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二八章 兵来将挡
    定立盟约的过程,只用了半日时间。

    因张信开出的条件,本身就很优厚,加上紫玉天又据理力争,为各家争取到了一些额外的好处所以此间聚集的三十三族魔灵,都很干脆的同意了。

    他们对神相宗积怨甚深,此时也别无选择。

    虽说那太一神宗的东渡大军很让人不安,可他们现在就已没有了立锥之地。如果不付出些代价,别人又凭什么为他们出钱出力?

    在盟誓之后不久,各家就开始联手造岛。这很简单,此间的诸多法域,都有着肩山断河,翻江倒海之能。下面那些顶级的神师魔将,也有着不逊于法域圣灵的神通。哪怕是在这处深达七千丈的海域之内,也能很轻松的建造出一座岛屿。

    唯独接引地脉,布置魔渊,构造法阵这三项,需要费些功夫。可这次张信带来的高阶阵符师,也高达二百余人。阵图则早在他们挥师西进之前,就已完成了一个大概。所需的材料,也都已带齐,接下来只需根据实地情况稍加调整,再按部就班的步阵就可,

    张信预计这次如无意外,顶多一个月内,他们就可完成这座大岛。不过这是最理想的状况,事实是现在变数良多,就比如那位无相神尊问非天,还有太一神宗那位不知名的神域

    让张信奇怪的是,这两人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他原以为在他统率道军,前来无光海的途中,神相宗就该出手拦截才对。

    那时他们道军,还没有现在这样众多,更没有大量的移动魔渊,可以借力。以神相宗的实力,还是能够将他们阻拦于半道的。

    “应该是为等太一神宗那边的人手。”

    水剑仙玉明皇,如此判断着:“神相宗总共才那么点家底,问非天怎敢正面与我等几家对抗?神相宗是倒向太一神宗不错,可我想问非天,绝不会有舍弃自家的弟子门人,为太一神宗火中取栗的打算。只要太一神宗接下来没有动作,那么这位也绝不会轻易出手,”

    玉明皇所言,与张信的猜测,不谋而合。

    近年神相宗虽屡次扩招弟子,可他们的根基底子,毕竟不如日月玄宗这样厚实,财力也不宽裕。如今的道军数量,仅只四十四万而已。又因各处岛屿,都需分兵驻守之故,神相宗真正能用于野战的道军,不足二十四万。

    而这次神相宗之所以能横扫无光海附近,一是因北海魔族群龙无首,二则是问非天这位神域的镇压。

    如果是双方相会于战场之上,那么仅凭此间的一千多万魔军,都可将神相宗的道军扑灭。

    换成他是问非天,也不会拿神相宗的这支道军,与他们硬碰。

    不过这也就意味着,这次对手不来则已,来的话就是至少三位神域,以及数量不等的伪神。

    甚至那位神尊,可能亦会加入其中。

    “怕什么?”巩天来的语声中,饱含不屑:“问非天自有上面的那位应付,至于那两位太一神宗的神域,我与张信分了便是。”

    他语气豪迈,可却无人觉这位自大。巩天来在北海与问非天对抗,已经长达一百二十年之久,到至今都能安然无恙。

    至于张信,这位也有着与神尊抗衡半刻不败的战绩。考虑到后者的‘预见’,是极其强力的神通,战力在神域之间,也是上上之选。所以张信的战力,在道军加持下,也是很值得期待的。

    毕竟这家伙现在,还只是二阶神师的境界。而众所周知,修为越低之人,在道军,符阵与法域的加持下,得益越多。

    这是四海皆准之理,所以同样是一个十万人的道军大阵,巩天来最多能借助此阵,提升自己一倍左右的实力,可换成张信,增幅个三倍五倍都有可能。

    这就很恐怖了,毕竟这北地的灵修界,已经有一些人,将这位视为伪神强者。五倍实力的伪神,距离真正的神域,只怕也没多少差距。

    张信那边闻言,则是唇角微抽,一阵无语,心想巩天来,实在太高看他了。他深知自己如今,也就是逃命保命的功夫强一点而已。

    不过这也是他为何在之前的这一个多月内,急于强化自身的因由。

    这次出征北海,雪崖在彻地神渊战得筋疲力尽,离恨天则需坐镇。而如今日月玄宗之内,除了巩天来,也就只有他面对神域,还能着短暂的抗衡之力。

    且张信也早有预判,这次的对手,很可能是三位神域,所以在出征之前,他必须尽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应对预想中,最恶劣的情况。

