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杀王(五十)
    几名火长聚在山道之上,几句牢骚发完,也觉得无话可说。

    大家都是本乡本土之人,都是在刀头上换饭吃。要的一是本乡本土平安,二则就是有一个强大的朝廷支撑着边军,让边军粮饷不至于匮乏,可以安心作战,抵御突厥。

    这几名火长离着军将还差得老远,更谈不上什么想趁着天下大乱更上一层楼的野心。图的就是能在马邑鹰扬府能将这一碗饭长久的吃下去,说得更高一点,也就是能安心打仗,保一方生灵平安。

    可是现在,马邑鹰扬府自己就乱做一团。王仁恭和马邑将门之间的争斗,已经闹出了无数花样来。

    在将马邑郡糟蹋成一团糟之后,总算是大军北上,准备与刘武周一决。

    在这些火长看来,真要打老实打便是。虽然恒安鹰扬府战力精强,但是马邑鹰扬府上下一心,又占据地利,更有足够粮秣,和恒安鹰扬府足有一拼。

    可当恒安鹰扬府出现在面前,刘武周带头要请降之后。这些上位之人,又翻出了更多的花样!

    先是马邑军将坐视刘武周直抵南商关前,然后又匆匆率军回去救援南商关。后来传来消息,说刘武周请降之事已定。大家以为能睡个安心觉了。接着又是紧急军令传来,各处军寨留守人马,全数调动,除了病得走不动的和几个看寨中仓储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连夜穿山而行,绕行南商关后,与大队汇合,限天明之前赶到。

    这些将主,到底在转着什么样的心思?

    吃苦什么的,这些老卒都没什么说的,漏夜行军,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止一次。边地为军,就要熬得苦,打得硬。

    可是将主传来的这一道道稀奇古怪的军令,虽然不知道背后深意如何,但这些老卒如何不明白,这些将主在刘武周请降之事上,还是要和王仁恭掰掰腕子?

    就算刘武周降了,这马邑郡也平安不了。这马邑诸将和王仁恭,还有没完没了的争斗要继续进行下去!

    王仁恭和刘武周之争,已经让半个马邑郡成为白地。再这样继续纷乱下去,整个马邑郡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到得最后,只怕再也无人抵御突厥人的马蹄,让整个马邑郡彻底变为突厥人的牧场。而他们这些马邑老卒,不是死在突厥人的刀下,就是沦为突厥人的牧奴!

    如此黯淡的前景,如何能不让人意气全消。

    几名火长在道中对望,突然之间,都不约而同的摇起头来。

    那江火长也没了和挥茂对上也不惧的硬气,垂头丧气坐在道旁,揪着地上的草根。陡然之间,这江火长一下就站了起来,向北而望。

    他原来懒洋洋的身形,这个时候都一下绷紧了,右手也按在佩戴的直刀之上,似乎下一刻,就要拔刀挥出!

    几名火长看着他的动作,都一下站了起来,按着佩刀,四下而顾,有人更是侧耳倾听。

    可四周景物,绝无变化。入耳之处,都是夜风吹过树林之声,哪里有什么异样了?

    有人低声问道:“老江,出了什么事情了?”

    江火长皱眉:“只是有些不对…………”

    有人接着追问:“怎生不对了?”

    江火长仍然皱眉:“说不上来…………”

    几名火长对望,就准备下令。而跟在他们身后,在道中休息的马邑兵,也全都起身,不做声的握紧了手中兵刃,只等各自火长号令。

    这些火长,就准备带领人马,赶紧离开道中,撒开范围,向北探查!

    他们这些老卒,都是在一起摸爬滚打十余年了。到得现在,已经是默契无比。互相之间可以托以生死。这江火长觉得有什么不对,虽然大家看不到也听不见什么动静,但马上就会带领人马,各自掩护,哨探一番!

    没这种警惕,也没这种默契的,早已在残酷的无比的边地战场上死绝了。

    就在大家将要动作之际,身后又传来响动。几名火长顿时拔刀转头!

    入眼之处,正是匆匆回返的挥茂和几名亲卫,看到火长们拔刀,挥茂还以为是兵变。不过他也是悍狠的性子,当下也顿时抽刀,指着几名火长:“你们想做什么?”

    江火长哼了一声还刀入鞘,并不吭声。旁边袍泽也还刀入鞘,赔笑解释:“队将,是江头儿觉得有点不对,某等准备去瞧瞧。”

    挥茂神色一紧,示意众人不动,自己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听了少顷之后,又窜上高处,四下张望一番,一众手下,全都屏气凝神,看着他的动作。

    挥茂神色慢慢放松下来,蹭的一声从高处跳了下来,冷笑一声:“不想夜间行军就直说,何苦找这么个由头?哪里有什么动静了?现下就咱们一队落在后面,其他鬼影子也不见一个!”

    江火长脸顿时涨得通红,几名弟兄赶忙拉住他,生怕他再和挥茂起什么冲突。

    挥茂犹自在继续说下去:“别的事情欺哄于某倒也罢了,可战阵之事,某却不差似你们!某这队将,岂是白来的?”

    几名火长都不吭声低下头来,这挥茂打仗本事,的确来得,这是大家再对他不满,也认可的事情。挥茂真要是那种仗也不会打,做人也堪忧的人物,大家都是老卒,哪个营头拉不上关系,何苦在他手下继续混下去?

    挥茂狠狠一摆手:“某帮几位太爷,总算是找到行军的正路了,难道还要某奉请几位太爷,这才肯赶路么?”

    几名火长再不多说什么,只是号令麾下起身:“走走走,赶紧出发,天明之前,赶到南商关后!”

    挥茂在前,大队在后,匆匆又向前急行而去。

    而那江火长站在后面,脸色涨得通红,却不想再和挥茂争论什么了。

    他按着刀柄,缓缓四下环顾一圈,终于迈步向前,跟上大队。

    可在刚才,江火长真的觉得自己听见了微弱的惨叫之声,从北面传来!

    可向北而望,那些藏在黑暗之中的军寨,仍然静静的伫立在夜色之中,没有半点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