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二四章 兔部之主
    “原来是林见月师姐。”

    张信也回过了神,只是他的面色,也同样复杂怪异:“林师姐来此,可是为探看楚悲离师兄?”

    “正是为楚师兄而来。”

    林见月神色黯然的摇着头:“可惜负责看押的几位暗堂司主,都不愿通融,我怎么求恳都没用。”

    “这也是理所当然,如今长老院与天柱会议,对此事都关切备至。”

    张信心想你真要能见到的话,那么这几位暗堂司主,他都得打发到火罗阎狱里去挖火罗矿石了。

    “是呢!暗堂的风格,一向都是不通人情的。”

    林见月苦笑了笑,随后她又神色微动:“神威真君,也怀疑楚师兄是叛逆么?可我觉得,楚师兄他一定是清白的。否则的话,帝流浆之日,他早该随他那神尊一起离去。”

    “本座不持立场,在真相查清之前,也不愿做任何预判与评价。”

    张信面无表情的回应:“不过如楚师兄确没有从逆之举,暗堂与刑罚戒律二堂,绝不会捏造构陷,定会恢复他的自由之身。”

    “是吗?希望如此吧。”

    林见月明显有些失望,而她看向张信的眼神,此时也含着几分探究与忐忑之意:“我听说过一个说法,很多人以为,神威真君就是上官玄昊的转世之身?所以一直想问真君,与我那上官师兄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

    张信闻言,却一阵沉默,良久之后,才在林见月那满怀期冀的目光中答道:“近日确有这样的传闻,可在本座看来,今日之张信,可要比之上官玄昊,胜出千百倍!”

    那林见月闻言,不禁微微一楞,随后就面色黯淡道:“果然,是师姐我想的太多了,此问冒昧,还请神威真君,勿要在意。”

    她随后有些心神恍惚的往前行去,直到走出数步之后,才又驻足:“不知真君近日可有时间,来见月的灵居一叙?”

    张信本欲拒绝,可当望见林见月,那几乎是哀求的眼神,又眉头微皱,最后摇头道:“近期本座有要事处理,除非是等到两个月后。”

    尤其是神相宗清理无光海附近一事,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对方至少三位神域,镇压在北海一代。

    而日月玄宗,哪怕是与鹿神宫,紫薇玄宗几家合力,也拿不出与这三位神域对抗的力量。只有纠集数十万道军东进,才能有与神相宗一争之力。

    这个时间,他打算定在彻地神渊稳定之后。不过在这之前,却需筹谋准备了。

    此外他自己,在这次静观雪崖渡劫,与神尊交手之后,也有了许多极有益处的感悟,正需一段时间参研消化。

    所以这两个月内,他确实无瑕分神,

    可林见月听了他的答复,依旧现出了欢喜之意,转身朝着张信款款一礼。

    “那么两个月后,见月会在昊月居,恭候真君大驾。”

    等到林见月离去,张信却并没见视界里的叶若说话,他原本还以为,自己的辅助智能系统,会说上几句,对此事发表一下意见的。

    可恨快张信,就知道了缘由,他的雷感术,已经感应到一股奇异的气息。而当他侧过头,向旁边本该是空无一人的一侧望去,朱八八的身影,随后就现身走了出来。

    这位丝毫都不以偷窥为耻,大喇喇的走到了张信的身前:“你这家伙,是准备与她旧情复燃了吧?”

    张信不禁无语的看着这女孩:“这话我有些听不懂,本座与她才见过几面而已,哪来的旧情?”

    “你们以前不是双修道侣吗?虽说还没有真正结缘,可那时却已是两情相悦。”

    朱八八抱拳于胸,一声冷哼:“上官师叔,你难道还想糊弄我朱八八?我才没那么蠢。”

    “你在说什么疯话?”

    张信眉头大皱,满怀疑惑:“还是说,你是有什么证据,确定我是上官玄昊?朱六四,你的脑子里又进水了?”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伸出手往朱八八的额头摸了过去。

    记得不久之前,这丫头还跟他说过,说他张信,怎么可能会是她的上官师叔?说他是玷污侮辱了她的偶像。

    这个时候,却又信誓旦旦,确定无疑的模样。的

    “你才脑子里进水了!”

    朱八八的小脸气得通红,果断的将张信的手砸开:“我是没有证据,不过有女人的直觉,就已经够了!”

