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章 杀王(四十六)
    南商关内,东面一片营地当中,一处帐幕之内,十几名军将挤在一起。

    这不是中军大帐,只是寻常军士所用的帐幕,十几名军将挤在里面,纵然人人未曾披甲,也膝盖碰了膝盖,个个弓腰曲背,显得憋屈万分。

    大家挤成一团,人人都觉得难受,但也没人闹着要出去,一直在等候谁的到来。

    帐幕之中,这些军将的议论声低低响起,都在说着今夜的情形,还有揣测明日的局势。

    “王郡公将马邑越骑全都拉上来了,南商关内,那些营地当中挤得满满的。连王郡公自家的内营都腾出地方来安顿马邑越骑。现在南商关后,人喊马嘶的,生怕云中那些人不知道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为了安顿马邑越骑,咱们给向东向西给赶得远远的!咱们这些中垒诸营的弟兄,急匆匆翻山越岭的赶回南商关给他王郡公撑场面,结果就这般打发。咱们还有个小帐幕好挤着,弟兄们就只能睡野地!”

    “谁说不是?现在天气还没暖起来,野地里歇宿一宿,弟兄们都要冻得半死!咱们轻兵赶来南商关,除了兵器甲胄,什么辎重也都没带,全都放在寨子里。连干粮都没随身。今夜领粮,中军司马瞪着眼睛就说没有!好说歹说,才领下一些,结果要锅灶没锅灶,要烧柴没烧柴,要马草没马草,大家还是瞪眼挨饿!马邑越骑拉上来,倒是大碗的肉汤,热乎乎的蒸饼。咱们边地男儿,吃苦惯了,倒也不贪图那一口吃食,只是这瞧着实在让人堵气!”

    “王郡公是有恃无恐了,恒安兵请降已成定局。明日将刘武周一宰,这些恒安兵吞下来。也不在意咱们马邑兵到底怎么想了。到时候我们要不就老实为郡公效命,要不就交出兵权。王家子弟再入军中一次,这次可就再不会走了!”

    “入娘的,这刘武周怎生就铁了心要请降?难道真拿自家性命不当性命?谁去和他说一句,他缺粮食,咱们想法子也给他凑点,怎么也把这个冬天熬过去!”

    “明日就看郡公春风得意罢…………据说明日还将那李家二郎也请上了。就是要给李家看看,掌握马邑恒安两府,却看李家怕是不怕!到时候少不得和李家还有一番厮杀,打头阵的说不定就是咱们!”

    军将们议论纷纷,却全然没有一个头绪。原来刘武周还强横的时候,马邑军将挟而自重,兵变都敢闹出来。要粮要饷不亦乐乎,让王仁恭不断的将自家产业填进来以养兵。而王家子弟,却寻了机会一个个的赶出去。

    那时候马邑军将算是春风得意,对刘武周这等人物也是百般看不上。他们都是数代为将,底蕴深厚。虽然比不得高门大族,但是刘武周这种乡间土豪又算得什么?居然还执掌了恒安鹰扬府!

    王仁恭率领他们不断打击刘武周,马邑军将也是乐见其成。

    可当刘武周当真请降了,这些马邑军将才知道有刘武周在,对他们是多么重要!

    十几名营将级别的人物聚在一起商议,除了牢骚之外就别无他物。说了一阵,大家也就厌了。

    中垒第一营的营将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人就要在帐中占两个人的位置,憋在里面手脚不得伸直,还佝偻着腰,实在耐不得了,当下就要起身。他一动作这动静就打了,帐中人都给带得东倒西歪,当下就有人张口便骂:“入娘的韩苍,你这是要做甚么?抢着要坐在中间的是你,现下想出去,张嘴招呼一声就会死不成?”

    韩苍重重哼了一声:“入娘的坐这么半宿,什么章程都没一个。何将也不来,阿爷不等了!反正郡公想动某的位置,某就动手。这天下招揽豪杰的地方多的是,还怕没有去处?”

    有人顿时阴阳怪气的反驳他:“你去哪儿?你一人一马走得倒是轻快。你在善阳左近那几百顷地呢?你家里那几百僮仆呢?别说你的娇妻美妾了,都带上么?”

    刚才还气壮如牛的韩苍,听了这几句话,怔了一下,又颓然坐了回去。

    刚才那点英雄气,转眼间就已经烟消云散。韩苍垂着头低声嘟囔:“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难道就等着王仁恭收拾咱们不成?何将到现在也不来,大家就在这里空等一宿,然后看着王郡公吞了恒安府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帐幕入口一下被掀开。星光从开口处透了进来。

    今夜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月明星亮,一眼就能看清站在帐幕入口处之人,正是何欢。

    帐中诸人骚动起来,但却起身不得,只得坐在那儿纷纷抱拳拱手:“何将主!”

    何欢沉着脸扫视了诸人一眼,走了进来。帐中诸人竭力为何欢挪出一个位置来。韩苍在人群当中,几乎都缩成了一团,挤得差点气都喘不上来。

    何欢在人群当中坐定,十几双目光就落在他的身上脸上。何欢也不知道今夜去哪里奔忙了,一脸风霜之色。迎着诸人目光,冷笑一声:“就准备这般束手看着了?”

    韩苍声音响起:“那还能如何?”

    何欢冷笑:“咱们马邑将门,立足此间数十年,从来都是靠的自己。没有准备,岂能随王仁恭北上?”

    韩苍追问:“什么准备?”

    何欢也不卖关子,时间甚紧,明日就要动手,现在就必须将诸将的心气吊起来!

    帐幕之中,何欢语声低沉,一字字直敲入诸将心底。

    “王仁恭想吞了恒安兵,我们的盘算,也是吞了恒安兵!王仁恭得恒安兵,则可挟制我等,真正掌握马邑一郡精兵,用以争夺天下。但我们吞了恒安兵,同样也可以在这天下之争中分一杯羹!而那时王仁恭想保身家性命,只有老老实实的为我们傀儡。将来南下争胜,若是顺利,则不必说了,少不了大家的荣华富贵。若是败了,也不过交出王仁恭了事,我们还可以退保马邑富贵!”

    何欢一番话语,终于将马邑这些将门高层的心思吐露分明。

    天下如此,他们如何不蠢蠢欲动?

    只不过他们也没有世家出身,出而争夺天下,心中也是无底。但现在有一个现成的王仁恭,只要能将兵权全都抢到手。则王仁恭只能为大家傀儡!

    所以他们才不惜掀起兵变,也要将王家子弟都赶出军中。

    所以他们才看似忠心的追随王仁恭,北上压迫刘武周。也是为了吞并刘武周的恒安精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