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四一章 纠缠不休
    接下来的功法推演,张信准备取长补短。

    之前叶若提供四种功法框架,尽管都失败了,可张信却并非全无收获。

    他已经洞明了其中的契合点,有希望将之巧妙的结合在一切,完成真正的‘乾坤无相御宝神诀’。

    只是让张信纠结的是,在他进入月潭之后,林见月就每日准点给他送来饭食。

    灵师早在五级之时就可辟谷,而像他这样,几十年不吃东西都没关系。只靠餐风饮露,吸收天地间的游离能量,就可活的极其滋润。

    不过灵师之中,也有许多喜好口腹之欲的,并不断绝食物。有些人更专精于此,精研各种美食美酒,将‘烹饪’与‘酿酒’这两道,也推升到凡人难以达到的境地。

    林见月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位的一身厨艺,在日月本山内,定可入前五之列,并已在宗门内博得鼎鼎大名。那些喜好口腹之欲的灵师,想要获其一餐都不可得。

    不过对张信而言,这却是一种折磨。尤其当被林见月那温柔似水的目光注视时,他心情尤其烦乱。

    那感觉说不上是难受,可他却需很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心绪。

    张信也尝试过用生冷的语气赶人,可林见月毫不在乎,就这么笑眯眯的看着他,眼神就仿佛是看一个在甩脾气的小孩,又好似什么都能包容。

    于是张信又求助巡山堂,准备让巡山堂的人,将这位拦截在月潭之外。这倒是起到了效果,如今宗门上下,谁不知这位神威真君,迟早会进入神域境界,耽误了这位的修行,岂非罪莫大焉?

    所以巡山堂上下都很尽力,使得林见月再没法接近月潭,

    可仅仅不到八天,叶若就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将正沉浸于功法推演的张信惊醒。

    “什么事情?”

    张信的眉头大皱,他此时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头绪,正欲一鼓作气,却被叶若惊醒打断了。

    “主人你不是让我盯着林见月吗?出事了喵。”

    叶若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视频影像,显示在张信的眼前:“你看昊月居那边,烧起来了喵。这个位置,应该是丹房,可我半日之前,看见林见月进去了,到现在都还没出来。”

    那正是从太空俯拍的昊月居,可见里面一座建筑,正燃起了熊熊大火。

    张信顿时眉头大皱,一阵迟疑。神师的肉身坚固,且有一定的恢复血肉之能,只要是在情形的状态下,一般的火焰根本无可奈何。

    问题是

    思绪至此,张信还是飞身而起,化作一道电光,冲出了月潭。随后只是须臾时间,就来到了那昊月居前。

    等到他来到丹房附近,就只见这里毒烟缭绕。这是多种药物燃烧,杂混而成,普通人只需闻到一点,就必死无疑。

    不远处就有几个林见月的灵侍,晕倒在了地上。这几人虽有着三到四级的灵师修为,可依然扛不住这毒烟。

    不过张信,自不在此列,他大袖一拂,就召来狂风卷动。不但把那浓烟压制,更将周围的氧气全数抽空,使得里面的火焰全数熄灭。

    等到张信踏入其中,就只见里面的林见月,正躺在丹炉之旁。

    他看不出这女人是正在呼呼大睡,还是因此处的毒烟晕倒,反正她那美貌绝伦的脸蛋,此时已被染成了乌黑颜色。

    张信见状微一摇头,随后就一弹指,将一滴灵渊神露,直接打入到了林见月的体内。

    这是万用灵药,无论这林见月是中毒,还是其他什么缘故导致的昏迷,这滴灵渊神露都能起到极大的作用。

    大约两个呼吸之后,林见月才悠悠苏醒,她先是眼神迷糊,可后当望见眼前的张信的时候,顿时眼神一亮:“玄昊,你是来看我吗?”

    张信的面色一阵发黑:“你在搞什么鬼?难道是想要自杀寻死不成?”

    “寻死?我好好的为什么要寻死?”

    林见月神色不解,可当她望见周围情景之后,就渐渐的醒悟过来,随后尴尬一笑,漆黑的笑靥绽开,露出了一口细米白牙:“因该是最近一段时间精神太疲累,所以炼丹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

    说到这里,她又用狐疑的视线,上下看着张信:“可玄昊你怎么知道,我这里着火了?还特意赶过来,是特意来救我吗?”

    说到这里,林见月的眸中,已经饱含着喜悦。

    张信不禁哑然,随后一声轻哼:“懒得理你!还有,本座的名字是张信,别再叫错了!”

    他直接飞空而起,再次化作电光离去。不过张信才刚离开昊月居,就见不远处,万俟天藏正立在一千丈外的位置,正眼神阴沉的看着他与不远处的昊月居,

    这位应该也是注意到昊月居起火后,就匆匆赶至,可结果慢了张信一步,

    而张信见状,则毫不在意,继续飞遁而去,回至月潭继续闭关。

    然后第二天,张信就听到一阵袅袅琴音,蓦然传入他的耳内。那音质柔婉,极致缠绵。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偏偏这首曲子,正是他前世熟悉之至的。

    张信不禁面色微变,神念往月潭上方覆盖过去,随后就果见林见月,正在上方的山崖旁抚琴,这位神色专注,全不觉外物。而周围一众的日月玄宗弟子,都是听得如痴如醉。

    不得不说,林见月的琴艺,也已登峰造极,比之十年之前,又跨升了一个台阶。让张信也为之一阵失神,忆起了前世,与林见月在一起的岁月。

    而当张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林见月三曲之后了。他先沉默良久,直到深夜时分,才轻声一叹,转而将一道符文打出,将负责看守月潭的巡山司主召到了身前。

    不过这次,就连这位巡山司主也无能为力了。

    “真君,我等负责的只是月潭安危,权责可管不到月潭之外。且我日月玄宗亦无门规,禁止弟子在日月潭之外弹琴奏乐。”

    张信的剑眉微扬:“可如是此人心怀叵测,准备当日似乐灵鹤那般,用音攻之术呢?”

    “这没可能的,自从乐灵鹤事件之后,日月双潭的法阵,都经整改,音攻之术已难奏效。其实神威真君如真的嫌烦,不如使用隔音之术?”

    那位巡山司主说到这里,才想起这月潭特殊,是没法使用隔音一类术法的。

    随后他便一声苦笑,神色为难:“这委实做不到,不如神威真君,尽快让长老院过一个法案,明令禁止弟子在日月双潭附近弹琴奏乐?有了法令可依,我巡山堂才好出面驱赶,甚至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