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二九章 广月要塞
    尽管巩天来很期待这场大战尽早到来,可直到半个月之后,神相宗方面仍无半点动静。

    暗堂那边,倒是打探到神相宗的内部,正是人心动荡。一是因雪崖踏入神域之林,二则是因神相宗,可能会成为太一神宗附庸一事。神相宗内有相当一部分人,都对此表示不满。认为神相宗如能从此改弦更张,与日月玄宗重归于好,是一定能将太一神宗,拒于北海之外了。又何需自降身价,成为其他宗派的附庸,从此仰人鼻息?

    这是因太一神宗过往的信誉,实在不怎么样。昔日太一大陆,亦有四十宗派,臣服于前者。可仅仅不到八百年的时间,这些宗派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下场都很凄凉。

    相较而言,日月玄宗的名声就好得多,这七万年来,还从没有背弃盟约的前例,也从没有主动对自家附庸下过手。

    也正因神相宗内部,对投靠太一神宗之事不甚看好。所以这次的北海之变,也引发了很多人的非议不满。有人认为这是饮鸩止渴,引狼入室;有人认为清扫无光海附近的魔族,是自毁长城;还有人则以为自家投靠太一神宗可以,可也需量力而为,不能让自家的弟子道兵,为别人的事情,白白送了性命。

    总之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对张信他们造岛的举动,究竟是坐观,还是加以干涉,都未议论出结果。

    张信却并未被这表象所迷,他知道这是问非天还未表态。一旦这位无相天尊有了决定,神相宗只能遵从此人的意志。

    所以他这些天,依旧是抓紧了每一分时间,来加强自身的修为,

    不过因这里的大战,随时都可能爆发之故,他并不敢使用那些药性较强,需要大量时间炼化的灵丹与针剂。所以这段时间,他的实力提升不多。只是将两仪都天破法雷诀,修到了第三重天的后期。体质也因他持续开发肉轮潜力之故,提升了一点。使得他的综合体质,突破二百点大关。

    这样的修行速度,虽是远不及他以前,可其实已足可羡煞世人了。张信自己却觉沮丧,他想这一点的综合体质,在那些神域面前,根本无足轻重。

    幸在他的造岛计划,推行的还算顺利。

    此间包括鹿神宫在内,都深知这座人工岛屿,对参与此事的各方,都有着极大好处,故而都能尽心用力,配合默契。

    半个月之后,一座广达三千里方圆的大岛就有初步成型,诸族的魔渊,也都陆续就位。日月紫薇两家的灵师,也开始了接引地脉,布置法阵的工作。

    唯独有一点,让张信恼火不已。所有三十三族魔灵,都不愿将他们的移动魔渊,置于岛屿内陆。这分明是一旦见事不妙,就立时拔腿跑路的架势。

    最后还是由张信出面协调,软硬兼施,由整体实力最强的翼妖,魔鲲,鬼首,龟甲四族,各自以一座神域级的魔渊,镇压在岛屿的中间。

    而其余诸族,则各自拿出一座天域,或者法域魔渊,环绕在这四座神域级的魔渊之外。

    一切都很顺利,可正如张信与玉明皇等人的预料。太一神宗,绝无坐视他们完成这座人工岛的道理。

    ※※※※

    造岛工程进入到第十六天,张信独自一人,端坐于人工岛外围的一座礁石上。而其周身左右,赫然有一团暗黑色的荧光萦绕。

    可他在此间坐定,却并非是为修行,而是另有目的。

    随着时间推移,那团暗色荧光,也在不断的发生变化。忽而由盛转衰,忽而黑光大盛,有时候会凝缩到距离张信的肌肤,只有一寸的距离;有时候又会扩张范围,覆盖周围十丈之地。

    足足半个时辰,张信才皱着眉头,睁开了眼,同时将这层荧光全数散去。而仅仅须臾之后,他的口中,就吐出了一块黑色的血块。

    如果再仔细观察,可发现里面的赫然有几团怪异的血肉,满布淋巴,恶心怪异,让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不过张信的气色倒还不错,神完气足,不像是损伤了元气的模样。只有他的眉眼间,现出了几分无奈。

    “果然,都说这魔渊,很可能就是魔化症的关键,使人族的异变之源,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正如人族的灵山,对魔族都有着强大的镇压之能一般;魔族的魔渊,对人族有着同样的效果。

