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331章 传说中的膝枕
    鬼谋之杜克?

    这年头有人会自己给自己按绰号的吗?

    为什么联盟内部会传出‘火神杜克’的名号?还不是杜克善于用火呗。

    烧了半个艾尔文森林,烧了暴风城,用fff团火焰喷射器愣是把部落主力的银松森林攻势给烧掉了。

    杜克大部分成名战都跟火有关。

    来个【火神】绰号还真没错。

    可惜,杜克不爽。

    单单一个火神怎么能比得上什么四大元素总扛把子,什么逆天法神?

    没错了!哥要当也起码当个法神啊!

    反正杜克不甘就当个火神。

    杜克很清楚,之前的撤退成功了大半,如果是做到这个份上,他一个‘智将’的名号恐怕是跑不掉了。

    这还不够!

    奥格瑞姆肯定在辛特兰登陆了。

    不知为什么那边迟迟没有传来消息,但杜克必须尽快搞定这边,调集兵力去收拾奥格瑞姆。

    倘若激流堡这边战事非常吃紧,杜克这个联盟副统帅可没法走开,也做不到提前调集兵力。

    所以杜克要减轻激流堡的压力,最好的做法莫过于再弄部落一次狠的。

    部落的兵力看上去一直没什么减少,唯有跟部落作战最久的杜克和暴风城的指挥官们感受最深。部落已然开始衰落了。

    打个比方,部落之前的战力是100,现在最多只有70,随着战损的进一步扩大,部落的实力很快会达到一个临界值,一旦突破了这个临界值,那就会从量变化为质变,那时候就是联盟由守转攻了。

    看到奥特莱斯将军等人还想说什么,杜克轻轻推开希尔瓦娜斯和加文拉德,对他们摆摆手。

    “先生们,很感谢你们愿意为我牺牲的精神,你们的好意我领了,将来我混不下去会来找你们的。相反,你们将来混不下去也可以来找我,只要打赢了兽人,我就是一个大领主了。”杜克耸耸肩,然后说道:“不过在此之前,麻烦你们先按计划滚蛋好么?除非你们有我这样的法力、知识和计谋,否则你们贫乏的想象力不会知道我要做什么的。”

    杜克的说话已经不是‘不客气’这一级别了,如果在之前杜克说这话,哪怕他们头上有国王压着,他们也会找杜克晦气。

    但男人就是这么简单的生物,一旦同生共死过,那么就是兄弟了。

    没有任何一个斯托姆加德人把杜克这番话视为侮辱或者挑衅,相反在看到那些原本很大机会战死的同胞成功撤到激流堡后,他们看到的是全身上下闪耀着神圣光辉的杜克。

    奥特莱斯咬咬牙:“答应我,你不会战死在这里。”

    “我无需答应你,因为我还要搞定这里,去找奥格瑞姆的晦气。那个浑身涂了绿色油漆的家伙还占着我的领地呢。”杜克说着俏皮话,但他眼里的信心还是征服了激流堡人。

    近二十位大大小小的将官同时向杜克行军礼。

    在摆平了那些悍将之后,杜克对伊露希亚吩咐着。

    “好吧,距离兽人的夜袭开始还有二小时,我先睡一会。”

    杜克实在太累了,哪怕他驻地的房间是如此糟糕,没有弹簧床垫,也没有柔软的枕头。杜克依然一倒下就睡得像死猪。

    迷糊中,似乎感到自己枕上了一个非常软绵光滑的枕头,杜克挪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让自己更舒服一点。

    嗯,这个好,比得上什么太空记忆枕了。

    到底睡了多久,杜克不清楚了,系统精灵的警告声让他惊醒。

    “亲爱的宿主,很抱歉打扰你,恐怕你不得不从膝枕的幸福时光里出来了。因为兽人来了。”

    杜克迷迷糊糊地醒来,他突然意识到一个词——膝枕。

    下一刻,睁开狗眼的杜克差点狗眼都瞎了。

    他看到了什么?

    自己的狗头枕着两条修长圆润而又不是肉感的****。看到****上包裹的法师长裙,杜克立刻意识到这是谁的腿了。

    不光如此,急于转头的杜克还碰到了什么,那是悬浮在自己头上不足两厘米的某个柔软的悬挂物。

    呃……事情好像有什么不对。

    杜克的身子瞬间僵直。

    “呜!我是一条咸鱼!我是一条一动不动的咸鱼,我刚才什么都没干……”理论知识十足但实际操作为零的纯情小处男杜克智障一般催眠着自己。

    这时候,巴罗夫小姐也被惊醒了。她擦了擦自己的眼眶,才赫然发现杜克醒了。

    “抱歉,老师……呃,杜克,我无意冒犯,我只是刚刚看到你睡得很辛苦。嘴里嘟嚷着‘枕头太硬’什么的,然后我过来的时候,你……”

    杜克万念俱灰:“我就睡到你的大腿上了?”

    伊露希亚羞红了脸,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不反抗!?”杜克近乎魔障地说道。

    “我……我被你所说的什么太空枕弄迷糊了。”伊露希亚顾左右而言他。

    事实上,杜克的行动更为粗鲁,巴罗夫家的大小姐差点吓坏了,偏偏她又不敢反抗。法师的身体都是脆弱的,如果一不小心弄伤了杜克,搞到联盟的大计失败,她就罪过大了。

    而且出奇地,她对于这种本应传说中只能恋人之间做的事情,似乎并不拒绝。

    这时候,更让杜克感觉噩梦的事情发生了。

    窗外蓦然传来一声轻轻的咳嗽。

    哪怕杜克化了灰都能认得,那是希女王的声音……

    “咳咳,我还担心副统帅大人身体太累,特地来提醒一下要准备部落夜袭。看来,似乎副统帅阁下有更重要的事啊!”

    “不,其实我……”杜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出去。

    谁知道刚步出大门就被希女王‘不小心’踩到他的脚了。

    “啊!抱歉我刚才真是不小心,明明姐姐反复吩咐我照顾你的。”希尔瓦娜斯叉着腰,不紧不慢地把脚收回去。

    这一刻,杜克终于明白对于女人来说,撒野和撒娇的区别了。

    如果一个女孩踩你一脚,还轻叱你一顿,那叫做撒野。

    如果一个颜值爆表的女神踩你一脚,还轻叱你一顿,在凶你的时候,****还一颤一颤的,那就叫撒娇……

    好吧,对于希女王,杜克虽然没什么非分之想,但就是生气不起来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