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杀王(四十七)
    天下大乱,每个人的野心,都如野草一般蓬勃生长。

    大隋曾经结束乱世,每个人都以为一段长久的和平将降临下来。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在那些高门大族的合力之下。曾经那么强大的大隋帝国,短短数十年,就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

    也许这个天下,就注定将这样永远乱下去罢?

    那些高门大族,世家中人,在这乱世当中,要攫取更高的地位。而如马邑郡这些世代土著将门,又何尝不能有他们的心思?

    反正世家已经铁了心,要世世代代霸占住位置。其余人等,要不一辈子为他们所使唤奴役,要不就如当年刘裕陈霸先之辈,在乱世之中,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来!

    局中之人,已经隐隐约约都看明白了,只要世家仍然存在,这乱世就不会终结。不如将自己也变成世家!

    何欢目光凌厉,扫视帐中诸将。

    狭小帐幕之中,诸将的脑袋几乎都碰在了一起,迎着何欢目光,默然无声。

    少顷之后,韩苍的声音打破了帐中沉默。也不知道这位营将是早有这般野心,还是在这帐幕中挤得实在呆不下去了。

    “将主,你说怎么干罢!就算对王仁恭拔刀子,某也只听将主号令!”

    韩苍这一句话,算是说到了根上。最坏不过与王仁恭厮杀,又能如何?总比到了后来,被王仁恭从他们经营多年的马邑军中赶出去要好。而一旦失却军权,他们这些人就是王家那些子弟眼中的肥肉,多年辛苦攒下来的家当,就变成了王家的囊中之物。王家这几年对马邑军将的投入,连本带利的就全捞回来了!

    何欢看着韩苍,重重的点了点头。

    原来这些马邑军中将主一级人物,都尽量避免和王仁恭直接冲突。有什么事情,都让军中那些愣头青冲杀在前,以维护他们的利益。但是现下,情势紧急如此,也只有自家跳出来赤膊上阵了。

    何欢再不等其他军将表态,一锤定音:“明日刘武周请降,王仁恭必不能留他活命。一旦宰了刘武周,王仁恭就要以马邑越骑和麾下家将,一举吞了恒安兵。那个时候,我们也要抢出来,也受降恒安兵,若是马邑越骑争夺,就打他娘的!能抢多少恒安兵回来,就抢多少。只要不杀到王仁恭大旗之前,干掉多少马邑越骑,也都能交代得过去!只要能吞下大部恒安兵,那王仁恭也只能瞪眼看着,也只能继续维持和咱们之间的一团和气!”

    何欢扫视诸将,语声如铁:“如此乱世,兵强马壮者胜之!”

    诸将默然,甚而有些军将微微有些战栗,只是迎着何欢森冷的目光。大多数军将,默默点头。

    一名军将,迟疑开口:“马邑越骑几有两千,加上王仁恭的锦衣家将。此间我们中垒诸营也不过就两千余人回援,怎生抢得过他们?”

    何欢冷笑一声:“刘武周都到南商关前了,那些军寨还留着人马做什么?你以为本将刚才在忙什么?就是下令将各处军寨人马尽数抽调回来,沿着山路,回返南商关中!到时候和王仁恭争夺的,不是两千中垒营将士,而是足有四五千之数!”

    南商关卡死的是这条驰道,但群山之中,还有小径可以绕到南商关后。不过这些小径不能通行大军,而洒在群山之间的各处军寨,就足以卡死这些小规模人马潜越之途。防守此间,靠的是一整个防御体系,而不是单纯的一道南商关关墙。

    中垒诸营本来就是负责外围防守的,这个时候自家要通过这些小径连夜调动回来,又有什么难的?

    每个人都神色紧张,有人都忍不住下意识向北而望。虽然身在这狭小的帐幕之中,什么也看不见。

    这夜色之中,正有多少马邑鹰扬兵,正连夜匆匆而来,准备明日的这场决定马邑命运的争斗?

    而刘武周的死活,在这一瞬间,似乎都没什么重要的了。

    韩苍默然拱手领命,而一名名将领都此次拱手,以示将奉何欢号令,明日和王仁恭撕破脸皮,狠狠的干上一场。

    何欢满意的点点头,一摆手道:“入娘的这里面臭气熏天的,亏你们也坐得住!到天亮还有两三个时辰,大家赶紧寻地方稍稍休息一会儿,明日大事,大家都打起精神来!”

    这个时候,一个听起来还有点怯生生的声音响起,正是苏平安。虽在帐中,但他缩在角落,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存在感低到了一定程度。

    他在马邑诸将当中,也从来不是一个出挑的人物。祖上几代在马邑军中效力,换来了这个出身和资历。而在军中,又是踏踏实实的熬资历,从来不得罪人,终于按部就班的坐上了营将位置。虽然打仗不成,但是领下什么其他军令,都极卖气力,做到最好。而在郡中争夺利益之际,都是让别人一头,所以也就一直能安然居于营将位置。没人会将他视作威胁,也没人会将苏平安当一回事。

    一个团体当中,往往会有这样一个人物,团体中强势中人,也不会对他们太过分。几代为这个团体效力了,自家又不惹事,再将他踩下去,团体中其他人怎么想?

    苏平安也从来谨守本分,今日到帐中,也就是凑个数字而已。却没想到,这个时候却开口发问。

    “若是明日,刘武周没有死,又当如何?”

    所有人都是一怔,全都转头望向苏平安。苏平安缩在帐角,一脸紧张神色,不住的咽着唾沫。

    大家可从来没有考虑明日之后,刘武周还活着这件事情!

    刘武周已经自家送上门来,将自己置于绝地当中。明日踏入南商关之后,就是案板上的鱼肉,哪里还有活命的可能?

    就算这个时候刘武周掉头便跑,几万军民可不是那么容易拉得动的。来时还可以仗着哀兵气势压住沿途军寨。一旦退却,那就是雪崩之势。马邑兵衔尾追杀之下,还是死路一条!

    刘武周怎么可能不死?

    何欢冷冷哼了一声,也不答苏平安问话,只是对诸将道:“各自散了,约束人马,以待明日!”

    何欢率先而出,诸将也不搭理苏平安,各自而出,分头而去掌握各自人马。就留苏平安一人还坐在帐中。

    苏平安苦恼的捧着脑袋,喃喃自语:“刘武周真甘心就死?某真是想不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