    即便这座人工岛的诸多魔渊,如今都对张信开放,可他现在,依然能感觉到自己的元神,有着一定的不适,就仿佛是自己的元神之外,被蒙上了一层的无形的膜。又似这片天地间,有股无处不在的力量,在排斥着他。

    而刚才张信,尝试主动适应与融入此间魔渊法域的结果,就更是不堪。刚才他吐出的那团,已经‘魔化’了的血肉,就是张信付出的代价之一。

    张信对此,是颇为遗憾。

    按照叶若的说法,无论是灵修的法域,还是魔灵修成的域场,其实都是一种特异的电磁场。本质并无不同。而灵魔二道,也终究要殊途同归。

    可这魔族法域,却无疑是与他相性极差的一种,他果然还是没法适应这种所谓电磁场。

    相信紫玉天,在日月神山附近,也是同样的感觉。也真亏了此女,能够忍受得住。

    “也就是说,我若欲借助此间的魔渊法域,来压制对手,就只能使用半个时辰”

    张信不禁微一摇头,心想怪不得太一神宗会对们的大军会合,坐视不理。在这里的大阵完成之前,北海这些魔军与移动魔渊,对他们的助力,其实微乎其微。

    接下来,张信又开始了第二个试验,他有个想法,一旦完成,或能使自身的综合体质,再迎来一次极大成长。

    可就在半柱香之后,张信忽然眉头微凝。此时正有人,将一道意念,灌输到了他的脑海之内。

    张信毫不犹豫,当即飞空而起,来到三万丈高空。而此间林天衍正盘坐于虚空,而巩天来与月平潮,玉明皇等人,亦陆续到来。

    以灵念召引众人前来的是月平潮,可当众人到来之后,看的却是正闭目盘膝而坐的林天衍。

    等到所有天域齐聚,那林天衍才睁开眼道:“我方才感应到南面方向,有灵潮发生。想必那神相宗三十七万道军,三千四百艘战舰,已从玄元岛出发,你等可速做准备。”

    张信顿时心中微沉,立时就将他早就准备就绪的几道符令全数打出,飞向了四面八方。

    玄元岛距离此间一千八百里,正是神相宗之前屯兵之所。而今日这座岛上,已经入住了神相宗十九万本部道军,以及十八万附庸道军。

    他对林天衍之言,毫无半点怀疑。甚至不用等到暗堂与外情司的消息,就已准备令麾下道军,开始排兵布阵。

    只因他知林天衍,除了是天下第一散修之外,其灵感之能,亦是超绝此世。

    在一千八百里外感应到神相宗的大军行进,这种让人匪夷所思之事,放在这位身上,却是再正常不过。

    这位感应范围之夸张。可是世所公认的。

    “问非天携手闾丘雷严,向祁翊二人,已至南面九百里外。另有二人随行,修为不一,疑似伪神境界。”

    这时林天衍,又将右手一扬,袖中赫然一道光影穿出,瞬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问非天此人,我会代你们拦下。其余几人,就交由诸位了。”

    众人闻得此言,都是神色一凛。

    闾丘雷严与向祁翊,这是太一神宗的四位神域之二。其中前者,世人尊称为‘雷焱天君’,正是巩天来心心念念想要与之交手之人。

    唯独张信,暗暗松了一口气。此役不见神教之人,让他大感轻松。否则这次,日月玄宗得付出更大的代价。

    可之后他又凝眉,之前张信曾收到暗堂打探得来的情报。说是那位神尊在半个月前,出现在不息山。那是南冥玄宗掌控的地域,在大罗玄宗与罪恶天城的南面。

    别人听了这消息,可能会不知所以。

    可据张信所知,此处附近,曾有一座由当年量子神教留下的要塞。

    难道说此间,也有一尊‘神权天使’?那位神尊,就是冲着这东西,与里面的那些上古奇药与物资去的?

    这很有可能,神教连无光海这场关系整个北地大局的重要战役,都无暇参与,想必他们的所图非小。

    可惜此地,距离日月玄宗太远,张信鞭长莫及。现在他能做的,就是暗中将这处‘起源之地’的消息,通报给了附近势力,给神教制造些阻碍。

    此外让张信心安的是,叶若早在数月之前,就往这方位,投放了十数枚探测器。

    发现这座名为‘广月’的军事要塞,因沧海桑田,山河变化,此时的方位,偏离的比‘神石’要塞还要严重,已经离开原本的坐标,至少万里之遥。

    所以他估计神教之人,仍需不少时间,才能寻到这座广月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