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 杀王(三十九)
    刘武周的声音在耳边响动,语声沉郁激愤,几至于句句含血。

    徐乐静静的听着,却是神色宁定。

    对于这段时日以来的刘武周举动,徐乐总有一丝怪异的感觉。

    自己从来不以为刘武周是什么样的忠厚君子,仁泽之士。不然一个乡间强豪岂能到了此间地位?

    在这中间要经历多少血腥杀戮背叛勾心斗角,哪怕徐乐现在经历不算丰富,而也只是在马邑郡中打转。也再明白不过了。

    刘武周从初识之际,对自己就是示好。到得现在,可以说是解衣推食都不足以形容了。爱重之意,连原来风头无俩的尉迟恭都得退避三舍。而一向高傲的苑君璋,更是从来不插手徐乐所部之事。

    恒安鹰扬府穷困,向来缴获,都要大部分交于公中。然后由刘武周和苑君璋主持分配。不过因为刘武周和苑君璋向来表现公正,而且更是自苦不耽于享乐。更兼身在云中险地,大家要抱团努力求活,更有抗击突厥的大义在。所以大家都能接受。

    但是玄甲骑的缴获,从来都是自收自用。而有了马匹甲胄兵刃等的损耗,刘武周更是第一时间补充。刘武周本来就不富裕,但为了支应玄甲骑,也已经算是竭尽所能了。

    但为主上,做到这等程度,已经算是至矣尽矣,蔑已加矣。

    可这些厚遇,所有人都明白,这是要徐乐拿命来换!

    刘武周决定以请降之姿破局,诛杀王仁恭。选中之人,而徐乐也主动请缨。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

    对于这个安排,徐乐也没觉得什么不对。更不必说,徐乐是自己提出了诛杀王仁恭,以定马邑之策!

    徐乐只是觉得有些厌倦了。

    这世道到底怎么了?只是一个世家出身的王仁恭,就能制压得剽悍勇锐的马邑各地男儿喘不过气来,就将这马邑郡几乎糟践成一片白地,就能让自己爷爷无声无息的死在停兵山上。

    而刘武周要竭尽所能,设局筹谋,才能去博取那一丝破局之机。马邑鹰扬府的上万虎贲,也只敢和王仁恭玩一些小动作,竭力争取一点小小的利益。

    这可是这些勇悍的马邑男儿桑梓之地啊!这些马邑男儿,数百年前从于霍去病,击破了幅员万里的匈奴帝国!

    但一世家中人至,这些马邑男儿就自甘退让,认为世家中人踩在自己头上是理所当然之事。就算是刘武周这等人杰,想要打破这个局面,还要想方设法,竭力营造出不得不为的局面。

    徐乐隐隐约约有一丝感觉,王仁恭对恒安鹰扬府断绝粮秣供应,似乎是刘武周内心所喜闻乐见之事。

    只有这样,刘武周才能确信他能凝聚被迫到了绝处的人心,去诛杀这个王仁恭!

    不过就是一个世家中人而已。

    就能压得一郡之人喘不过气来!

    而按照爷爷的教导,王仁恭不过是个现下已经二三流的世家家主而已。在中原腹地,在长安洛阳,还有更强大的世家存在。这些世家让威风横绝海内的大隋,不过也就传了两代,眼见也就要崩塌!

    这个世道已经不对了。

    为什么所有人就要任这些世家中人压制,任他们鱼肉,任他们将这天下搅得一团糟?任他们将自己生长了十九年的马邑郡糟践成如此模样,任他们肆意妄为,覆灭徐家闾,不过就像是踩过一只蝼蚁一般?

    直面而上,将他们掀翻就是!纵然不成,有死而已。这又是什么难以想明白的事情呢?

    刘武周还在与王仁恭周旋,去除他的戒心,争取到一个最为有利的态势,希望能让这渺茫的成功机会,能多上一两分。

    可徐乐倒提着马槊右手的手指,却在微微跳动。

    想诛杀王仁恭之心,从来没有这般热切!

    这已经不仅仅是自己爷爷的仇恨了。而是为了整个马邑郡的百姓,为了整个马邑郡的生灵!也许没了王仁恭,自己这桑梓之地,就能喘过一口气了罢?

    而这刘武周,不管再怎样鹰视狼顾,在得掌马邑郡大权之后。也许会比王仁恭好一些罢?至少他不比世家子弟,以为宰割生灵,是理所当然之事。他们世家子弟,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和其他人不是一类。

    应该会好上一些罢?

    在安顿好跟随自己的这么多子弟之后,自己也该提槊策马,前往中原。看看这天下到底怎么了,去追寻当年徐家身世之仇,告慰爷爷的在天之灵!

    只要杀了王仁恭!

    刘武周在徐乐身边,一席话说完,恭谨的垂下头来。

    南商关上,每个人都望向了王仁恭。只要王仁恭一声愿意接受刘武周之降,绵延马邑郡已久的内乱,就可以平息。大家就可以追随王仁恭,去博取更大的富贵!

    王仁恭神情不动,内心却翻腾不休。

    刘武周是在自己面前俯首了,也许在等着他一时心软,同时挟数万云中军民为后盾,希望能留下一条性命,以待将来。

    可自己怎么能让刘武周活命?

    只要刘武周活着,他就有如芒刺在背。这几万云中军民,就始终还是心腹大患!

    而刘武周身边那位乐郎君,王仁恭也一点不想再看着他继续耀武扬威下去。正是这乐郎君横空出世,让王仁恭的威信数次遭受打击,差点就缓不过气来!

    那夜善阳城下,数千马邑兵汹涌之势,王仁恭到现在都没有忘记,时常还会从噩梦中惊醒。

    王仁恭能感觉得到,哪怕刘武周,对他太原王家家主身份,其实是有几分敬畏的。但是这位修眉俊目,出身马邑一个偏僻乡闾的什么乐郎君,却从来未曾放在心上!

    这等人,只有杀之而后快!

    可现下自己,却不能这般轻易的就接受刘武周请降。

    也许刘武周打的主意,就是借请降之名,裹精兵勇将一涌而入,那时主客易势,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刘武周指望于自己有宋襄公之仁,可是想错了主意!

    王仁恭嘴角终于浮现出一丝微笑,抬首四顾,发现自家侄子王则,甚至何欢,都在朝着自己微微摇头。

    王仁恭一拂衣袖,朗声道:“既然刘鹰击请降,某如何能够不受?而今而后,两鹰扬府合为一体,以观天下之衅!王某自将对恒安鹰扬府上下,一视同仁!”

    不等刘武周发话,王仁恭又道:“只是既然请降,就要有个请降的模样。如此负甲持兵,刘鹰击是俯首于某,还是耀武扬威于某?恒安鹰扬府上下,当解甲去兵,送于南商关前。今夜关前歇息一宿,明日某再亲引刘鹰击入关,从此就是一家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