    随后她又用警告的眼神,瞪着张信:“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女人,你一定要小心了。她可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我没猜错,她应该是玄昊党中兔部之主。”

    “兔部之主?”

    张信却不觉怎么意外:“原来如此,我听说此女,一直都坚信上官玄昊无罪。她加入玄昊党,也是理所当然。朱八八,你说她不简单,可是此女做了什么坏事?或是得罪你了?”

    朱八八气息一窒,随后就语含不屑道:“总之你要小心就是了,她没你们这些男人想象的那么单纯。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

    张信闻言,不禁哑然失笑:“这又是靠直觉?唔~,既然你认定了我是上官玄昊,那么你这丫头,该不会是妒嫉了吧?”

    朱八八顿时气得跳脚,头上都冒起了白烟:“谁,谁,谁妒嫉了!张信,你要不肯听我的,迟早会在这女人身上吃亏!”

    随后她就逃也似的,从张信身边离开。只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张信则是莞尔之余,又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看来这朱八八,果真是认定了他是上官玄昊。以前每次见面,这家伙都是孜孜不倦的提醒他勿忘承诺,要为上官玄昊平反。可今日见面,却连半个字都没提。

    最后他微一摇头,继续前行,直至楚悲离暂居的那间密室之中。

    时隔数日后的再次见面,张信发现这位楚师兄,除了脸色苍白了一些,就没有太多的变化。这位盘坐于这室内中央,神态从容自在,竟将这四面封闭,宛如囚笼似的房间,当成了自己的居室一般。

    张信见状,也不禁暗赞。只观此人身陷囹吾时展露的气度,就不愧为能与宗法相并称之人。

    可他接下来,却把下巴微扬,神色傲然的,走到了楚悲离的身前。

    “记得数日之前,楚师兄还提醒我张信,说日月玄宗内外狂风恶浪不绝,非具大气运,大智慧,大神通者不能平复,要我好自为之来着。就不知现在,楚师兄又是何感想?”

    楚悲离顿时微一皱眉,随后他就略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一副趾高气扬之态的张信。

    “神威真君这是向我显摆卖弄吗?能够平息日月玄宗内的狂风恶浪,自然是身具大气运,大智慧,大神通者。只是真君真以为,这神山之内的祸患,就只是一个神尊而已?”

    “有意思,你这句话,倒是与当日神尊临走之时的言语相仿,不愧是师徒。”

    张信嘿然一笑,面上也现出了几分认真之意:“看来楚师兄与神尊眼中的日月玄宗,我与等之所见,大不相同。那么就请楚师兄告知,我宗之内,到底有着什么祸患?”

    可楚悲离却似讥讽,又似自嘲的笑了笑,之后就闭目不语,显是不打算回答了。

    “不肯说么?楚师兄这姿态,真让我等不能不怀疑你的立场。”

    张信毫不意外,又继续问道:“那么换一个话题,楚师兄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元神机的真正身份?”

    楚悲离闻得此言,顿时瞳孔微凝。

    ※※※※

    当张信驾驭着翼鸟飞行器,从暗堂离开之后,却在高空中陷入了失神状态。

    一直到叶若提醒,他才发现自己飞过头了。原本他是准备返回自己的伴山居,可现在却已经飞到了日月神山的边缘地带。

    于是他又不得不掉转头来,原路返回。

    “主人你相信那个楚悲离说的话吗?”

    叶若此时,也在好奇的询问:“感觉主人你从暗堂出来后,状况就有些不对劲。”

    “我很难相信这人。”

    张信微一摇头:“不过他说的那些话,却又让我不能不在意,那并非全是虚构。这些事情,确实启人疑窦。不过究竟如何,还需要查证。”

    他说到这里,用眯起了眼:“他居然敢独自留下来,而不是随神尊离去,这点真让我意外。”

    “也就是说,主人已确定这个楚悲离,是个叛逆?”

    叶若又继续问:“当初就是这个人,在广林山背叛了主人吗?”

    她知道广林山那一战,上官玄昊始终在勉力支撑,与八臂神魔薛智纠缠。是因有一个极其熟悉之人在上官玄昊背后的主手,才导致上官玄昊的身亡。

    “我不知道。”

    张信此时,却发出了一声苦笑:“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并没有身死之前,最后的那段记忆。我只知有这个人,却不知这个人到底是谁,是什么样的面目。”

    “怎会是这样?”

    叶若不禁失声,愕然的看着张信:“这怎么可能啊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