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三五章 实力莫测
    张信的面色,有些苦涩:“这是因林上师助了一臂之力,若非是他那一箭,此战我未必就能拖住向祁翊。”

    其实张信还是有三成把握的,所以他不知道自己,是该感激还是该厌憎林天衍的援手。

    只因此役,这并没能让他对自身元神的磨砺,达到最佳的效果。

    他现在只后悔,没有在战前做更多的准备。早知道林天衍与太一神宗有着恩怨,那么他会尽力雇请强者,看看能否将向祁翊,永远的留在这片海域之上。

    “可如非是你,首先击伤了向祁翊,林天衍不会主动出手,能够击伤神域,这本身就是实力的证明。”

    巩天来摇了摇头,“你又何需太谦?怎么现在,连半点狂刀张信的气概都没有?记得以前的你,可都是舍我其谁,嚣张狂傲到没了边际。”

    张信闻言,不禁尴尬一笑:“师叔这是什么话?我又何时张狂过了?本座昔日,固然不知谦虚为何物一般,也绝无恃才傲物之心。一直以来,都只是喜欢说实话而已。”

    随后他又眼神略含怅惘的看着天空:“昔日本座少不更事,行事任性恣意,无所顾忌。可人终究会有长大的一天,前些时日,本座夜观天象,却忽觉自身之藐小。巩师叔就无感觉吗?这宇宙浩瀚无垠,真理浩瀚如洋,永无尽头。人在这苍天之下,是何等的卑微?”

    巩天来的唇角,不禁抽了抽。不过张信现在能知收敛,终究是好事。他随后就转过了话题:“我看神相宗今次,其实还是留了许多力气。那位无相天尊,似也不是死心塌地为太一神宗卖命。”

    “他们真要拼命了,那才叫奇怪。”

    张信冷然一哂:“无相天尊想要的,是延续他们神相宗的道统,保全自家的弟子,所以不愿在这北海,正面阻挡太一神宗的兵锋。可相应的,要他们为太一神宗抛头颅洒热血,也没可能。”

    “这个我自然心中有数,老夫真正想问的是,这北海魔族,连未尽全力的神相宗都阻挡不住。等到太一神宗犯境之时,又能有什么用处?只怕那时非但不是助力,反而是拖累。”

    巩天来一声冷哼:“对于你选定的这个北海魔族之首,你自己是怎么看的?”

    张信一听巩天来此言,就知这位,是对紫玉天不满了。

    这位也确实有不满的理由,今日这场大战,北海魔族的表现,实在太难看。这还是在有蔺初夏坐镇的情况下,有着此女的‘天罗雷鼓’,北海魔族该是绝无败理才对。

    所以张信,也微微摇头:“此战并非其能力不足,是因威望过低,所以不能服众。北海各族,也有拆台之心,这位确实不是上佳之选。”

    很显然这次北海魔军的溃散,与那几位魔族亲王之间,有着极大的关联。

    这些天域存在,没有一位是愿意居于人下的,何况这个爬到他们头顶上的人,还是曾经的魔奴之身。

    不过张信,随后又问:“可一个上下一心的北海皇朝,真是我日月玄宗所乐见的?”

    巩天来不禁蹙眉,随后他又微一摇头:“可我玄宗当务之急,是应对太一神宗的东进,而非是顾忌日后。”

    “再给她十天时间吧!我于此事上,其实并无执意。”

    张信笑着说到:“我了解的紫玉天,或者有些蠢笨,可却唯独不心慈手软。相信这位,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巩天来闻言,不由‘啧’了一声。紫玉天号称北海天翼,在被上官玄昊擒拿之前大名鼎鼎,无论怎么都算不是蠢笨。

    这个评价,也就只有张信能说了。

    而他随后,又陷入了凝思。猜测张信,到底是有何目的。

    不过这位神威真君,既然给了他这样的保证,那么他也没必要一定坚持,现在就更换北海魔族的首领不可。

    ※※※※

    就在同一时间,距离战场大概一千里的所在,白帝子若有所思的,将身前的水镜散去。

    “这一战,天寒你觉如何?”

    这次的大战,神教虽未参与,可却遣了他与天寒神子二人,前来观测战局。后者在不久前死而复生,可脸色依然苍白。

    在那水镜散去之后,这位神子就不禁苦笑出生:“神尊不参与此战,果然是对的。”

    尽管双方这场大战,在场面上是势均力敌,可据他所知,此时在战场之外,还另有一位超天柱级的天域强者隐藏。

    此人如插手介入,拖住神尊绰绰有余。

    那位神威真君,就一如神尊所料的滴水不漏。

    这一战,其实没有任何悬念,从日月玄宗发兵那一刻起,就已注定了结果。

    “我问的是这位神威真君本身!”

