方,还能站在这马邑郡中!

    刘武周想成为这马邑郡中最后的胜利者,这机会在宋宝看来,实在是高不到哪里去。而就算是刘武周胜利了,他和徐乐之间关系,也微妙得很,宋宝也从来不觉得,刘武周会容纳徐乐这支几乎等于独立的势力维持原来的地位,更不必说徐乐的锐气太盛,哪个上位之人,也难得包容!

    昨夜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次,宋宝想不顾一切,跑向南商关,大声呼喊,将刘武周的盘算和盘托出。让王仁恭赶紧动手,一举剿灭刘武周麾下势力,自己从头开始,在王仁恭麾下谋一个出身。

    但到得最后,宋宝也只是坐在黑暗之中,一动不动。

    他怕自己身形才动,背后就有一支马槊如龙一般经天飞来,在他背后开出一个巨大的血口,将他钉在地上!

    而发槊之人,就是那位看起来英俊温和的乐郎君!

    一路行来,这位乐郎君遇到了太多艰危磨难,遇到了太多强大的敌人。每次宋宝都以为这位乐郎君要没顶了,他也总是不大出力,留着气力精神准备在最后关头脱身。

    但最后胜利的,也总是这位乐郎君!

    在徐乐一场又一场看似不可能的胜利累积之下,宋宝自己都没感觉出来,其实他对徐乐,已经有了深深的惧意。

    而徐乐一次又一次绝境下的死战获胜,让宋宝也隐约有一丝期待,这一次,也许这位乐郎君,还能带领大家,度过难关!

    所以宋宝最后,还是走向了中军方向,徐乐昨夜歇宿之处,去等着徐乐发出号令,去等着徐乐带领大家,熬过今日!

    宋宝左右,一个个人影出现。这些人影,俱都是玄甲骑中队正旅帅一级人物。玄甲骑现在虽然号称两营,但随着连场死战的折损,已经缩减到了只剩下三百余能战甲士。旅帅一级就剩下他和韩小六而已,队正也只有六人。大家都是甲胄在身,人人神色紧张,途中相遇,互相对望之际,都默然无语。

    哪怕性子最为跳脱的韩小六,今日也是沉静了下来,披着一身特意改小了的甲胄,挎着两张弓,悬着六袋箭,恍若一个移动的兵器架,只是向着徐乐所在旗号走去。

    玄甲骑的战士也都起身了,除了还撒出去戒备巡哨的人马,其余人等或坐或站,并没有如何看这些天明之际自行汇聚而向徐乐的军将们。

    这些战士或者在擦拭兵刃,或者在调校弓弦,或者就是静静发呆。似乎谁也未曾将今日这凶险的局面放在心上,只是近乎于漠然的等待着最后的结局而已。

    这些从徐家闾出身的庄户,从神武县出身的轻侠,从梁亥特部出身的猎手。短短时间内经历了一场又一场血战之后,已经真正变成了可以漠视生死的老卒。

    韩约就站在中军旗号之下,他也披甲完毕,扶着旗帜而立,身形端凝,有如山岳。

    谁也不知道他昨夜休息没有,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起身的。但是此刻韩约在中军旗号下一立,不自觉的就让人心安了些。

    如果说乐郎君是玄甲骑的灵魂的话,那么韩约,就是玄甲骑的脊梁骨!只要脊梁骨仍然挺立,这玄甲骑再是凋零,也不会散了架子!

    韩小六走在最前,朝着自家兄长点点头,并没多说什么。宋宝近前,朝着韩约一拱手,低声问道:“乐郎君呢?”

    韩约兜鍪上都积了一层寒霜,正不知道在这中军旗号下已经站了多久。

    他沉默的歪过头示意一下,宋宝向后望去。就见中军旗号之后,道路之侧,一块大石之上,步离正在盘腿坐着,烈风吹动步离栗色长发,飞舞飘扬,在这一刻,竟然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而在步离的守护之下,在大石之后,徐乐正合衣而卧,睡得香甜,竟然还能听见轻微的鼾声。

    哪怕心下沉重若此,宋宝忍不住都要咧嘴笑了出来。

    这个时候,乐郎君还能睡得如此踏实!

    宋宝情不自禁的回顾左右,就发现汇聚而来的诸将,每个人的神情都放松下来了。

    晨风之中,徐乐身形突然一动,缓缓睁开眼睛,就此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