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四零章 同心血兰
    第二十一章新的文字(20)

    林见月闻言气息微窒,随后她神色就消沉了下来,语音凄婉:“我真不知玄昊你,到底是在顾忌什么,为何不肯自承身份?也罢,我不再逼你,不过你也休想改变我的看法。”

    张信剑眉微扬:“本座自是拦不住林师姐你自作多情。”

    林见月却只作未闻,领着他进入到昊月居的客厅内,随后又令她几个灵侍道童,布下酒席。

    而张信则直皱眉头,他发现这客厅里的摆设,与几年前别无二致。就连吃食,也与十几年前,他第一次前来昊月居与林见月相会之时相仿,酒水也是他前生最喜欢的凤仙泉。

    林见月全程都没怎么动筷,一直笑眯眯的在旁边劝酒,眼神专注,情意绵绵,温柔小意,让张信心绪复杂之余,又感觉极不自在。他恨不得立时从这里逃走,却又理智的克制住了。

    今日真要逃走了,那岂非就坐实了林见月的猜测?

    可张信虽是欲就此断绝林见月的希望,彻底斩断这段情缘。可他在林见月面前,却并无法做到真正的无动于衷,只能勉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好不容易熬到三壶酒入肚,张信就又不耐的询问:“林师姐唤我来此,莫非就只是为这点吃食?若是如此,那就请容本座告辞。师姐准备的美酒佳肴,都很不错,然则本座近日百事缠身,对口腹之欲暂无兴趣。”

    “当然不止是为请你吃顿饭而已。”

    林见月这刻,却又笑了起来,那姿容绝美的小脸上,浮现出了几分得意的神色:“除此之外,还有一事物,要请真君与我一起见证。”

    她说完之后,就又将玉手一拂,将一道灵光打出,击中了地面。随后那地板的下方,就蓦然发出咔咔的声响。

    这竟然有着一个机关,使那大厅中央的那些金砖,正缓缓向两侧打开。

    张信不禁面色微变,他刚才就感觉这里的地面不太对劲,灵能无法感应下方事物。原以为是这里阵法的作用,却不意是这些地砖的材质之因。

    可这有什么用处?林见月总不会在这里布伏对他不利。可此女究竟想要让他看什么东西?

    而就在下一瞬,张信的瞳孔,就又收缩成了针状。当那些地砖退开,里面一座石台缓缓上升。而台上摆设着的二物,其中之一,正是他神色剧变之因。

    位于左边的,是一盏魂灯,里面正是他前生,留在祖师堂的那点魂火。这并无什么异常,并不能让他动容。

    想必神尊等人,早就借助此物,无数次试探过他身份,

    可右面的那东西,却不能不让他在意。

    那赫然是一个花盆,而盆内则蕴养着一株血色的兰花,只开了两朵,色泽艳丽异常,清香袭人。

    “这是”

    “这是你在祖师堂的魂灯,还有昔日送我的同心血兰!”

    林见月看着张信,目中似隐聚着狂涛巨浪:“前者是我触犯门规,请好友相助,从祖师堂内借来。可不知真君是用了什么秘法,竟使这魂灯没有任何反应。至于后者,玄昊你大约是没想到,我还保留着此物吧?”

    张信仍旧保持着沉默,只心绪内懊恼异常,这一次真是大意了。

    同心血兰这东西,没可能在第一时间,就辨识出他的身份。只有一定时间的接触之后,才会有反应。

    这就是林见月邀请他赴宴,让他在此滞留之因?

    “尤记得十年前,你我定下婚约,一起祭炼过此物。可因时间未到,血兰盛开十年之后,才能得其籽服食,以增进修为。可幸亏如此,我这次才能确证你的身份。”

    林见月语声看似清冷,却强抑着激动之情:“此时如非是上官玄昊在此,又如何能使这同心血兰,再次开花?”

    张信面色冷漠,毫无表情,可心绪却已烦乱无比,根本不知自己该如何处理此事。

    最后他干脆长身而起:“我想林师姐,定是误会了什么,在下不知这同心血兰是因何开花,却想必是与我无甚关系。如今本座多留无益,请师姐见谅。还有这魂灯一事,林师姐最好是尽早前往刑法堂,给宗门一个交代。”

    说完之后,他就大步走向了昊月居外。不过才走到门口,后面就又传来了林见月的声音:“你究竟是在害怕什么?还是我林见月有负于你。”

    张信的身形微僵,可仍是毫不犹豫的,走出了这昊月居。可随后那林见月略带哽咽与倔强的语音,再次随风传至:“你躲避得了么?我绝不会放弃!”

