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杀王(四十二)
    玄甲骑营地,仍然顶在最前面,直面南商关。距离南商关前小寨不过三四百步的距离。寨墙上火把映出的马邑鹰扬兵身影,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玄甲骑三分之一巡视,三分之一直面南商关警戒,只有三分之一才能休息。

    如此之夜,又有谁休息得了。不多的百余名玄甲骑战士,围着篝火,甲胄都未曾卸下,只是烤着火等着夜色越来越深,熬着这漫长得似乎看不到尽头的长夜。

    就算是从来不惧死战血战的玄甲骑,毕竟也不是时时刻刻打了鸡血一般随时以厮杀为乐。明日到底命运如何,谁也心中没底。这些甲士就围坐在篝火之侧,几乎无人对谈,每个人都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燃动的篝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刘武周又突然轻车简从的到来,也不要玄甲骑起身招呼,就下马坐在了最中间的篝火处。陪着刘武周巡营的正是苑君玮,他就直通通的矗立在刘武周身边。

    虽然大家并肩血战了几场,以前徐乐和苑君玮之间那点过节玄甲骑上下都看得淡了,可苑君玮在这儿一站,大家更是没话。一众休息的玄甲骑战士互相面面相觑,恨不得早点轮到自己去值守,省得坐在这儿尴尬。

    本来在中间篝火坐着的韩小六,刘武周一到,立刻找了个借口脱身。和苑君玮同处一处,两人大眼瞪着小眼,这画面实在没什么好看的。

    徐乐回返,正撞见走出来正在外间转圈的韩小六。不等徐乐说话,韩小六就凑了上去,朝着里面指指:“刘武周来了,好像不放心我们也似,就在篝火边坐着。还带着苑四,我实在熬不得,就出来候着了。”

    徐乐一笑,举步就朝里走去。玄甲骑见到徐乐归来,纷纷起身行礼。徐乐只是微微点头,示意大家不要这么大动静,安坐就是。

    刘武周就在篝火旁,看着徐乐稳步而归。

    如此局势,明日命运不知到底为何。还要冒万险行博浪一击。哪怕跟随他多年,从高丽出生入死回来的那些骄兵悍将,都难掩紧张惶恐之色。但在夜色之中,徐乐裹着白氅而来,脚步仍然安稳如常,甚至脸上还有一丝微微的笑意。

    火光将徐乐俊秀的面庞映照出来,在徐乐身侧,跟着身形稳重如山的韩约,另一侧则是栗色秀发飞扬的步离,精致的小脸在这夜色中如梦似幻。

    在这一瞬间,刘武周都恍惚以为。这是个升平之世,月白风清之夜,徐乐如一世家贵公子,正在长洛的帝国腹心之地,自家的庄苑之中,踏月欣赏这难得夜景。

    而不是数千甲士环绕,身在苦寒凶险的边地,明日就要做生死一搏的一名军将!

    徐乐走近,看着刘武周缓缓起身,朝着刘武周就是抱拳一礼:“鹰击。”

    刘武周展颜一笑,亲热的拍了徐乐肩膀一下,左右看看。那些一直如坐针毡的玄甲骑战士也都明白了刘武周的意思,立刻起身,远远的走避开去。苑君玮还如一根木桩一般戳在那里,刘武周瞪了他一眼,苑君玮这才反应过来,深深看了徐乐一眼,也大步的走了开去。

    徐乐也回头示意一下,韩约扯着韩小六,默不吭声的离开。步离看看徐乐,想了一想,脚步没动。徐乐无奈的朝她笑了一笑,步离才瞪了刘武周一眼,不甘心的走开了去。走几步回头一下,似乎不放心刘武周也似。

    刘武周哈哈一笑,坐了下来,摇头道:“这塞种小丫头,乐郎君要真是喜欢,就收了也罢。老放在阵前,有什么意思?乐郎君应该也是单传吧,咱们吃刀头舔血饭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于阵前,早点有点香烟传下来岂不是好?”

    徐乐摇头笑笑,也坐了下来。刘武周摆出家长姿态关心自己的后代问题,静等着他后面的话题就是。

    …………不过传宗接代…………

    现在哪顾得上这个!

    不过自己总要成家的吧,爷爷在天上,也等着看自己能将血脉延续下去吧…………

    这个夜中,徐乐竟然第一次认真思索起这个问题了。不过步离…………想到小狼女穿着裙琚,环佩叮当的安守宅中,甚而做着女红的模样,连徐乐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只怕步离也根本没这个念头罢?

    步离对自己,恐怕就如一只小兽,自然寻找到对她最有安全感的所在依附,没其他的意思吧?

    战阵本事磨炼得超凡脱俗,但在感情上其实真有些晚熟的乐郎君,在这个夜中,在刘武周面前,居然第一次开始思考男女之事了。

    徐乐发呆,刘武周竟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将话继续说下去了。对于这个徐乐,刘武周其实一直都拿捏不定。

    这乐郎君本事太强,强到哪怕刘武周,隐隐约约觉得都有些恐惧。如此锋利之刃,稍一不慎,就连持刃之人都要伤到!这是应乱世而生,不知道会将天下搅成什么样的人物!每名上位之人,见到徐乐,都想掌握在手中。但一旦接触,却也下意识的要提防戒备!

    斑斑青史之中,每逢乱世,都有这等样的人物。而这等样的人物,结果总不会好。要不就一直恃才而高傲强硬,最终覆亡。要不就是不断被上位者敲打打磨,最终敛去了全部光芒,失去了全部的锋锐。

    或者就是在其最为锋锐耀眼的时候,让他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然后立刻就将这把锋锐无比的兵刃折断!

    徐乐还在发呆不知道想些什么,刘武周只能自己继续说下去:“…………适才巡营,某将玄甲骑家眷所在都看了一圈,罗敦老族长,身子好像有恙。其他家眷,也都略略有些惊慌的样子。某已经加派人手照应了,再不会有什么问题。若是明日之事不成,那一切都不必提起。但一旦能成事,席卷马邑。某就将神武交给玄甲骑,那里你自己经营就是,本乡本土的,家眷安置在那里,也能让人放心。这也算是衣锦还乡了…………”

    徐乐抬起头来,看着刘武周,凝视少顷,突然一笑:“鹰击,就算没有家眷在你手中,明日之事,我也会尽力的。你是不是忘了,我和王仁恭,也有血海深仇。”

    刘武周神色微微窘迫了一下,接着就哈哈一笑:“乐郎君你想到哪里去了!明日之事,除了乐郎君之外,就算是某,也得搏命!”

    徐乐点头笑笑,突然又问了一句:“苑长史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