    白帝子纠正道:“如今距离大御山之战,已有两月时间,你觉这张信,有何变化?”

    “这不好说!”

    天寒神子眉头微皱,陷入深思:“张信今日虽能击伤向祁翊,可其一身实力,与两月前相较,似乎变化不大。之后与向祁翊平分秋色,也是因林天衍重伤这位神域在先。”

    他说到这里,又语声一顿:“不过这一战,你我只是管中窥豹,只见一斑。比如他现在的力量极限,这是我最想看到的。可这次此子,并没有机会动用他的斗术,我无法判断他的气力,到底进展到了何等程度。”

    记得两个月前,张信就是以纯粹的力量,将他们的神圣战傀击溃,

    而此时他天寒,虽是得以复生,可他的一身法力,却跌落到了十年之前的地步,这实是他出生以来,最大的挫折。

    “是吗?”

    白帝子一声呢喃之后,就又继续问道:“那么在你看来,此子是否有保留实力的嫌疑?”

    “保留实力?”

    天寒吃了一惊,随后就摇头道:“这个可能,似乎不大?今日之向祁翊,并无法域压制,又有神宝在手。整体的实力,比之当日的神尊,都不遑多让。之后这位,虽被林天衍击伤,可实力最多只下降三成。此子在向祁翊面前,难道还敢留力?他难道不要命了?”

    白帝闻言,却依然未能释怀。依旧看着千里之外,目光闪动。

    今日观测的结果,决定神教下一步的落棋布子。所以他这次对神尊的回复,事关重大,不能不慎。

    “不过,如等到半年之后,那就不太好说了。”

    天寒继续说道:“我今日观其战境造诣,分明已至第七境后期,甚至圆满。而其轮脉开发之速,也是骇人听闻。想必半年之内,此子的战境,就可突破,并可打开下一轮脉!那个时节,此子的实力,只怕又将上升一个台阶。”

    “也就是说,要以神宝御天环引诱此人,就只能在这半年之内?”

    白帝子心想这倒是与他的判断相仿,半年之后,谁知这家伙的实力,又能提升到什么地步?

    不过他随后,却又苦笑:“希望那东西,真能将他诱出吧。”

    他其实是不看好玄星等人的谋划,此子狡狯如狐,神教如无手段,很难让此子上当。

    ※※※※

    张信与巩天来交谈之后,又草草处理了一番战后事务。无非是赏功惩过,核定各族战功什么的。

    他毕竟是北海之战的实际统帅,这方面推托不得。此外按照盟约,日月玄宗也需负责为各家的伤亡,提供抚恤。

    这些事务,极其繁杂。幸亏左神通,林厉海几人,都跟了过来,可以代他处理其中大半。张信自身,并无需多少心力。

    而就在大战结束之后半日,张信就又匆匆回到了他的静室,再次进入到闭关的状态。

    这次与向祁翊之战,他收获也很不小,需得一定的时间,去吸收,去沉淀。

    “感觉主人最后,似乎是有些意兴阑珊了,没精打采的。”

    叶若语声糯糯的说着:“像天日昭昭啊什么的,后面怎么都没用?”

    正闭目内视的张信闻言,脸色就有些发青。说到天日昭昭这门无上极招,他在战前,其实是信心百倍的。

    可这次的大战,与之前他与神尊交手的时候一样,自己日夜打磨出来的力量,还有这天日昭昭,都没法在全盛状态下的向祁翊面前施展。

    最初是用不出来,后面就没兴趣用了。

    既然没办法在向祁翊全盛状态下使用,那么后面再施展,又有何意义?

    “是没必要用。”

    张信神色冷然,说的却是另一个理由:“我没把握将他诛灭在此,那又何必倾尽全力?”

    他能够感应得到,那时在战场周围,正有不下十道的视线,正在关注着他与向祁翊之战。张信则心想自己,既然没法与完全状态的向祁翊交手,那就不能让这些人得意。。

    所以这一战,他全程都未用过瞬影雷身与风神无极,在那一剑之后,就连自身展现出的战境,也稍稍收敛了些许。

    可也正因此故,他对自身战境的打磨,远不如事前预想中的充足。好在他现在,也算是勉强达到目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