    张信不为所动,继续御空而行,而此时叶若,再次出现在他的视野。

    “主人你露出马脚了喵!可为什么主人不承认呢?感觉主人的心情,真的很复杂呢。既有怜惜,又有期冀,又似在害怕什么,好奇怪哦喵!”

    “闭嘴!”

    张信强抑着胸中波澜,微一摇头:“这件事,不是你该管的。”

    “可我很好奇啊。”

    叶若说完这句,就在张信的目光逼迫下认怂:“算了,不说就不说!不过那同心血兰,真的很可惜哦喵。按照你们的道书,这是双修至宝,男女一同祭炼,十年之后花开,可得花籽三粒。各人服食一颗后灵能双修,可以直接提升一层战境。若儿感觉得到,这同心血兰的磁场,很是不凡”

    她并未说完,张信已经按住了胸前那枚项坠的按钮,直接‘咔嚓’一声关了机。

    这是他三年以来,第一次将叶若关进小黑屋!

    也就在这刻,张信心中又忽生警兆。他抬目往前,发现那万俟天藏,正神色难看异常的立在百步之外,看着他的目光,就仿佛被人夺去了食物的野兽。

    “你刚才是去了林见月的灵居?”

    “正是,是受林师姐之邀,前往昊月居赴约。不知为何,师姐她坚持以为本座,就是上官玄昊。”

    张信敏锐的察觉到,这位并不肯用‘昊月居’这三个字,他却懒得在意。

    如今这个世间,能够使他忌惮之人已经不多了,如今的万俟天藏,无疑不在此列。

    万俟天藏自也察觉到,张信神态中自信,他不由深吸了口气,使其眼中的血意稍稍褪去数分。不过他的语气,却更加的冰冷,寒意森森:“林师妹她确是如此猜测?可既然你自以为不是那个宗门叛逆,又何必要赴约?”

    “这就是我的事情,与万俟师兄无关。”

    张信微一拂袖,御空从万俟天藏的身侧经过:“倒是万俟师兄你,我想奉劝一句,得不到的,还是早些放弃为好。这八年时间,你都争不过一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家伙,如今就又能争得过么?”

    “真君这句话,我记下了。”

    万俟天藏的双拳紧紧的一握,周身罡气,隐约有震爆之音:“然则我万俟天藏行事,也容不得旁人指摘。”

    “早已料到了。”

    张信一副意料之中的神色,微微一叹:“本座衷心希望万俟师兄你,勿要为情这一字,落到万劫不复之境地。”

    说完这句,他的身影就已化光离去,冲往了那伴山楼的方向。

    而万俟天藏则在这次转过身,望向张信的那道遁光,那目中闪动的色泽,就好似来自深渊地底,阴森异常。

    ※※※※

    上官彦雪在与张信达成交易的三日之后,就开始心生悔意。

    她原以为不过是两件伪神宝而已,只需材料齐全,再有张信提供的‘圣墨’,炼制的过程,会很轻松才是。

    可直到她真正开始之后,才发现情形不是那么简单。尤其是用来配合‘天日昭昭’的那件,不但要帮助张信施展这门术法,还得提供一定的威力增幅,这让她的一头青丝,几乎愁白。

    事实是在她得知张信,这门术法的功用,以及具体威能之后,就已生出了一丝绝望感。

    要配合如此强大的灵术,这件伪神宝,自也不能用平常的手段与材料祭炼。光是设计器物的阵图,就让她感觉心力交瘁。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她一定不会只二十两的‘圣墨’,即便一百两,都无法补偿她的损失。

    幸在张信给的时间,足够宽裕,她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这两件东西。

    而此时张信,则又霸占了月潭,开始推演他的‘乾坤无相御宝神诀’。

    如今日月玄宗的外患,基本解除。他现在的一身法力,在短时间内也没法有更大的提升。于是这门能够打破规则,让人同时拥有复数以上神宝的功法,就被他再次提升了日程。

    最近他的进展,也堪称神速,因叶若早就设计出了四种不同的功法框架。张信现在,就只需去一一验证,再将之完善就可。

    这很容易,可最终张信验证这四种方法,要么是没法完成最后一步,要么是达不到他想要的结果。没法将自己这个单孔插头,变成双孔插头,或者排插。

    所以叶若,也不得不再次抽出大量的算力,帮助张信运算推演一个全新的功法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