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332章 桥头埋伏
    杜克是一个纯洁的人,除了他从那10tb爱情动作片上学到的东西之外,他就是圣徒一样纯洁的人……嗯,理论上。

    话说回来,如果渴望在风行者身上得到什么柔情似水的爱恋,那真是吃了脑残片才有可能了。糅合了野性与高贵,这就是风行者家族最大的招牌。

    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从来不需要加以掩饰,风行者家的女人就是这么直来直往,这么纯粹。

    不过,小小的生气过后,希尔瓦娜斯蓦然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生气的理由。感觉上自家大姐跟杜克,的确有那么几分味道,归根到底,貌似她和杜克连恋人关系都不算啊。

    何况,一看就知道杜克不是有心的。

    而且,杜克这段日子里也的确累坏了。

    银月城里最不缺少的就是法师,最娇贵的也是法师。

    嗯,今天天气不好,诸事不宜,本法爷不伺候了,罢工。

    昨晚隔壁的猫在叫春,我没睡好,今天我也不出手。

    明天貌似是阴天,心情不好,明天也不出手。

    无尽岁月的空虚,造就了银月议会特有的傲慢,如果是杜克这样年轻有为的法师,放到高等精灵里,还不鼻孔朝天,嚣张到死?

    但为了联盟,为了更多人的安然撤离,杜克还是义无反顾地这样做了,在没得到任何支援的情况下。

    希尔瓦娜斯看来,杜克就是一个人打十份工,用自己的强大和努力,把奥蕾莉亚和游侠队离去之后的空缺都补上了。

    在这点上,杜克做得完美无缺。

    明明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为什么大姐和杜克之间就能如此信赖和相互包容呢?

    大姐甘愿为了杜克坐了三个月牢而无怨无悔。

    杜克为了不让大姐失去信用,以一人之力扛起整条防线。

    轻轻咬着下唇的希尔瓦娜斯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儿羡慕大姐和杜克这种朦胧又真挚的关系了。

    看着一面苦相的杜克,希尔瓦娜斯发现自己生不起气来了。

    “痛么?”

    “还好,至少不是部落的斧头砍下来。”杜克苦笑着。

    希尔瓦娜斯一扬颀长的金色眉毛:“我是不会道歉的。不过……我会拼死保护你,直到你安然撤离的。”

    杜克撇撇嘴:希女王的性子真是别扭。

    今天晚上,一如既往是杜克打时间差来防守。当然,今晚是有点儿不同的,刚好部落觉得这么多晚上没有进展,似乎有点不好,这一晚部落派出了好几个中队的兽人进行试探性进攻。

    这些小氏族的兽人战士本来就是等同于炮灰的存在,雷德*黑手也没在意。

    一个报告惊醒了雷德。

    “什么!?有士兵报告说,对面的阵地根本没有人,就是一群法师的什么法师之手在操纵弩炮?”雷德立马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人类早就扛不住了,但为了让更多的人撤离,采取了以精锐断后的策略。

    “马上派黑怒,风鸦,红羽氏族连夜进攻。”雷德随口吼了几个几乎他自己都记不住的小氏族的名字。

    一场总人数只有五千人的试探性进攻打响了。

    尽管在一个小时后传来了进攻部队死伤惨重的报告,但更加确实的报告传来了——在所有人类的狙击阵地上都没有士兵,估计是一个或者数个法师用法师之手高速来回传送操纵着弩炮和各种弓弩。

    现在的雷德*黑手,远不是后世那个boss级的家伙,他至少还算是个一个合格的指挥官。他立马意识到人类的用意了,既然这道天险不可守,那么就把更多的兵力撤回去激流堡,进行层层防御。

    现在人类撤走的士兵越多,到时候攻打那个位于阿拉希高地的人类都城激流堡就越辛苦。

    “全军总动员!等天一亮,我们就总攻!”

    在急迫的号声中,部落开始集结,大军从后方湿地各个地区的军营里,百川入海似的汇聚到萨多尔大桥南岸。近十万兽人苦工被鞭策着,堆积大量填海用的大石头,准备天一亮就把最后这段早已干枯的海峡填平,让大军通过。

    黑暗中寒光闪闪,兽人颀长的獠牙在月光下泛着嗜血的暗光。

    在着急的等待中,天终于亮了。

    雷德一挥手,号手吹起了沉重的号角声。

    “呜呜呜——”

    它催促着兽人,必须咬住人类最后的断后队伍。

    一如雷德所料,几乎所有的阵地上空无一人。练工匠都没有留下,最后一批工匠已经在昨晚入夜时撤离了。

    “至少走了10个小时。他们丢下了一切拖累速度的东西。”斥候的报告让雷德*黑手的脸色发黑。

    一群健壮的工匠,在早有准备下无负重趁黑撤离,哪怕再慢,10个小时也足够他们走出50公里。说不准,在三个小时后就能到达一百公里外的激流堡。

    “让狼骑兵部队全速通过萨多尔大桥,追!能追上多少算多少!”

    骑着巨大战狼的狼骑兵们挥舞着巨大的砍刀,在战狼的咆哮声中,从桥面上奔腾而过。战狼巨大而锋利的爪子哪怕大部分收入到脚掌的肉垫当中,依然露在外面的爪尖刮擦着坚硬的桥面,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成千上万的狼骑兵,眼看即将通过北面桥头的阵地。

    这时候,明明经过了斥候侦查,早已空无一人的阵地上,蓦然间所有弩炮和预先装好的弩箭动了。

    操纵它们的,自然是一只只散发着柔和奥术光辉的法师之手。

    “埋伏!!”领头的狼骑兵队长发出惊栗的咆哮。

    来不及了!

    下一秒,整个空际全是刺耳的利箭破风之声。

    谁会想到,居然在这个经过斥候侦查的阵地上还有埋伏?

    狼骑兵是一支纯粹的攻击型兵种,有着强大的攻击力、速度和耐力,但狼骑兵的装甲依然只是轻骑兵级别的。

    碰上这种有心算无心的埋伏,足足三千狼骑兵立马遭到灭顶之灾。

    数不清的箭矢穿透了狼骑兵们薄弱的皮甲,射入了狼骑兵和战狼的身体,偏偏在狭窄的阵地中间通道和桥面上,根本无处可躲。那些仿佛长了眼睛的箭矢,准确无误地射入他们的要害当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