    便连已迫在眉睫的‘乾坤无相御宝神诀’,都被他暂时放下了。

    叶若那边,其实已经拿出了三套不同的模板框架,都有着一定希望,让他拥有复数以上神宝的功法。可张信一直无瑕去完善,甚至连初步的研究,都腾不出时间。

    “巩上师你这么一说,我倒是颇觉期待。”

    玉明皇闻言,则是笑了起来,眼现期待之色:“一月之前我就听说,神威真君与那位神尊大战,整整一刻时间,都不分胜负。可惜玉某无缘,未能亲见。好在这一次,或可亲见神威真君的风采。”

    张信的面皮,顿时抽动的更厉害。心想这两个家伙,是打算将他捧杀么?面对那些神域,他能保住性命,就算很不错了,还有什么风采可言?

    可作为狂刀张信,这时候他是不能示弱的,他只好语声淡淡的回道:“玉兄太高看我了,本座从不妄自菲薄,也不会自骄自大,自问如今,还非是那些神域之敌。这次如真有第三位神域来临,那么本座会尽量将他拖住。能否逼退对手,还得看诸位之能。”

    这次他麾下的大军中,可谓是强者如云。

    除了他与巩天来,玉明皇,陆华严,若剑阁主张清源五人之外,还有月平潮,玄照,施洛神,紫薇玄宗的彭丹,皇甫绝机,鹿神宫的李求道,石翠奴等七位天域。而北海魔族方面,除了紫玉天之外,另还有六位天域魔主。除此之外,法域一级也有上百人,

    尽管在神域方面,他们这边远不如对手,可在天域与法域方面,他们却是占尽优势。

    除此之外,还有上面的那位

    张信抬起头,看向云空。只见在那四万丈高空,正有二个人影,在面对面的座谈。

    其中之一,正是月平潮;而另一位,却是一名身姿伟岸,骨架宽大,大约四旬左右的男子,青衣麻履,仪表不凡。

    玉明皇注意到了张信的视线,随后也神色复杂的看着高空:“说实话,我很好奇真君,是怎么将这位请来的?这真是让玉某意外不已。”

    那云中的人影,正是天下第一散修林天衍。也是散修中,唯一的一个神域强者。

    传说此人昔日渡劫,有群敌环伺。可这位不但撑过了天劫,更将来袭的仇家,一一逼退。由此可知其强,绝非是一般的神域能比。

    昔日天东大乱时,也是这位将无相天尊问非天,压制了整整三个月,使得日月玄宗的西境,一直安然无恙。

    可对于这位,其实张信自己也很意外,他当时敲定的人选,其实是另一位神域。并不指望自家的那些针剂,能够请动这位已立在灵修顶点的林天衍。

    毕竟之前雪崖渡劫之时,林天衍就对他的邀请,置之不理。

    可之后这位不但来了,而且是准备全程跟随。这自是另张信喜出望外,有此人坐镇,这次的北海之行,他就至少有四成胜算。

    不过对于这位决定出面,接受日月玄宗雇请的缘由,张信至今都没有头绪。

    “这次我日月玄宗付出的代价极大,光是各种天材地宝,就付出了五千万,还欠下这位好大一个人情。”

    可这些话,张信自己都不信,旁边的玉明皇,自也是一副不以为然之色。

    实力到了林天衍这个境界,根本就不会缺少财物。

    倒是旁边的巩天来,此时似想起了什么,若有所思的说着:“这位应该是与太一神宗,有些过节。我记得七百年前,太一神宗曾大肆捕拿民间散修。这位闻讯之后,曾经东渡太一大陆,准备劝阻太一神宗。之后那边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总之太一神宗依旧捕杀散修如故,林天衍在十年之后,也仍旧孤身一人,渡海返回了天穹。”

    “竟有此事?”

    张信与玉明皇二人闻言,不由一阵面面相觑,眼中也都不约而同的泛出了喜色。

    心想这可是个好事情,只需这位当世第一散修愿意出面助他们抗衡太一神宗,他们是不会吝惜钱财的。

    “我不确定,林天衍也可能是去太一神宗那边喝茶吃酒。”

    巩天来漫不经心的说着:“总之等到战起来的时候,我们自能知端倪。听说太一神宗的几位神域中,有一位号称‘雷焱天君’的家伙,也掌握类似于风元破的法门。也不知这次,能否有机会与此人一战,印证一番所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