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 杀王(四十一)
    驰道之中,又燃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

    三万余追随刘武周南下的云中百姓,拥挤在驰道之中,绵延七八里,默然守候在夜中。

    今夜不管再是疲困饥饿,这些百姓都无人入睡。纵然是走到了南商关前,看到了王仁恭大旗,也听到了消息说王仁恭已经受刘武周之降,但每个人仍然心中如压了一块石头,不知道明日等待大家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命运。

    这些云中百姓,只是想有口饭吃而已。哪怕是在云中苦寒之地,面对着突厥随时南侵的杀戮,他们也就这样顽强而坚韧的活下去。

    可当道诸公,连这一点小小的期望都不满足他们。南下之后,离开故土,王仁恭又将如何对待他们,无人得知。但无论如何,总要活下去啊…………

    而恒安鹰扬兵,也无人入睡,这些同样疲惫饥寒的云中甲士,一队队的散步在两侧山地之间,警戒着头顶闪动着火光的军寨,看着黑沉沉卧在夜色中的南商关墙,听着军寨和关墙之中传来的刁斗之声。

    哪怕到了这般境遇,明日便要解甲弃兵,面对一场最为危险的请降之局。这个时候恒安鹰扬兵的巡视警戒,仍然一丝不苟。

    徐乐领着数十玄甲骑,就在山道之中往复巡视。几十骑穿行山间,无一人说话。只是沉默的往来,听着夜色中山间的每一点动静。最后一点口粮已经吃下肚了,可随着夜色越来越深,山中寒风越来越烈,肚里那点食物早就消化干净,产生不了什么热量以抗这越来越盛的寒气,不论人马,都在微微战栗着。每名甲士,都已经有点消瘦脱形,却是越发的沉默坚韧,穿行道中,头顶军寨的火光映亮了他们的身形,有如一尊尊用铁铸造出来的雕塑。

    这些徐家闾乡民,神武县游侠,梁亥特部部民,短短两三月工夫,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有如数块铁坯,在烈焰中经历了反复锻打,铁色已经越来越是精纯,只要等到出炉退火的那一刻,一柄在这个时代最为锋利的精钢之剑,就要出世!

    玄甲骑六百,现下还余三百二十七。组成了这柄最为锋利的精钢之剑的剑身。

    而这精钢之剑的剑锋徐乐,又将被淬砺成什么模样?

    徐乐在队伍之中,看看头上绵延的那些军寨,再看看南商关,一直不语。军寨之中,关墙之上,火光映照出了一名名马邑鹰扬兵的身影,今夜对他们而言也是不眠之夜。但到现在为止,这些鹰扬兵都没什么动作,看来王仁恭和马邑军将真的是遵守承诺,就等着明日受降之事了。

    身边韩约,突然身子微微一直,伸手就按住了鞍侧挂着的铁牌。藏在徐乐身后阴影中的步离,也拔出了匕首。玄甲骑战士也如雕塑活了过来一般,纷纷按住兵刃。

    韩约一指头顶,山上军寨传来了响动之声,更有火把如龙,有人马调动入寨。

    徐乐看了一眼,又听了一阵,对韩约一笑:“是北面军寨那些留守的马邑鹰扬兵连夜调来此间…………明日几万人请降,王仁恭和马邑鹰扬府,不多调集点人马过来,怎生能放心?真要突袭,他们不敢举火,悄悄摸下来就是一阵弓弩攒射了。”

    韩约绷着一张脸,又仔细听了一阵动静。这扰攘果然只是在各处军寨之中响动。而山间巡视的那么多恒安鹰扬兵都在警戒,驰道中的百姓们也纷纷起身,扬起了一杆杆的尖头木矛,却始终没有看到一兵一卒从军寨,从南商关中而出,看来的确只是马邑鹰扬府趁夜集中兵力的调动而已。

    韩约跟着仔细倾听了一阵,稍稍放松一点,又转向徐乐:“乐郎君…………”

    徐乐似乎知道韩约要说什么也似,微微摆了摆手,韩约收住了话,再不多说什么。

    下面传来了响动之声,就见火把引路,宋宝等几十骑策马而上。宋宝也憔悴了许多,原来在马邑为侠少时候那虚骄神情沉淀了不少下去,只是招呼了一声:“乐郎君,某等前来值守,乐郎君且下去休息吧。”

    徐乐朝着宋宝点头笑笑,扬手招了招。身后骑士就随着徐乐,向山下而去。

    两队骑士交接,错身而过,也没什么多余话语。双方都是微微点头示意。到了此时此刻,大家都知道,是成是败,就在明日便能决出了。大家精气神都绷得紧紧的,谁也没有轻松寒暄两句的心情。

    宋宝勒马,看着徐乐带队走远。扬手示意,身后骑士策动马匹,开始接替巡视警戒。

    几名心腹手下凑了过来,夜色中一个个也瘦脱了形,脸色又青又白。也是疲惫饥困到了相当程度。

    他们的声音压得极低:“大郎,真的就陪着乐郎君去行险么?不若…………”

    宋宝知道他们要说什么,打断了他们的话语:“不若先行入关告知王仁恭?现在咱们要是一动,不管是去投军寨,还是入南商关。这周遭都是恒安兵的明巡暗哨,咱们要是被发现,就是一个死!”

    几人行在前面,互相交谈之声微不可闻。还有手下不时在指指点点军寨和关墙,仿佛在议论夜中马邑兵的动作。

    一名心腹手下嘟囔:“这乐郎君难道能成事么?”

    宋宝微微摇头,又低低叹息了一声:“某是盼着乐郎君能成事的……在王仁恭眼里,咱们就连人都不算,给他效力,这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

    心腹手下追问一句:“那明日咱们就助乐郎君拼死一搏?”

    宋宝脸色阴沉,两道粗刀眉蹙得紧紧的。思虑了似乎良久良久,终于开口。

    “先看着就是,一旦不对,我们去投马邑军将请降!某算看出来了,这些马邑军将也对王仁恭三心二意,咱们投于他们麾下,这些马邑军将就能保住我们性命!”

    宋宝几人议论,徐乐自然未曾听见,只是策马缓缓而下,看着驰道中密密麻麻的人群,看着星星点点燃动的篝火绵延出七八里去,宛若一条地上的星河。

    视线当中,就见刘武周旗号,正在这星河中穿行。

    不问可知,刘武周正在连夜巡营,在最后时刻,安抚军心民心。

    这刘武周旗号,正向着玄甲骑所在营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