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三七章 你这混蛋
    “正是狐假虎威,所以我仍不看好。”

    说到此处,巩天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张信:“换成我是她,要么是采用怀柔之策,要么是血腥镇压。可无论她怎么做,北海诸族,都难心服口服。”

    “不是还有十年吗?“

    张信浑不在意:“有我日月玄宗每年三亿物资为饵,这北海诸族再怎么不满,也得忍下去。如果十年之后,她再稳不住局面,那就是她自己的事情。当然,我也不反对我宗继续插手。”

    巩天来闻言,不禁陷入深思。心想这就是张信的目的么?

    紫玉天要继续压服北海诸族,势必得仰仗日月玄宗的威势。而依靠他们的结果,则是日月玄宗的影响力,在北海进一步的强化。

    可紫玉天既要借势,那也同样会加剧北海一部分魔族,对日月玄宗的不满,所以这绝非上上之策。

    除非是这家伙,从一开始就不安心,也从没有过,让北海魔国真正崛起的打算。

    那么张信这么做,会导致什么后果?似乎怎么样结果都是无妨。他们拿出每年三亿的物资,就是为在无光海,阻拦太一神宗十年而已。

    十年之后,宗门内扩招的数十万弟子,都将成长为宗门栋梁。而他与离恨天庄严,也都有着更进一步的可能。

    当然更让人期待的,还是他眼前的这位神威真君。

    思及此处,巩天来不禁再次发出了一声轻叹。他仍不赞同张信的做法,却不打算再劝阻。

    “其实我现在,倒有些同情紫玉天。落在你的手中,真是此女这一生,最大的不幸。”

    他这个师侄,简直就是恶魔。那位北海天翼,此时看似已得自由,可其实此女,还是在张信掌握之中。

    ※※※※

    接下来的十几日,依旧是风平浪静。直到此间的人工岛完成,周围都无任何的异动。而随着最后一条灵脉接驳,法阵启动,顿时一股庞大的无形域场,覆盖住了岛外两千里海域。这也影响了整个无光海地域,就仿佛是一块磁石,在吸扯着周围,所有的海底地脉,

    神相宗布置在周围各处海岛与浅海地带的法阵,首当其冲。那些埋入地下的提炼石与神脉石,都纷纷爆碎。

    众所周知,无光海内,不但有着酷烈的风暴,海内深处也黑云密布,不见天日。此外还有大量的磁暴存在,哪怕强如圣灵,也很难在里面辨识方位。

    神相宗打算布置的这座大阵,就是针对这种恶劣的环境。可以将之视为灯塔,用于接引太一神宗的道军,使他们的战舰,能始终锁定方位,不至于在无光海中迷失。

    可此时由于这座人工岛的存在,太一神宗的图谋,已基本落空。

    其实这两家,也不是不能继续布阵,无非是调整阵图,以对应下方地脉的变化而已。可问题是,北海魔族在此,已经有了一个稳固的据点。

    接下来只需后者出兵,对周边稍加袭扰,就可让神相宗,付出巨大的代价。神相宗毕竟兵力有限,那几十万道军,可没法完全看管住周边广达五千里方圆的地域。而避实击虚之策,连个孩童都懂。

    在人工岛完成的当日,张信就准备率道军返回了。

    此时彻地神渊的冰层,已经融化,地渊魔国的大军,攻势再起。尽管那边的形势,还算稳定,北地诸宗的道军,都已齐至。可他麾下的这十八万大军,依然不能久悬在外。

    而在张信启程之前,紫玉天亲率众多天域神魔,来到他的旗舰独霸号上送行。

    可当这位临时的北海魔族之主见到张信时,眼神且颇为复杂。

    张信则哑然失笑,邀请这位进入自己的静室之后。

    他知道这位北海天翼,与他有话要说。

    等到双方独处之后,紫玉天就不掩饰自己的神色。那绝美的脸上,有感激,有愤恨,有仇恨,也有无奈。

    “我想如今北海这一幕,正是真君大人你所乐见的?我万般防备,可终究还是如了你的愿。”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可怨不得我。”

    张信的唇角微挑,眼里面流露笑容:“只需太子你能退位让贤,何至于到这个地步?”

    只需紫玉天退让一步,这场血洗本不该有。北海魔灵三十三族,也不会出现太严重的对立与分裂。

    可问题是,像紫玉天这样,有能力又有抱负担当之人,虽未必贪恋权势,可在涉及北海魔族存亡的危机与大义面前,却总会当仁不让。他们总会想当然的以为,别人不如自己,想要自己来掌控一切。

    其实他自己,也是同样。

    紫玉天听到此处,不禁长吸了口气,似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怒意。

    “太子不愿让位,无非是不放心,将北海神族的未来,寄托于他人之手。这是你的缺点,责任感太重,”

    张信对紫玉天的神色,似乎完全不以为意,悠然说着:“想必你现在,正恨我入骨。可我想反问一句,我张信可曾有负于你?”

    紫玉天皱了皱眉,此时她已平静了下来,这正是她虽满怀恼怒,却依然对张信怀有感激之情的原因。

    “本座确实不愿北海皇朝再次崛起,更想将这北海三十三族魔灵收为己用,可这仅只是我的打算。太子你现在,其实仍有破局之机。这不就是太子你,悍然发动这次血洗的理由?”

    张信反问之后,就又笑道:“我听说太子你现在,已准备整顿魔军,将各族整合,编成二十四部。此正为良策,如果真能完成的话,那么贵族的战力,倒是值得期待。”

    “真君还是不要太期待为好,我虽有意整顿出二十四部军,可如今麾下人心未定,只怕数年之内,都难有战力。”

    紫玉天的面色清冷:“这算不算是你的自作自受?”

    如果此时太一神宗强渡无光海,他们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不算!”

    张信摇头,目望着紫玉天:“太子可莫要忘了,本座只能给你与北海魔族十年。”

    紫玉天微一凝眉,注目着张信,可随后她的眼里,就有了一丝丝了悟与怒恨之色。

    “其实无需十年,最多五载之内,日月玄宗就可拥有一百二十万道军。”

    张信神色漠然的说着:“当我宗兵出北海之日,太子麾下,若还是一盘散沙。那么我想这北海魔族,也无力在北海立足。”

    “你这混蛋!”

    紫玉天不禁磨牙,发出了一阵‘咯咯’的响声。她明白张信的意思。日月玄宗倒未必会对他们北海魔族下手,可一旦此宗与太一神宗在北海大战,处于夹缝间的北海魔族,若是没有一定的自保之力,必定下场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