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二三章 北海形势
    张信闻言,不禁哑然失笑:“在我而言,难道还有比你紫玉天,更合适的选择吗?何况本座也早就许诺过你,只要神教覆灭,我上官玄昊复仇之后,就会放你自由。如今这约定,虽还未完成,可日月玄宗却已大体转危为安,本座已经可预支报酬,也相信你紫玉天的人品,不至于将你我之约,弃而不顾。”

    他说到这里,又语声悠然道:“说到底,一位北海魔皇对我的帮助,更大过一个北海天翼。”

    “也就是说,我紫玉天除了成为北海魔皇之外,其余并无什么不同。依然是你的灵奴,依然得听你的号令。”

    紫玉天看着张信,一阵冷笑:“你倒也直白的很。”

    这家伙说的好听,要放她自由。可在当初的誓约完成之前,她依然还得受对方的摆布。

    可她宁愿孤身一人为张信效力,也不愿将她的族人,牵连进来。即便她要争夺魔皇大位,那也是在完成承诺,真正自由之后。

    这个家伙,完全是打错了算盘。

    “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也瞒你不过。”

    张信的神色坦然:“不过你也知道的,本座向来不愿强人所难。如果你不愿意,我会放弃这想法。”

    紫玉天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可在说话之前,她却眉头一皱。只因张信,已经将一玉符,送到她的身前。

    紫玉天探手一招,将之抓摄在手,随后就面色微变,忽阴忽晴。

    “你一定很奇怪,我扶植你继任北海魔皇的提案,为何会如此顺利的高品通过?这就是缘由了,你现在得知的这件事,就是那些天柱,都投出赞成票的理由。”

    张信语声淡淡的说着:“原本以我之意,是想过一阵,再放你回北海的。不过我想现在如还将你拘在身边,以后一定会被你怨恨。就不知现在的你,是否改变了主意?”

    紫玉天并未立时回答,而是闭上了眼,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口:“请神威真君,放我即日返回北海。”

    这张玉符内,是关于她族人的消息。三日前神相宗三万道军,袭击了她们的祖地翼神岛。虽因族人及时惊觉之故,她的族人损伤不重,可在岛上生存的一百四十五万翼妖族,却都被迫撤离。

    且不止是翼妖一族与翼神岛,在无光海北面三千里内,已经有七座岛屿,被神相宗肃清。就连水下都不放过,所有岛屿周围,那些生活在浅海地域的魔族,此时或伤亡惨重,或被迫离开了他们的栖息地。

    她不知那无相天尊问非天,为何会对他们发难,可事情已经发生。

    “我说过会放你回去。”张信微摇着头:“可就只是如此而已么?”

    紫玉天眉头微蹙,她明白张信的意思:“粮食,药物,神脉石,还有一个合适的栖息地,这些对我族而言,都不可或缺。可我不确定,向你们日月玄宗求助,是否一个好的选择。”

    那就等于她那四十五万族人,送入日月玄宗的怀抱,也必定会被北海的其他魔主,另眼相看。

    不到万不得已,她很难接受张信对她族人的救助。

    “那就不妨听听我的条件。”

    张信抬手一挥,将一副地图,展现在紫玉天的眼前:“财力方面,你对我日月玄宗知之甚深。此外我会联手鹿神宫与紫薇玄宗,在这个位置收集灵脉,填海建造一座大岛,供你们翼妖一族居住。不过这并非是毫无代价!贵族必须得帮助我宗,阻挠神相宗,在无光海附近的一切异常之举。”

    紫玉天注目看了一眼那个位置,随后就眼现愕然之色。

    这个地方,这个位置,其实距离原本的驻地,位于北海的南面,接近于无光海。可却又非是正当其冲,顶多只能算是侧翼。

    不过规模却很庞大,完全不逊色于那灵龟岛。就只灵脉方面,要逊色于后者许多。

    “我猜神相宗扫荡无光海周边之举,多半是为在此处附近布阵,以接应太一神宗的大军,渡过无光海。所以这三千里方圆内的所有势力,都在他们的扫除之列。”

    张信继续解释道:“故而这座岛屿接纳的,并不止是你们翼妖一族。预计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会有三十一个魔灵族类,总数三千九百万人,会从无光海附近逃出。我想以紫玉天太子的聪明,应该能想到什么?”

    紫玉天略做凝思,就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

    纵观北海历史,还从来没有这么多魔灵种族,聚集在一处。

    这是魔皇之基!只需掌握了那些从无光海附近撤离的魔灵族类,那么只需这位由日月玄宗选出的首领,本身的实力不是太逊色,就必可成为北海魔皇的不二之选。

    张信此时,也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我这么说之后,玉天太子还打算拒绝我么?”

    紫玉天却依然还有挣扎之意:“你们日月玄宗于情于理,都不该坐视神相宗肆意妄为。”

    “话是如此不错!本座自然也不愿坐视。”

    张信摇着头,眼神怜悯的看着紫玉天:“可在太一神宗东征之前,首当其冲的,却是你等魔灵族类。如今北海魔族要想完全置身事,岂非天真?而我如果一定要扶持一位北海魔皇,那也未必是你北海天翼不可。玉天太子,只是我的第一选择”

    紫玉天顿时无言,沉默了下来。

    而张信接下来,又将一枚令符,丢给了紫玉天:“你持此符,可以安全离开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并在藏灵山上院处,领取一批物资。这算是我私人的馈赠,以全你我一场主仆情份。可贵族与你,准备作何抉择,也请尽快给我一个答复。如果十日之内没有小心,我会另择他族,为这岛屿之主。”

    说完这句之后,张信就再不理会这位,直接一个闪身,进入到了暗堂之内。

    楚悲离之所以被拘在暗堂,而非是刑罚戒律二堂,是因这位并未犯罪。且严格来说,暗堂也没资格审查第二天柱,只是邀请这位到这里‘问询’一些事情而已。

    而这暗堂总坛之人,几乎都认得张信,加上有总督大印随身。所以他接下来也是一路无阻的,进入到了暗堂深处。

    不过就在他,来到楚悲离所在的密室之前,却见那廊道之内,有一位白衣少女,正从对面行来。

    张信见状不禁一阵愣神,而对面的少女,也同样娇躯微颤,呆怔在了原地。

    须臾之后,还是那少女首先醒过了神,来到了张信的面前一礼:“神血峰林见月,见过神威真君!”