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337章 公主什么的都是坑(上)
    杜克拍了拍加文拉德这位贵族出身的圣骑士肩膀:“呐,信我,艾泽拉斯的公主什么的,多半是坑。”

    在心中,杜克默默地把那个‘多半’换成了‘全都’。

    加文拉德小青年脸上尽是无尽的懵逼:马库斯阁下知道了下面那个是什么公主?那到底是什么?她的声音是如此好听,那为什么……

    杜克一面浩然正气:“造物主是公平的。声音好听的大多不漂亮。漂亮的大多声音不好听。声音好听又长得漂亮的……呃,几率是很小的。何况,你听到‘大地的公主’这个称号,真没联想到元素系?”

    加文拉德的脸霎时间发白。

    与此同时,可怕的轰鸣正在从那一圈石头围着的地底下传出。

    在曾经的游戏中,这位大地的公主是闪现一般突然蹦出来的。现在,换做真实的艾泽拉斯世界,大地公主的出场当然是无比真实的。

    在那片凝聚了数万人目光的地块上,大地正在急剧地摇晃着,下面仿佛陡然孕育了一整座巨大的活火山,隐约传来的震撼响动,仿佛有一头满身是火焰与岩浆的熔岩巨兽即将挣脱囚笼而出。

    加文拉德霍然发现,在阿拉希高地其它几个地方,璀璨的光柱冲天而起,而那些地方恰好都是他去过的——那是几个外禁锢法阵所在的地方。

    很明显,在大地之下那头自称‘公主’的未知恐怖生物,正在解开最后的束缚。

    “不好!卑鄙人类的陷阱!撤!所有人撤退!”雷德大声嘶吼着,他对于杜克的节操,真是一点都不信。就在半年多前,他就亲眼看过,同样是杜克引燃了整座暴风城,把十万黑石氏族的同胞拉进了烈焰的地狱当中。

    眼前一切都不对头,加之大酋长的撤退命令,兽人大军一下子陷入了慌乱。每一个人,不管是骑着战狼急于为死去同伴复仇的狼骑兵,还是步行前进的兽人勇士,全都有点茫然,随即有点慌不择路地转头逃跑。

    在他们想象中,只要远离了那个奇异的巨石围栏就好。

    “吾主,要撤了!”杜克的骑士急忙喊道。

    “公爵!这里太近了。”这是加文拉德的声音。

    “杜克!”希女王也关切得喊道。

    伊露希亚悄然拉紧了杜克的衣角。

    唯有杜克无比淡定,一面风轻云淡的贱,哦,不,是一面谈笑间强撸灰飞烟灭的装逼表情。他的脚下一座小小的冰山正在冒出来,把杜克的身形冉冉托上高处,让周遭每一个骑士都能看到他,让每一个胆敢回头的木头都可以望到他的身影。

    “撤?撤什么撤?我亲自弄出来的陷阱,难道还会坑到我自己身上?你们都给我看好了,这是我第三次布陷阱剿灭兽人了。我要从今往后,每一个兽人听到我的名字后都瑟瑟发抖。我要每一个兽人都不再敢与人类对抗,匍匐在人类的脚下接受正义的审判,为兽人对艾泽拉斯世界智慧种族的侵略和屠杀付出应有的代价!我要联盟的威名,响彻天堂与地狱——”

    伴随着杜克清朗洪亮的宣言,加文拉德、伊露希亚、希尔瓦娜斯还有一百名骑士统统高昂起头颅。

    如果换了一个人说这话,那么他必定是个牛皮大王,除了吹牛逼什么都不会。

    但他是杜克*马库斯——整个东部王国大陆,整个联盟里公认的最强战术战略大师。

    心胸里一阵无法按捺的激荡感,让每一个人都热血沸腾起来。

    不再有不安,不再有恐惧。

    特别是那一百骑士,更是充满了期盼,他们目不转睛地凝视远方,等候着接下来即将出现的兽人覆灭的画面。

    大地下的东西正在高速接近地面。

    当那股轰隆的响声越发靠近石围栏的时候,巨大的声源蓦然改变了方向,选择从另一个方向突破地面。

    “不——这怎么可能!?”雷德*黑手惊恐万分地发现,那东西居然折了个弯,正正拐向兽人最密集的地方。

    杜克嘴巴里调侃起来,说着一段身边人所不能理解的话:“44级精英弱了点啊!我故意要增强她,她怎么会不笑纳呢?”

    随着地下的巨响迅速接近地面,然后所有兽人都低头看着脚下。

    忽然之间已经变得晃动不止的大地猛然一闪,仿佛是太阳的亮光照映得整个战场大地上一片亮光,但那亮光实际上不是太阳的反射,而是地面上泛起的魔法阵的光辉。

    陷阱!

    绝对是陷阱!

    伴随着从大地上涌出的耀眼土黄色光辉,大地终于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一只大理石质地的巨大女性手掌霍然破土而出。出来的瞬间就一把捏死了超过10位兽人。

    下一秒,突出地面足足有二十五米长的巨大前臂,仅仅一个横扫,就让至少三位数的兽人死于非命。

    漫天漫地都是兽人战士的尸骸残渣,飞溅的鲜血如瀑布一般倾洒在尚未逃离危险区的兽人头上和身上,断裂的残肢在半空中打着转,喷洒的内脏沾染在那些不远处的座狼身上。

    曾经无比凶厉威武的巨型座狼,在这种更恐怖,更巨大的未知存在面前全都变成了败家之犬。它们夹着尾巴,发出怯弱的悲鸣,发足狂奔逃窜着。

    可惜,太晚了点,应和着魔法阵上面涌出的耀眼光辉。

    在超巨型魔法阵的边缘上只剩下一条深深的裂谷,裂谷之下犹如深渊。大地上的土就这么多,一边开裂了,必定多余的土会在另一边因为挤压而隆起。

    土去哪里了呢?

    它们不断向上升腾,然后组合成一个庞大的仿佛未开花的花蕾一般的巨大圆形屏障,遮天蔽日的屏障高度超过两百米,把至少三万部落严严实实地困在了黑暗的圆形大地上。

    逃走无望,所有还活着的兽人都忍不住回头,凝望着那只连上臂都冒出来,整支手臂超过五十米长的恐怖存在。

    一众兽人的小心肝吓得乒乓乱跳:呃,出来的到底是什么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