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杀王(三十六)
    刘武周也终于看到了南商关的关墙,看到了王仁恭的那面大旗所在。

    就是这面旗帜,在这马邑郡中,一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一直让他提心吊胆,谨小慎微,什么时候都怕一睁眼之际,王仁恭就出现在他面前,将他辛辛苦苦博取来的一切,全都覆灭!

    这个世道,不就是这个样子么?

    他这一个鹰击郎将,不知道是费尽多少辛苦才拼搏而来,浑身伤痕累累。带出乡闾的子弟,死伤大半。不敢享受,不敢奢华,不敢作威作福,只为了一点点的积攒威望收取人心。

    而王仁恭自打落草,就已经注定一辈子荣华富贵。在地方,则为郡守,在军中,则为数万人马统帅,在中枢,则为重臣。而王仁恭的功绩又是什么呢?

    平定杨谅之乱的时候,转运了一些粮草。随征高丽,在扶余道遇见了几千高丽兵,王仁恭用精锐的十二卫铁骑数千,对着这些高丽兵打了个胜仗,就吹嘘为破军十万。一下就拜了开府。

    侄子卷入杨玄感的叛乱之中,王仁恭算是被大业天子冷遇了几年,一旦复起,复官如故,领马邑太守,兼治马邑鹰扬府。

    每个人口口声声都称他为名臣重将,知兵统帅。可他打的仗,有自家十分之一多么?他对郡中百姓,对治下兵马,花了的心思也有自家十分之一多么?他号称镇抚突厥,执必部不敢弯弓南望。但那一场场与执必部的血战,到底是谁打的?

    可最后被迫到绝路上的,还是他刘武周!

    刘武周一向憨厚朴实的面孔之上,闪现出了一丝怨毒到了极处之气,转瞬间就已经收拢平复。他看看身边左右护持的尉迟恭和苑君玮,笑道:“某等上前,见见王郡公罢?”

    这时大队人马已经停下,立在驰道之中,只等刘武周号令。后面的军民也在陆续赶到,猬集在这驰道之中。刘武周不等大队齐集,就要直抵关前,和王仁恭面对面!

    苑君玮响亮的答应了一声,先抽出马槊,然后觉得不对,放下马槊又接过一面步军用的大盾。而尉迟恭只是默不作声,只是摘下了挂在鞍侧的一面骑盾。

    两名统恒安甲骑的悍将,护卫着刘武周策马而前。

    在刘武周中军之前,就是玄甲骑。这些玄甲骑战士看到刘武周到来,都拱手行礼,徐乐也在其中。

    刘武周笑着对徐乐招呼:“乐郎君,陪某上前一会郡公如何?”

    徐乐看看刘武周,灿然一笑,八颗白牙闪烁:“敢不从命?”

    在南商关关墙之上,王仁恭就见着这些云中男儿停了下来,将这驰道塞得满满当当。

    不多时候,甲骑队列散开一条道路,四骑缓缓而出。

    当先一骑,正是徐乐,徐乐未曾负盾,只是在腋下夹着马槊,单手提着吞龙缰绳,信步而前。

    在徐乐身后,左为尉迟恭,右为苑君玮,两人各自持盾,遮护左右。

    而被三人夹在中间的,就是刘武周了。徐乐英锐少年,自不必说。尉迟恭也是昂藏八尺的黑大汉,身形挺拔如塔。苑君玮也算得上势矫捷英俊的边地男儿。而刘武周却是形貌并不出众,身量也不高大,披着一件弊旧的袄子,有若老农。

    在这一瞬间,不管是南商关中,还是四人身后的云中军民,都屏住了气息。

    徐乐在前面,迎住了所有人投射来的目光。

    南商关前,鹿砦重重。而在两翼,更有军寨遮护。军寨寨墙之上,已经站满了马邑鹰扬兵,弓弩全都张开,箭簇森寒,直指向自己。

    四人前行,徐乐为先导。一切行进速度都由徐乐控制。他要快就快,要慢就慢。要是掉头便走,估计刘武周他们也得跟上回返。

    所有人都看着,在这样的架势之下。这为先导的徐乐,到底会不会有一丝紧张!

    而徐乐单手策缰,不紧不慢,竟然没有半点紧张之态。甚而嘴角还带着一点笑意,看起来是越发的神采飞扬。如此人物,若是在长安洛阳,哪怕没有任何出身,只怕也能入得了那些世家贵女的闺房!

    苑君玮就在徐乐侧后,已然紧张得两手都是汗水,差点把持不住那面沉重的步盾。看着前面徐乐那好整以暇的模样,心里面就骂了一句。

    入娘的,不管什么时候,都能被这姓徐的比下去!

    眼见得徐乐就要步入南商关前两翼军寨的射程之中,这个射程,是弩矢可以破甲的射程。徐乐终于勒住了缰绳,估量一下,距离关墙大概还有百五十步的距离。放大点声量对话,此间和关墙之上,已然两两能够听闻。

    徐乐一摆马槊,终于停步,让开一边去。

    南商关前军寨之中,那些军将士卒也松了一口气。徐乐再往前进,他们也不敢确保,会不会手一抖就将羽箭弩矢发射出去!

    这位乐郎君,不知道这段时日经历了多少场血战,身上的杀气,几乎能凝结成了实质,远远就迫人而来!

    刘武周打马缓步上前,而在关墙上的王仁恭也下意识的又挺了一下身子。

    夕阳西垂,关墙的阴影越拉越长,山风已起,吹得所有旗帜,军将士卒兜鍪上的盔缨,都在猎猎飘扬。

    刘武周朝着王仁恭遥遥拱手:“王郡公。”

    王仁恭哼了一声,提起嗓门,冷冷道:“刘鹰击。”

    刘武周遥遥望着王仁恭,缓缓开口:“王郡公,刘某是郡公治下一府军将,驻守云中之地。不知为何郡公要绝恒安府的粮秣供应,将数万军民迫到穷途末路?”

    王仁恭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因为说起来,这还是大隋治下,王仁恭虽领马邑郡,但只治恒安鹰扬府。刘武周不领地方官职,专治云中鹰扬府。在马邑郡军事体系当中,他们算是平等。如果两大军府联合出动,王仁恭因为资历和官位,会被推为统帅,但一旦战事停止,又是各管各的。

    而且刘武周没有举起叛旗,王仁恭不能以讨贼名义对付刘武周。而王仁恭自己也没明面上背离大隋体系,也没有吞并刘武周的理由。

    虽然大家心里都知道,大隋已然末世,群雄并起,各争雄长。但刘武周这当面一问,王仁恭竟然一时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