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杀王(五十三)
    午夜巡营之后,徐乐就裹着斗篷入睡了。

    徐乐也不是铁打的,经历了这么一场又一场的血战之后,负创好些处,虽然都不是大伤,但流血也少不到哪里去,且近来粮秣匮乏,补给不足,也无法好生将养身体。

    在到了南商关前,面临最后摊牌之际,徐乐却觉得自己额头发烫,竟然是有些受了风寒的迹象。

    如他这般,从小打熬筋骨,最终磨炼出来的阵前大杀器,轻易不会得病。一旦有恙,说明身体已经透支到了相当程度了。非得好生歇息,不能缓过来,不然就有伤动元气之虞。

    可现下这般情形,哪里还有让自己歇息的余地?

    徐乐能做的,也只是寻一个能避风的所在,早早入睡,争取为明日多积攒一些精力。

    才闭上眼睛,徐乐几乎立刻就沉入了深长的睡眠之中。

    而梦境,也就如影随形而来。

    梦中景象,古怪奇幻,纷至沓来。一个个看不清面目的敌人出现在眼前,一名名身边战友不断倒下。到得最后,似乎只有自己在咬牙血战!

    血战到了最后,自己也终于不支倒下。强大的敌人站在自己面前,狞笑着举起巨大的兵刃,就要斩落。

    再下一刻,自己却出现在了马上,吞龙奋蹄,发力狂奔。自己身左身右,都有人护持。左边那骑白须飘拂,正是自己故去的爷爷徐敢。而向右望去,却是一个面目和自己极像的中年男子,手持长槊,身形矫捷,看到自己目光望过去,这中年男子,只是向着自己微微一笑。

    这是自己的父亲么?

    身后突然就出现了大团乌云,乌云中闪现出了无穷的敌人。徐乐猛然回首,这次却似乎看清了每个敌人的面孔。

    有王仁恭,有执必贺,有执必思力,甚或还有刘武周和苑君璋!

    这些在马邑郡一路行来遇到的人物,都在后面,疯狂追赶,乌云在他们身前身后吞吐,一条条黑色的巨蟒,就要追及而上,将自己彻底淹没!

    徐敢和那个和自己极像的中年男子,都是微微一笑,猛然扯动缰绳,回转而去,迎向那些敌人。

    徐乐也想勒缰转身,与自己爷爷并肩作战。但是扯动缰绳,吞龙却是丝毫不理,反而越跑越快!

    天地间吼声如雷滚动:“向南!阿乐!向南去!”

    吞龙四蹄腾跃而起,已经是如风飞行!

    而在身后,乌云四合,喊杀声不断传来,直至响彻天地!

    吞龙骤然止步,徐乐已策马来到一处断崖之前。断崖之下,是平铺向远方的大片平原,河流在这平原中蜿蜒纵横,在这一条条水道之滨,就是一座座光辉灿烂的巨大城池。

    这就是整个天下!

    就在这个时候,徐乐终于从这梦境中醒来。额头发烫依旧,山风凛冽依旧。而入眼处,就是等候着自己的玄甲骑诸将。

    对啊,今日就是决定生死的一刻。

    徐乐掀开斗篷,坐起身来。只觉得浑身筋骨有些发痛,涩滞不灵。而额头热度,经此一夜,似乎是越发的厉害了。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步离已经跳了下来,伸手就去摸徐乐的额头。徐乐微微一闪,想躲开步离的手,放在往常,徐乐要刻意闪避的话,哪怕以步离的敏捷,给她一刻功夫也别想沾着自己。可是今日却是反应慢了,步离一下就按着了徐乐的额头。

    当下小狼女的眉头就蹙了起来,还没等说话。徐乐就一把抓着步离的手拉下自己额头处,接着就借势站了起来。

    步离只感到徐乐的手热得发烫,这热度一直钻进了心底,小狼女心中一跳,低头再没有说话。

    徐乐站直身子,微微一笑:“怎生这么早?”

    宋宝韩小六几人,都低头看着徐乐握着步离的手。韩小六更是嘀咕,这小狼女死缠硬磨,整天不离乐郎君左右,看来是修成正果了?

    听到徐乐发问,韩小六赶紧抬头:“乐郎君,今日咱们如何行事?”

    徐乐一笑,不动声色的放开步离小手,活动了几下胳膊,疏散自己几乎紧成一团的筋骨。这才回答韩小六的话:“还能如何行事?当然是听刘鹰击号令,他如何下令,咱们就如何做便是!”

    韩小六一撇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这个时候,就听见后面号角声呜呜响动,却是刘武周中军所在,刘武周也已然起身,开始聚将!

    刘武周那里号角一旦响动起来,南商关中,也顿时就响起了沉沉的鼓声。

    南商关中,王仁恭也开始动作,在召集诸将,集合军马,只等刘武周率领数千恒安兵,弃械穿过关墙,解甲向他投降!

    随着号角声和鼓声的响动,南商关内外,驰道之中,数千上万的鹰扬兵,数万的云中百姓,都开始动作起来,原来安静的驰道之中,顿时一片沸沸扬扬的骚动之声。整片天地这个时候都似乎活了过来,气氛一下子就开始紧绷起来,只等着受降的开始,只等着决定马邑郡命运的最后时刻到来!

    徐乐摆手:“小六,你去点起人马,今日就跟在我身边行事!”

    被徐乐选中跟在身边行事,韩小六兴奋的答应一声,转身就走,去拣选精锐,跟随徐乐。

    宋宝凑上前来:“乐郎君,某该如何?”

    徐乐仔细看了宋宝一眼,低声道:“大郎,到时候我拣选精锐,跟随在鹰击身旁,随他一起直抵王仁恭面前,你拣选些弟兄,照应好我们的家眷队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不能有事!”

    玄甲骑的眷属,由罗敦和韩大娘带领,夹杂在数万百姓之中跟随。卫护人马就寥寥数十骑而已,不少人还是身上带伤的伤卒,除了起着护卫作用,也着实是因为伤还没好不能上阵。

    今日之事,徐乐对自己生死已经置之度外,但无论如何,这些眷属老弱不能有事!

    宋宝深深的看着徐乐,这次拼命,徐乐又没带上他同行。反而给了他一个照顾眷属的任务。

    徐乐和刘武周若是能顺利成事,自不必说。若是不成,他的任务无非就是照应着眷属老弱不被乱军所伤,到时候再寻一个机会投降就是。风险已然是降到最低。

    宋宝在心底松了一口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又隐隐有些失落。当下也不多说,朝着徐乐抱拳拱手:“属下领命!”

    几名军将,又随宋宝而去。而徐乐一卷斗篷,招呼一声韩约:“阿约,准备好了么?”

    韩约缓步而至,默然朝徐乐点点头。

    徐乐一笑:“我们就去随刘鹰击,拼这一次罢!看到底是我们撞破罗网,还是死在这南商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