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三四章 旧日恩怨
    林天衍是率先感应到张信的月沉刀,那苍茫浩大的灵能与力量的。当那大海分裂,他双眼不由微微睁开了一线,瞳孔之内,闪现着璀璨异泽。

    而此时正据立于百里外的玉明皇,也同时神色震惊的看着远方,几乎合不拢嘴。

    “居然能做到这地步”

    他之前对张信的信心,同样不足。其实已是打算在情况不妙的情形下,分出些气力,助其一臂之力的。

    他现在的对手,虽是太一剑仙古千岁。可这里是大海,也同样是最有利于他‘水剑仙’的所在,此外在他的后方,还有着一座十万道军组成的大阵,为他提供法力加持。

    所以这古千岁,虽是伪神强者,可其实现在,却是他占据着绝对的上风。

    可是现在,玉明皇却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多虑了。

    张信对向祁翊的牵制,远比他意料的还要更牢固。这个家伙,居然击伤了神域

    果然,这位神威真君,确实羽翼已成,紫薇玄宗选择合作,而非是对抗,确实是最佳的抉择。

    此子已有了这样的实力,旁人已很难将之杀死,

    “这就是神威真君?”

    在另一处,‘雷焱天君’闾丘雷严则是紧紧的一握拳,面色在惊奇,震撼,森冷与忌惮之间变幻不定。

    “阁下居然还有余力分心其他?是否将我巩天来,太小瞧了。”

    随着巩天来的这句语声,一团剧烈的白光,蓦然在闾丘雷严的身侧炸裂。

    三十里外,巩天来目如烛火,战意汹涌燃烧。张信既然能够击伤向祁翊,那么这二人间,就再非是一面倒的压制。他也可以全心全意,面对自己的这个对手。

    张信同样无暇关心这周围的情况。他的神念,紧紧的锁定着向祁翊的神念,而目光死死的注目着,那些崩碎开来的海水,

    他这蓄势已久,又突如其来的一击,并未能真正正面击中这位神域的元神,只是擦到了边角。所以即便能伤到向祁翊,伤势也极其有限。

    所以他不敢松懈,此时正操控着月沉刀与星殇剑,倾尽全力的去追杀,去毁灭。

    只是这只能稍稍延迟向祁翊元神重聚,重整阵脚的步伐。只是三个呼吸之后,这片大海,就忽然化为暗黑的颜色。

    “看来是小看你了,居然能够击伤老夫,不得不说,你又给了我一次惊喜。以神师之身,而能击伤神域,该说你不愧是苍天之上么?”

    “一直叽叽歪歪,你这人可真烦!”

    张信一声冷哼,随后四团白光,再次在海面之上爆裂。

    水是由氢氧组成,在这海面之上,他制造核剧变的过程更加简单。这一次,他的对手,也再无法阻拦他施展风元破。

    而随着火光冲涌,四团蘑菇云冲起天际,这片海域再次剧烈的动荡。

    此时他又借助这风元破掀起的罡风鼓荡,全力抽取着这方天地间的空气。这可以降低周围音波的震荡冲击,可惜作用不大。

    果然下一须臾,就有更多的水汽,蒸腾而上。

    “我说过,你这是徒劳”

    可就在向祁翊冷笑之际,云空中忽然一枚暗红色光影穿空而至。在张信的视界之内,那比之真正的光,都不差多少。只勉强看清,那其实是一枚不到手掌长度的小箭。

    而随着这箭,传入到下方的海面之内。顿时一声闷哼,在这片空域之中响起。

    张信微一愣神,注目希望。只见那海面之下的黑色水液,此时似都失去控制般的开始四散下沉,

    而向祁翊藏身在大海中的元神,在他的雷感术中,亦变得清晰可‘见’。

    这位在半空中的化身,也在迅速减少,至少消散了三分之一。同时这片天地间,又传出了向祁翊饱含仇恨与痛楚的怒恨:“林天衍,你这是在寻死!”

    “今日只是对阁下当年之所为,略作回报。”

    一百七十里外,林天衍神色淡淡的一拂袖,将手中一张流光溢彩的大弓,收回到了袖内。

    “至于寻死,七百年前,你等既然没能让我死在浑天海外。那么如今在天穹大陆,汝等又有何能为?”

    张信闻言,顿时唇角微扯,转而以异样的目光,向林天衍端坐的方向看了过去。心想这位第一散修,果然与太一神宗有着过节。

    而且这过节,还不小

    ※※※※

    张信与向祁翊之间的大战,持续了整整一天半时间。

    林天衍使用的一支箭,蕴含着剧烈的毒素。不过不是针对人的血肉那种,而是针对人的元神。这与水月蛊有些相似,却比后者更彻底,是彻彻底底的灵能造物。

    在向祁翊中毒之后,这位的一身法力,至少削减了四分之一,且情况还在持续的恶化。

    面对这样的对手,张信自然是轻松许多。

    不过他们这一战,之所以能告一段落,却是因北海魔族与神相宗道军之战,已经分出了胜负。

    紫玉天不负所望,在距离人工岛七百里的所在,击退了神相宗的大军,

    可当张信听闻整个战况之后,却实在高兴不起来。

    日月玄宗的附庸道军,加上北海魔族,这整体战力,本该是在神相宗的四到五倍以上。而天域的数量,更是碾压对手。可这一战,他们这一方却是伤亡惨重。

    主要是魔灵方面,死伤至少二十七万。而日月玄宗的各家附庸,也死伤了三千道军,

    可在他们的对面,神相宗总共才损毁了五十艘战舰,伤亡六千人左右。所以说是‘击退’,倒不如说是神相宗不愿与他们对拼消耗,主动从战场撤离。

    此外魔灵方面的伤亡,有一半是自己人的功劳。北海魔族的前军,可谓是一触即溃,在与对方的大军接触不久,就已陷入了混乱状态,

    幸在武罗宗与其余几个附庸宗派,坚定的执行了张信的策略,是宁愿抱着与神相宗夹击北海魔族,使其全军覆没也在所不惜的态度,使得那千万魔灵大军,不得不止住了溃散之势,调转方向开始与神相宗拼命。

    “干得不错!”

    巩天来与闾丘雷严脱离接触之后,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张信的面前,而他的眼神,则有些复杂:“我没想到,你还真办到了。与一位神域鏖战一日半,一些伪神实力的圣灵,都未必办得到。”

    这是正名之战,如果说之前世人对张信的实力还有怀疑,认为他与神尊之战是出于侥幸的话,那么此战之后,他这后辈将真正跻身于这世间,最强者之林!

    可这个家伙,都还不到二十五岁,这十万年来,没有人能与之比肩。哪怕是那位惊才绝艳的日月祖师,也是一样,

    再等到这位晋升圣灵,那么这位神威真君,是否能直接与圣灵抗衡了?

    可张信的面上,却是含着几分苦涩:“这是因林上师助了一臂之力,若非是他那一箭,此战我未必就能拖住向祁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