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杀王(三十五)
    夕阳已经挂在山巅,将高高低低的山峰拉出长长的影子,斜铺在驰道之中。

    森冷的夜风已经渐起,在山道之中呼啸往来,刮出呜呜的声音。

    徐乐策马在前,身边尽是玄甲骑儿郎,大家都神色凝重,勒住了坐骑。

    南商关就在眼前,出山之路就在眼前,那王仁恭,也就在眼前!

    三十里山路驰道,一日而尽,徐乐领玄甲骑为前锋,穿过重重军寨,在无数马邑鹰扬兵的注视下,走完了这最为艰难的一条道路,现在已然是这马邑之战的终点所在!

    南商关中,号角声,鼓声,呼喊声骤然响起,旗号也在拼命摇动。多少军士涌上关墙,一排排的弓矢从垛口中伸了出来。而南商关前两处小寨,这个时候寨墙上也站满了军士,人人都是如临大敌模样,紧张的注视着这骤然出现的黑甲骑士。

    军将们也赶上关墙寨墙,从垛口处探出身子张望,每个人都注视着韩约捧着的那面徐字认旗。

    议论之声在守军中响起,接着就连成了一片,最后汇聚成四个字。

    “神武徐乐!”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物,短短时日之内就震动了整个马邑郡。在神武县,在善阳城下,展露锋芒之后,又转而北上,据说是投了刘武周麾下。现下看来,果真如此,还成为了刘武周的麾下先锋大将,领着数百黑甲骑士,出现在南商关前!

    不少人还亲眼目睹了徐乐是怎样如电一般击溃中垒第五营,生擒孙通,打得旁观的中垒诸营不敢动手。

    从关墙上望去,就见徐乐黑马白氅,提着马槊,身形如剑。

    而徐乐身边的那些骑士,玄甲如墨,只是静静的望向南商关墙,身上的杀气似乎就腾空而起。

    马邑鹰扬府军将们只是看着徐乐交头接耳。

    “看起来也不多大岁数,不知道有二十了没有,怎生这般厉害?”

    “孙通也算是能打的了,要不然怎么能坐稳中垒第五营营将的位置?只是一个照面,就给擒了过去,擒过去也就罢了,看也不看的也就放了。要是某是孙通,就算得了活命,也得吐几大口血!这还有什么面目为将?”

    “前些时日不是突厥执必部入寇么?据说也给刘武周杀得大败。看样子这徐乐为先锋大将,少不得也是第一个撞上执必部的。就是说青狼骑也败在这徐乐手里了…………入娘的,这等人物到底是怎生以前就默默无闻的?”

    “咱们马邑郡就是出英雄好汉!马邑精兵猛将,可不是只说说而已!”

    “但这徐乐明明是神武人,正是咱们马邑鹰扬府治下,怎生以前就不出名?而偏生王郡公要去抄他的徐家闾,逼得这般人物投入刘武周麾下,要是早些为咱们马邑鹰扬府所用,还忌惮什么刘武周?”

    “再是厉害,现在还不是要跟着刘武周来请降?谁让刘武周没粮?这个世道,还是要跟对主上。不然就是天大的本事,也只有认输!”

    关墙之上,军寨之中,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徐乐。徐乐这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而徐乐的眼神,只是落在南商关关墙之上飘扬的王仁恭大旗之上。

    自己的爷爷,就是死在这个人的手里啊…………

    而自己辗转厮杀,终于再度又站到了这个人的面前。而终于有机会,先讨还这一份血债!

    徐家之人,有恩报恩。有怨报怨!

    徐乐握着马槊的手,越握越紧。坚韧结实的槊杆,似乎都承受不住徐乐的力气,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一只小手,突然轻轻的扯了一下徐乐的大氅,徐乐放松了气力,回头一看,就见步离望着自己,蓝色的眼眸清亮如水。

    徐乐朝着步离,微微一笑。轻声问道:“步离,你想离开马邑郡去看看这个天下么?”

    步离想想,先摇摇头。对小狼女来说,熟悉的地方就这么大一点。她本来就是安全感薄弱的女孩子,离开熟悉的地方,只会感到紧张。

    接着步离又歪头想想,然后又点点头。要是徐乐自己离开了,罗敦肯定也会跟着徐乐离开。那她耽搁在这里做什么呢?

    韩约捧旗在侧,轻声问道:“乐郎君,此间事了,你真的要带着咱们离开么?”

    徐乐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啊……不管怎么说,马邑郡这一年,遭受的苦难太深了。我先将这祸乱之源,了结了再说!”

    韩约默不作声的点点头。

    而关墙之上,这个时候又一阵扰动。一队锦衣家将上前,清出一段关墙。按剑持刀警戒。然后就见在一群顶盔贯甲的军将簇拥之下,一个身影大步而前,按着垛口,望向徐乐和玄甲骑所在之处。

    这身影正是王仁恭,隔着数百步距离,借着夕阳如血一般的光芒,徐乐和王仁恭都看清了双方,两人目光,就这样碰上!

    出现在徐乐视线中的,就是一个满脸刚严的老者,唇角下撇,目光锐利,白发已经被收拾得一丝不苟,再束上弁冠。他并未曾披甲,但站在那里,统帅气度已经显露无遗。似乎眼前所有人,都不在他的眼里!

    这是徐乐第一次亲眼见到王仁恭。

    这太原王家家主,这大隋的名臣重将,这大隋末世,有心于天下的群雄之一!

    徐乐静静的看着王仁恭,似乎要将他每一点形貌,都看得清清楚楚。

    而王仁恭同样看着为玄甲骑所簇拥的徐乐。

    少年英气,锋锐如剑。这等锐气,哪怕相隔数百步,都让王仁恭觉得眼睑微微刺痛!

    真是年轻啊。

    就是这个徐乐,覆灭了自己一营马邑越骑,让自己数千军马大溃,在善阳城下闹出了一场逼宫。又在刘武周麾下击破突厥,为先锋直抵南商关,耀武扬威于自己面前!

    王仁恭微微有一丝悔意。

    这等人物,自己怎么就不知道招揽于手中呢?每逢乱世,都有这等英锐人物降生,注定要成为乱世之中的宠儿,或者将天下搅得粉碎,或者辅助主上,建立新朝!

    但转眼之间,这点悔意就被王仁恭抛却。再是怎样的少年英雄,今日之后,在自己面前,也注定末路!

    王仁恭哈哈一笑,指着徐乐:“这身大氅不错,却要叫这徐乐献上来。某年老腿寒,需要一身御寒的大氅!”

    周遭锦衣家将,马邑军将,纷纷附和的笑了起来。

    而徐乐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对着韩约说了一声:“就是个老头子而已,和他纠缠这么久,我也烦了,早点了结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