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 杀王(五十五)
    李世民所在营寨之中,也是今夜无眠。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就在中军营帐之中,相对无言。

    整整一日,他们都被一营马邑越骑所监视,动弹不得。在北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完全不得而知。

    直到入夜之后,才有王仁恭的部下入营传递消息。

    这个时候,李世民和长孙无忌才知道。刘武周他们竟然举军来降!而王仁恭邀请李世民和长孙无忌明日天明,前往观礼,以为马邑全郡大定的见证!

    事情怎么变成这般模样?

    李世民入马邑,等于是在兄长逼迫之下不得不离开晋阳,远离李家最为重要之役。虽然李世民平静的接受这一切,但是并不表示,在李家之中性子最为勇锐的他不是胸中憋着一口气!

    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出来,早定马邑,挟功以回晋阳。赶上李家化家为国这一役。怎样将我李二郎灰溜溜赶走的,我李二郎就要怎样风风光光的回来!

    若是说原来李世民和自家兄长争胜念头还不是多么强烈的话,那么现在潜藏在李世民胸中,是真的有了争一争李家世子之位的念头!

    大功从何而来?

    王仁恭底定马邑,收刘武周之兵,这对李家,绝对不是好消息。而李家遣三千河东兵入马邑,也不是来为帮着王仁恭镇服马邑的。而是将侧翼防线一直推入到马邑郡内,死死卡住平阳一线,可以让李家放心行事。

    李世民所做的冒险选择,就是深入善阳,尤其是王仁恭准备提军北上之际,更是亲自领五百河东精选的精锐出来,侧身军间,看有没有帮助刘武周打垮王仁恭的机会!

    刘武周不比王仁恭,是世家高门出身,在这个时代天然就有相当的向心力和号召力。就算刘武周打垮了王仁恭,马邑鹰扬府也未必服他,马邑郡也还是一堆烂摊子。那时候李家才可真正称得上侧翼无忧。

    而且说不定刘武周在马邑郡站不住脚,就有投靠李家的可能。若是李世民能收刘武周的云中精兵,那么在李家的地位,就可想而知。在兄长的阴影之下,也再不是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除了要立功以争得家族地位的心思,李世民自幼慕秦皇汉武故事,对于刘武周坐镇云中,苦战突厥,未尝没有一点敬重感佩之心。这等人物,如何能让他败亡在王仁恭手中?这未免也太屈了英雄!

    所以李世民毅然决定行险。

    在他想来,王仁恭提兵北上,就是要和刘武周连场血战的。当双方决战碰撞在一起,战场之上,五百河东精锐,绝对是一支可以决定成败的力量!

    但时势变化,竟然出现了李世民最为预料不到的情形。刘武周竟然举云中之地向王仁恭请降!一番筹划,全都落空。而自己的冒险,似乎就变得全无意义!

    除了这大势变化之外,李世民还发现,自己将五百河东兵的力量,看得实在太高了。

    李渊对儿子照应,还是没话说的。调拨给李世民的人马,都是从最为精锐的河东六军鹰扬府中抽调而出。

    李建成世子之位早定,自然是李家未来家主待遇。但李渊也向来对其他子女极尽照应之能事。虽然有担心将来李家传位风波之隐忧,可世人也往往因而夸赞李渊的厚道。

    在李渊的照应下,李世民引三千六军鹰扬兵北出马邑。要知道整个六军鹰扬府不过才一万五千余人的规模。而到时候肯定是李渊直领大部,建成要是独领一军的话,说不定还没有三千六军鹰扬兵给他调遣使用!

    在这三千六军鹰扬兵中拣选精锐,最后选出五百虎贲,这就是李世民认为自己有可能成功的底气!

    六军鹰扬府在河东军中,向来地位甚高,六军鹰扬兵在军中也是趾高气昂,一副骄兵悍将模样。李世民也向来以为这就是天下精锐了,还着力结好这些军中将领。

    但到得马邑郡,跟着王仁恭一起北上之后。见到马邑鹰扬府的这些野战主力,尤其是王仁恭最为爱重的马邑越骑之后,李世民才知道,真正天下精锐,到底是什么模样。

    这些马邑越骑,马术精熟,战阵严整,悍勇之气哪怕门外汉都看得出来。那些往常在河东趾高气昂的六军鹰扬兵,在马邑越骑面前,向来气焰,收敛得一点都不剩。

    吃这碗刀头舔血饭的军汉,都是最现实的。知道到底谁是真能打。在军旅之中,就是实力为尊!

    不足三百马邑越骑,就能盯住这五百河东兵。让这五百河东兵动都不敢动。知道一旦开战,除非五百河东兵在寨中死守,一旦出营野战,一次接战,只怕河东兵就要大败亏输,给这些马邑越骑摧破阵列,排着头砍过来!

    刘武周请降王仁恭,没了浑水摸鱼机会。而五百河东兵在马邑兵眼中,也不值一提。这番冒险,全无半点作用。自己还沦为王仁恭手中的鱼肉,他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更可笑的是,这还是自己送上门的!

    在营帐之中,李世民脸色铁青,已经不知道多久未曾开口说话。而长孙无忌坐在李世民身侧,也是无言以对。

    两个世家出身的年轻人,以前在晋阳,虽然被李建成一方势力打压。但也没觉得有多么难熬,还互相鼓励,雄心勃勃要做一番事业出来。真正到了马邑郡,才知道没了李渊庇护,这天下处处都是凶险,处处都是血腥,处处都是强手!

    长孙无忌思来想去,也是束手无策。他其实并不是那种以智谋见长的人物。只是为人端方稳重,善于处理诸般庶务。在李世民帐中人才寥寥无几之际,也就充当起谋主一般出谋划策之人。现下对着这般局面,想得脑袋都疼了,也觉得是无计可施,还凶险万分。

    长孙无忌终于开口:“二郎,要不走?以李豹带领家将护持二郎先走,某领河东兵为二郎断后…………”

    李世民僵坐的身形终于动了,他缓缓摇头。

    “……我自以为是,现在反而送入王仁恭掌中。平阳军马无帅,王仁恭要回头对付,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是我辜负了父亲所托!现下若走,不说能不能走掉,我又怎么有脸再回到父亲面前?”

    长苏无忌急切:“可平阳之军…………”

    李世民微微摇头:“已经来不及了…………”

    他终于站起身来,取过放在一旁的弁冠,肃然戴在自己头上。

    “王仁恭既召某等观礼,总要让某近身,无非就是寻机血溅五步之事。李家男儿,义不受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