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 杀王(四十四)
    数百步外,刘武周的旗号被篝火映照得分明,哪怕在寨墙之上,也看得清清楚楚。

    而王仁恭就在寨墙之上,只穿着一身寻常军士袍服,看着恒安鹰扬府和云中百姓的动静。王则也换了一身寻常军士的袍服,紧紧随侍在王仁恭身侧,略微有点紧张的注视着眼前景象。

    虽然已经算是走到了穷途末路之际,但恒安鹰扬兵仍然巡视警戒一丝不苟,军中也没有丝毫嘈杂混乱,就连几万百姓猬集的所在,也听不到什么动静声响。

    这实在是一支强悍的力量,但凡有志于天下的野心之士,谁看着不流口水!

    王仁恭夜中悄悄离开南商关,冒险直抵军寨之中,就是为了就近看看这即将落入自己手中的力量!

    在寨墙之上,王仁恭已经不知道站了多久,像是丝毫不感到寒冷也似。王则在侧,都觉得自己冻得微微有些麻木了。

    眼看已经过了午夜,王则终于忍不住低声解劝:“郡公,回转罢,明日还要行大事,歇息一阵,才能支撑。”

    王仁恭身形终于动了一下,轻声道:“连这点辛苦都不能支撑,将来还有多少大事要做,不如就退隐林下,看着别人去争夺这天下!”

    王则顿时噤声,不敢多言。

    王仁恭转过身来,看了王则一眼:“都布置好了?”

    王则点头:“明日刘武周弃甲解兵,则锦衣家将上前将其将佐接住。外以马邑越骑遮护。待数千恒安鹰扬兵尽数入南商关,则斩刘武周!”

    王仁恭满意的点点头,并不多说什么。

    王则迟疑少顷,终于忍不住开口:“这几千恒安兵,数万云中之民。若是能归心郡公,则是精锐之师,足可支撑郡公南下西进。就算是李家,咱们也不惧!但是杀了刘武周,这些人马对郡公心怀怨怼,不肯归心,那不是便宜了马邑那些军将?”

    王仁恭看着王则,不屑的笑了笑。看在王则是自家侄儿的份上,王仁恭还是开口解释。

    “…………这些寒门之人,想的是什么?就是富贵,就是出身。只要能引他们博取功名家声,他们什么事情不愿意做?原来看着刘武周从乡间土豪变成了鹰击郎将,这些人以为跟着刘武周,也能杀出一条血路来。更兼刘武周善于作为,笼络得住人心。所以此辈就死心塌地的为刘武周效力。但刘武周若死,某就不信,他们甘于和刘武周同殉!放眼马邑郡中,他们是为那些马邑军将效力好,还是为某效力好?某能给他们的,岂是别人给得了的?”

    王则默然无语,但王仁恭此刻激起了谈兴,仍然继续说了下去:“某岂能容刘武周继续活着?此乃鹰视狼顾之辈!笼络不来的,他只要缓过气来,随时就在你背上捅一刀!但行大事,就不能瞻前顾后,什么都要握在掌中,但有决断,就立刻行去。不要留任何后患!”

    说到最后,王仁恭拍拍王则肩膀:“则儿,将来王家事业,必然要你独当一面。仲通只能守成,你可要快些历练出来,为某分忧。王家蛰伏已久,这番事业,就从明日收恒安之兵始!”

    王则垂首躬身抱拳:“敢不从叔父号令!”

    王仁恭满意的看着王则,突然之间,本来就不高的声音又压低了些。

    “……李家二郎,已经召他明日前来观礼了么?”

    王则的声音也下意识的压得极低:“已经遣人召之,李家二郎说明日准到,当亲贺叔父底定马邑郡乱事。”

    王仁恭点点头:“……李家二郎轻锐,侧身兵间。刘武周残部作乱,有所伤损,也是难免的事情…………李家将来,倒是少了些麻烦。唐国公就是面上不显,心中也得感谢某一二。世家之人,怕的不就是传承失序?多少世家,就败在这个上面…………”

    接着王仁恭就容色一整:“此间事了,立刻回师,拿下平阳。入马邑的河东兵,一个也别让他们回去!”

    王则一直保持着拱手抱拳的姿态,静静领受王仁恭的号令。

    王仁恭转头向南,遥望夜色深处,仿佛视线就可以越过马邑郡中的千山万水,一直望到晋阳,看见那位一直压在他头上,一直是负天下之望,一直被世人认为这个乱世中很可能笑到最后的唐国公。

    托名陇西李家,不过鲜卑六镇余脉而已。这天下之争,未见得你就是赢定了!

    当你以为马邑郡已经不足为患,领兵西进之际,某引马邑虎贲,突然直捣晋阳,袭破你根本之地。你前有关中险阻,鱼俱罗这等名帅,后则根基尽失,到时候你又如何?

    只要过了明日,太原王家,就真正有和你掰掰腕子的能力。而太原王家的家声,也注定要重光!

    王仁恭突然狠狠一锤寨墙垛口,惊得王则抬起头来。王仁恭已经转身:“走罢,回南商关,等着明日刘武周授首面前!”

    话音方落,王仁恭就大步走下寨墙,王则紧紧跟上。才走了几步,王仁恭就转头回来,又叮嘱一声:“明日除了刘武周和苑君璋必死,那徐乐,也不可放过!”

    善阳兵溃,拥堵城下,诸将逼宫之情境。那一夜所冒的风险,到现在王仁恭都深深记得。

    一个乡闾出身少年,竟然将他太原王家家主逼迫到了如此地步,其间耻辱,岂能轻轻放过?

    不管是何等样的良将,不管是何等样的人物。也只有一个死字,方能平王仁恭的恨意!

    王则再度躬身领命。然后紧紧追着王仁恭的步伐,从寨中趁夜而出,在锦衣家将的护持之下,悄然回返南商关。

    马背之上,看着前面腰背挺得笔直的叔父身影,王则微微摇了摇头。

    这叔父要的太多,既要擒斩刘武周,又要除掉那个徐乐,还想将李家二郎与河东兵也一网打尽。

    而马邑诸将,又心怀叵测,首鼠两端。

    明日看似将是叔父在马邑郡的巅峰之时,可谁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自己又有什么办法?但为王家之人,只有听家主号令,更不必说这家主还是自己叔父!

    可若是事成,叔父势力大了,局面大了,自己也许真的能独当方面,出镇一方罢?

    王则心中深深清楚,虽然叔父一副对自己爱重的模样,但继承王家的,永远不会是他!

    只等明日,底定马邑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